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入侵之門

躲在朋友家發懶了一個星期之後,凡夫和小蟹子終於振作起來,出門往以色列的北部逛逛,這次不再像第一次來,直接一路拼到加利利海,而是造訪了幾個路途中的幾個小鎮。這個小鎮是以色列人夏天渡假的聖地,叫做Dor,跟英文的「門」Door同音,是地主Adrian推薦我們的住宿地點。

沙漠盡頭的海洋世界

很難想像,以色列南部,黃沙滾滾、寸草不生的沙漠世界;炙熱燃燒的焰紅的山脈,跟色彩繽紛的水中世界究竟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以色列南部和約旦的邊界上,是一道蜿蜒的紅山,紅山和沙漠的盡頭,就是紅海了。這一大片的紅海,水質清澈、加上水溫溫暖而穩定,海洋生態相當豐富,也讓海邊的城市Eilat成為度假勝地,讓以色列成為全世界擁有潛水執照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

沙漠裡的動物世界

以色列南部,號稱是上帝應許之地,卻是以納吉夫(Negev)沙漠為主體,一片綿延數百公里的沙漠:紅山、黃土、滾滾沙塵是它廣為人知、廣為人們所想像的畫面。在猶太人在這裡屯墾之前,這裡幾乎是沒有生命的蹤跡。第一次到這裡來玩耍的時候,曾經在Timna Park門口,遇到幾隻可愛的羊。地主夫妻,告訴我們以色列政府正計畫性的在此地區復育聖經裡此地的原生動物。這次再訪,因為窩在地主家發懶的時間頗長,所以他們建議去逛逛這個國家公園-海吧自然保護區(Hai-Bar Yotvata Nature Reserve),也算是看看復育成果。 跟印象中的野生動物園是一樣,這裡動物是被野放在園區裡,遊客可以開著自己的車子,在一定的軌跡上尋訪他們的蹤跡,所以,也不能保證會在何時、何地、看到何種動物,緣份就是比較好的解釋啦。不過,購票入園的同時,工作人員會出借一張CD給遊客,每種動物有自己的編號,看到的時候用車上的CD音響,像是選擇歌曲一般,輸入編號,就可以聽到該動物的介紹說明了。 辦完入園手續後,將介紹CD放入音響,開始眼睛的狩獵之旅。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鴕鳥,頭長、腳長的向是潛望鏡一般,在園區裡很容易被發現,甚至不用進入園區,那幾天我們開車路過附近,都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這天觀光客不多,園區裡的車子可能一隻手可以數的完,所以Ostrich (鴕鳥)們也很快發現我們,先是在散步途中猛然的回頭看一眼。大概是少見的東方臉孔,引起他的好奇,乾脆直接把臉貼在駕駛座的車窗上,仔細的把凡夫看個夠。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個什麼端倪來? 接著是兩種像是羊動物:White Oryx(白劍羚)、Scimitar Horned Ory x(彎角羚羊),一個是白身黑臉、一個是白身黃頭,相同的是都有著長長彎曲的頭角。 另外一種Addax(弓角羚羊),小蟹子覺得他們的頭角特別可愛,不但長還發抖哩! 還有兩種似馬像驢的動物,一臉憨憨呆呆的表情,也相當可愛。他們是Onager (中亞野驢)、Somali wild ass(非洲野驢)。在這樣的野生園區裡,看到他們的身影,其實是愉快的經驗。他們或是三三兩兩低頭在荒蕪的土地上,啃著稀稀疏疏罕有的草芽;或是一大群的窩在一起打盹,小蟹子猜,這應該很接近他們原來的生活方式吧。 這天,我們運氣不錯,CD封面上介紹的7種動物,遇到了6種,應該算是很有眼福了吧。倒是這裡收藏的飛禽,可能是活動範圍太大、太難以掌握,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們被安排住在籠子裡,像這隻老鷹,依然是雄糾糾、氣昂昂的姿態,可惜眼神裡已經少了應有的霸氣。 不過,小蟹子最心疼的是幾隻禿鷹,大概是活動空間太小、抑鬱吧!不但神情落寞,連羽色也失去了光采。 動物園裡還有一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復育計畫還在進行中,動物們還被豢養在水泥籠子裡,也有點無精打采。 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去過傳統的動物園了,總覺得動物們離鄉背景的、被關在四方圍牆內,實在不怎麼仁道;去看他們更有點楚囚相對的感覺。倒是,這幾年的旅程,有機會在野地或半野地裡看到動物,遠遠的觀賞他們,比較有驚艷的感覺,遠遠的觀賞他們,比較有平靜幸福的喜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理覺得,這比較沒有打擾到他們勒?! 延伸閱讀 官方網站http://redseadesert.com/html/060haibar.html 企鵝下班了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113679 動物的天堂 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121820 流著奶與蜜的土地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3532681 鳥兒在印度的天堂 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3532681 沙里斯卡的動物天堂…

