映彩的山頭

台灣的山,總是滿眼的青蔥嫩綠,只有花季的時候,比較像是雙色印刷,在原來的鬱鬱之間,刷上一道深深淺淺的季節色調﹔去過幾次歐洲的山,一定的高度以後綠就為雪白取代,滿山遍野就是銀白的大地﹔想像中秋天楓紅的山色,會像是著火一般,樹葉生命裡的最後一點能量,燃燒起舖天蓋地的繁華。

車輛行駛進北海道的山區之間,無知的大腦,開始接受震撼教育。

第一次震撼是往天人峽的路上,公路的兩旁夾道的山坡是意想不到的絢爛顏色,整個山頭是明亮的黃色,雖然鮮豔卻是柔和的、嬌嫩的,少數幾撮亮眼的紅,為滿山的黃點上幾個高潮﹔本來應有的翠綠,卻是不讓專美的,依舊在適當的角落,展現應有的風采﹔於是峰峰相連的山頭,變成五彩的繽紛的畫布,沿著公路向前不斷的伸展開來。連日睡眠不足即將闔上的雙眼,被這喧擾的色彩給震懾住了,呆呆的看了一路。

上黑岳的纜車,是另一次的震撼。向下的俯角視野,看到的是一種截然不同山色,整個山頭插滿一束束樸實灰白的枝椏,用數大的邏輯建構一片特殊的景觀﹔再用介於金和黃之間的顏色的葉子,輕輕的灑在枝頭,薄薄的一層,仍原本單調白樹林,有了典雅而不媚俗的華麗。這樣的山色,真的是生平首見啊!至此,都還是在大雪山國定公園的範圍內,這裡著名的秋色就是黃葉﹔白枝金粉的樹,就是有名白樺樹。

這一慕慕美的驚人的畫面,卻也給了我當頭一棒,終於明白秋葉,不是只有紅色﹔有一些黃葉不是因為還來不及紅,而是因為-黃就是她的本色﹔當然會紅的也不是只有楓樹(或是槭樹)還有其他許多的品種呢。接下來的山色,變化更是精采。


有一段路很有趣,一向認真趕行程的司機大哥(應該是小弟啦!)竟然把車停在一個不在行程規劃中的山頂上,大家也不明所以的拚命拍照,這個山頭的景緻真的不是蓋的,滿山的白樺樹,樸白的枝幹舖滿整個山頭,有白雪靄靄的氣氛,然而已經轉黃的葉子,群聚在枝頭,到像是燃燒了一般,火焰熊熊呢。

紅既然是秋葉的本色,此行當然也不會挂漏。一路上艷麗火紅的樹,經常不客氣的在路旁就給眼睛一個閃亮,一整棵從枝葉末端到樹幹,也許連根都是吧,紅的發亮、紅的驕傲,就算是沒有成群結隊的綿延一大片,每一棵都是舞台上最炫目的主角,教人一點都無法忽視。也才明白會紅的樹葉不是只有楓和槭兩種樹種。


當行程漸漸往南,山貫有的綠漸漸恢復士氣,依然青蔥翠綠的山頭,間或優美的插上幾枝黃葉、紅枝、白幹,又是一番不同的光景,不再像滿山遍野的黃或紅,每每讓人震懾、屏息,但是以綠為底,烘托紅黃的秋葉,到像是居家常見的插花作品,平易近人,卻又令人心曠神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