冰凍的機場

突然決定去以色列,在歐洲聖誕旅遊旺季不到2個星期的時間,又想要便宜,能夠選擇的機票相當有限,於是訂到了波羅的海航空(Baltic Air)、里加(Riga)國際機場轉機的行程。很少聽過的航空公司,很少聽到的國際機場吧! 里加,是從舊蘇聯獨立出來的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拉脫維亞(Latvia)的首都,也是波羅的海航空的最大基地。2008年底的12月中飛抵這個機場,明明緯度比斯德哥爾摩低,可能是因為與海的距離較遠,竟然是一個大雪紛飛的機場;就連回程,整個機場也都在大雪的覆蓋之下。   遠方的森林,本來應該是落葉之後,一大片光禿禿的枯木林,因為厚厚的雪,層層堆積在枝頭、枝芽間,變成了白色的森林,在這個溫室越來越嚴重的年代,應該越來越不易遇見了吧。   整個機場被厚厚的雪掩埋,機場裡大大小小的機具,在白白的雪地上移動,好像都變遲鈍了,頗有慢動作的感覺。   停泊的飛機也都被灑上了厚厚的糖粉,有了不同的味道。  後來才發現,這種糖粉飛機,在起飛前還要洗個熱水澡呢!讓小蟹子有點羨慕。  這個機場,聽說號稱是波羅的海三小國裡最大的,不過起降的班機好像不多。機場很新、很乾淨,但是也沒有什麼好玩的免稅商店、或是紀念品小店可以逛,就是2家賣酒、菸的免稅店。共產開放之後的感覺,在這裡清晰可見,很像中國內陸很多新蓋的機場。  比較麻煩的是,我們搭的波羅的海航空,也算是廉價航空,機上不供應飲料餐點,基於安檢的理由,飲料不可以帶上飛機。我們的轉機時間又大概有5-6小時,也就是說,不論出發或回程,從一個家門到另一個家門,至少也要10多個小時,在這中間站,總要買點吃的喝的吧!問題是雖然拉脫維亞已經加入歐盟,但是還沒有開始使用歐元,必須換成當地貨幣才可以使用,但是小額兌換,收續費可能比實際消費還高,怎麼想都不划算勒。   去程的時候,候機時間比較短,乾脆一路忍到以色列才去吃東西。回程學乖了,帶了一些當地的口袋麵包(Pita)上飛機,然後很幸運的發現機場的吧台,雖然是小額,也接受刷卡,供應的商品不多,至少買到了洋芋片和可樂,組成了凡夫和小蟹子吃過最特別的飛行餐。  

城市裡無奈的美麗

為了將能量傳輸到城市裡的每個角落,點亮、啟動美好的生活,「配電箱」,就成為城市裡必然的邪惡。通常是一個個鐵箱,笨笨、拙拙、大剌剌的矗立在城市裡的大街小巷,灰灰、醜醜的外表,是他們慣常的容貌,有時候還會因為阻礙了人們行進的路線,引來不愉快的白眼呢。那天在以色列北部的歐風小鎮-日光雅口(Zikhron Ya’akov),一家傢飾品店的門口,遇到了這個彩繪著像是希臘女神的配電箱,對於店主佈置的用心,感到非常的佩服,因為裝潢佈置的不只是營業的店面,連門口這個必要邪惡的配電箱,也都使以巧手美化。沒想到欣賞完令人屏息的地中海日落之後,我們又在不遠的街腳,遇到了著個令長頸鹿也低頭的配電箱。又不遠的角落,接著發現了這個懷春少女的配電箱,這才發現,原來這個城市有美化配電箱的習慣啊!後來又在漆黑的暮色中,看到了吃水果小女孩的配電箱,以及其他好幾個不同面貌的配電箱,可惜,天色已暗,無法將它們一一拍下。沒想到,第二天車子開進這海濱小鎮娜潭亞(Netanya)的時候,就意外的發現,這個城市的街景特別生動,原來這個城市把所有的配電箱當彩繪上了運動的圖案。從熟悉的運動項目像是網球、單車、高爾夫球。到田徑項目的鏈球、跨欄;奧運比賽項目的射箭、舉重。還有乾脆把相鄰的兩個配電箱整體運用。像是這個需要很長場地的保齡球。有些項目就陌生了,像是這個看起來像是棒球的運動,小蟹子覺得比較像是英國人玩的板球;另外這個應該是釣魚吧!釣魚好像也被定義成一個運動項目了。不過也有另凡夫和小蟹子駐足良久的配電箱,像是這幾個,因為實在猜不出來,這是什麼運動項目勒。這些彩繪也許藝術價值不高,不過至少把本是城市裡醜陋角落的配電箱,妝點上了活潑多彩的面貌。也讓人們在行進、步行間,多了一些不同的趣味。對小蟹子而言,真的是蠻好的。只是,後來發現,娜潭亞這個城市的配電箱還真的很多哩!幾十公尺就有一個,幾乎是每個大樓門口都有呢。難怪他們需要想出這些美化的點子。用點心,就能讓無奈,變的不同、變的美麗呢!!延伸閱讀2009地中海的日落續曲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21743122 這趟回台灣,意外的發現,雖然灰灰、綠綠、醜醜的配電箱,還是神出鬼沒的佔據台北的街角;但是也在不經意的時候,有些配電箱也悄悄的換上了新裳,色彩繽紛的風景畫,似乎訴說這台灣好山好水的明媚風光呢!    

夢想與歡樂的薑餅屋

 薑餅是瑞典人聖誕必備的聖誕點心;薑餅屋,糖果、餅乾、巧克力、建構起來的甜膩滋味,更是許多小朋友的夢想。聖誕節前,匆忙要飛往以色列的凡夫和小蟹子,辦好登機手續以後,在阿蘭達機場裡閒逛,看到薑餅禮盒,雖然知道猶太人不過聖誕節,不過帶一點聖誕氣氛當伴手禮應該不錯;在下手之際,發現旁邊有個更讚的東西,是薑餅屋套件禮盒,看不懂瑞典文的我們,推敲了一下,應該是說,用這盒東西,可以蓋出一個漂亮的薑餅屋。這應該是給NOYA公主很棒的禮物,於是這個小禮盒就跟我們一起到了沙漠。第一天晚餐前,把禮物獻給3歲的Noya公主,殿下順手就想拆了吃吃看,可惜一群大人沒看到房子蓋起來,實在覺得有點可惜,於是紛紛出手阻止,公主不明白,明明是送她的,為什麼不給吃,於是跑進自己的房間去生氣。第二天公主放學又想吃她的禮物,大人紛紛放下手上的工作,準備幫公主蓋夢幻屋,打開包裝一看,尷尬啦!裡面只有建築的屋頂、牆面等大結構,其他需要的黏接劑、屋子需要的裝飾通通付之闕如,這下屋子又蓋不成了。可憐的公主,為了明明是送她的禮物,又生氣掉淚了。凡夫和小蟹子心疼又自責,幹麻買個東西來折磨可愛的公主啊!這天,公主爸終於做好了完全的準備,黏合用的白巧克力、裝飾用的MM巧克力球、連房子的地基都準備好了,公主一放學就準備為她蓋這個夢幻的薑餅屋了。可惜已經傷過兩次心的公主,已經不再為他動情,一邊吃著自己的下午茶點心,一邊冷眼看著爸爸和凡夫叔叔耍寶;最後有點無趣,還自己去睡午覺了。公主爸和凡夫先動工囉!首先,把白巧克力隔水加熱溶化了,以粘合屋子的四面外牆。剛開始沒有掌握到技巧,白巧克力融化的太軟了,水水的並沒有辦法讓牆面黏在一起乖乖的站好!搞的公主爸和凡夫手忙腳亂。小蟹子都需要來幫忙,把家裡的瓶瓶罐罐都找出來,扶著這四面牆,慢慢的等待白巧克乾,好緊緊抓住這四面牆。有了這個經驗,公主爸很快掌握白巧克力需要的軟硬度。很快的把屋子合頂,完成了屋子的基礎外型。接著,安裝上煙囪,禮盒提供的配件也就全部安裝完成了。接下來,就是蓋房子的人大顯神通的時候了,怎麼裝飾出一間有自己風格美輪美奐的薑餅屋,就是考驗了。公主媽,剛好也把二公主送上了床去睡午覺,夫妻倆開始全心全意為公主裝點薑餅屋。首先,貼上五彩繽紛的巧克力球,再用剩下的白巧克力畫上大門,還有許多的線條。公主媽為房子灑上許多的糖粉,營造出雪地的感覺,也讓房子在寒冷中顯得溫暖、溫馨。最後挖出冰箱裡剩下的草莓、白巧克力片,變成屋外的大小石頭。小朋友心目中的夢想,森林裡的糖果屋就大功告成了。午覺醒來的Noya公主,看到精心為她打造的薑餅屋,先是一臉錯愕:接著搞清楚這是讓他受盡委屈的禮盒變的,開始驚訝又有趣的打量著這個小房子,也忘記要吃了。這天剛好是公主爸的家族聚會,公主的叔叔們從以色列各地帶著一家大小趕來團聚。公主爸,自然也帶著這個精心的作品去獻寶囉。全家人看著精美的作品,紛紛驚聲讚嘆。大群小朋友好奇的圍著夢幻小房子打轉,沒有人動手吃,頂多是用手指頭沾沾上面的糖粉,確定是真的糖;拿起屋外的巧克力片石頭,嚐嚐看確定一下真的可吃。我們原先設想的劇本是,天生的破壞天使Jon-Jon(那個橘色衣服的小男生),會發揮他的天賦,一拳從天而降,將薑餅小屋擊為粉碎,然後大家分為食之。不過他可能太好奇了,竟然忘記要伸出魔掌。倒是公主家的男人們:就是公主的爺爺、爸爸、叔叔、伯伯,5-6個男人端著這個房子開始品頭論足一番,足足有大半個小時,那個架勢好像是計畫這要把這小小的模型,蓋成真正的房子一樣,小蟹子從來不知道,一群男人可以如此認真的討論甜點作品。一段時間之後,薑餅小屋像是藝術品一樣的貢在桌上,一群小孩子圍著,沒有人動手,終於有個媽媽,可能是怕小孩口水滴下來,伸手掰下了一塊屋簷、吃了起來,大家好像解除了暫時停止呼吸的魔咒,紛紛伸手掰下一塊屋角來嚐嚐。不久漂亮的薑餅小屋,就變成了森林裡的危樓。可能是因為薑的味道,小朋友並不是很喜歡,通通淺嚐一口,就去找別的零食了。倒是大人們,不斷的有人伸手掰下一塊又一塊。最後這個危樓又回到那群男人的手上,他們繼續討論,繼續拆屋牆,又是一晃眼,薑餅小屋變成了以色列許多國家公園裡的建築-古蹟遺址了。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樓榻了!應該就是這樣的過程吧。這個薑餅屋禮盒成本不到台幣200元,讓小朋友開心歡呼了一陣;讓爸爸們享受了一段蓋屋的樂趣和成就,大人、小孩似乎都玩耍了一段快樂的時光,本來還有點擔心自責的凡夫和小蟹子,也開始覺得值得了。 

巧悄遇上的戰爭

凡夫和小蟹子雖然貪玩,但是,絕對沒有不怕死的傻氣;雖然愛冒險刺激,但是,絕對沒有偏向虎山行的愚昧。遇到戰爭,真的是意外中的意外;雖然身處參戰國,但是距離戰地都保持了相當的安全距離;本身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氛圍,小蟹子其實也寫不出一篇戰地報導,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很多親友知道我們去了以色列,讓大家擔心了,加上最近和「住」在當地的朋友有些討論,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知道的這場戰爭。12月中的某一天,凡夫突然發現,聖誕節前後,學校至少可以放2個星期的假,於是開始計畫旅行。聖誕節是歐洲的旅遊旺季,機票、住宿不但貴,而且不容易訂到;回亞洲太遠、機票太貴;加上臨時要找資料、辦簽證、預定所有的旅行內容,都需要時間;於是,我們就決定去完全不需要行程規劃、預定住宿的以色列,探望好友且新添小寶寶的Winnie一家。他們位於沙漠的家,印象中相當炎熱,也剛好溫暖一下,來自北歐的寒冷。一直到出發前2天,才搞定所有的機票和簽證。沒有多想,就已經到達Winnie位在以色列南部沙漠中集體農場的家。這段時間剛好是猶太人的傳統節日-光明節,也是農場成立51週年的生日,凡夫也剛從期末考中解脫,我們像是住進了熱帶島嶼渡假村,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後去吃飯,到處閒晃玩樂,既悠哉又悠閒,日子十分愜意。這天中午,剛從集體農場的餐廳吃完飯,正在考慮要睡個午覺,還是要出去逛逛,接到了凡夫媽的關切電話,才知道以軍轟炸了加薩走廊,死了很多人。大家才開電視、看新聞,研究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就像台灣的選戰,只有大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才開始7嘴8舌的討論戰事,更多的時候,大家(包括在集體農場遇到的人)還是一樣的工作、吃喝玩樂、歡度佳節,戰爭依然像是遙遠的事情,一點都沒有危險感覺。前方吃緊、後方緊吃,完全是我們的寫照。直到我們離開以色列南部,開車往北到死海、特拉維夫等地,氣氛依然沒變。最後一天晚上,打開BBC新聞,才知道以色列的地面部隊進入加薩走廊、地面戰爭展開了,擔心了幾秒鐘飛機會不會受影響,還是在清晨順利搭上原訂的班機,平安回到我們在瑞典遍地白雪的家。對當地人而言,這場戰爭其實並不意外,因為簽署了和平協定的巴勒斯坦人,在加薩走廊(Gaza Strip)並沒有真的完全停火,他們比較貧窮、科技比較落後,但是還是可以不斷製造功能簡單的火箭,攻擊隔壁的以色列地區,起初有效射程大概是10公里,老實說範圍不大,人口也不多;問題是聽過金門炮戰的台灣人,應該不難想像,如果一個星期不知道何時,就要跑個兩次防空洞、躲炸彈、被弄壞一些生活物品,生活也就理所當然的陷入一片混亂中,當然也就會要求政府拿出點辦法來,不然在民主社會就要改朝換代了。尤有甚者,人是會進步的,巴勒斯坦人做火箭也是,現在有效射程更遠了,聽說以色列中部的大城Be’er Sheva都在攻擊範圍內,就像台中、或是新竹陷入危機,台灣人不可能沒有感覺、沒有意見;事件的嚴重程度對以色列人來說就真的非同小可了。最後,巴勒斯坦人挖地到越過和平邊界,綁架以色列人就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引爆了戰爭。這天聖誕節剛過2008/12/27,而我們也剛好人在以色列。以色列是一個建國50多年天天備戰的國家,各種武器的實力當然不然小覷。槍砲無眼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戰爭一開始,死亡就是無可避免的,沒有準備的小孩、婦女、老人往往受害最為嚴重;而當人殺紅了眼,更多殘忍和不理智的行為出現,似乎是很難避免的。以色列以強勢的武力,痛擊無還手之力的鄰居,造成大量平民的傷亡,的確應該受到譴責。要笑巴勒斯坦人傻,沒事去召擾隔壁的暴戾的黑道大哥嗎?可是人家明明幾世代安生的土地,突然,陌生人跑到家裡來說,這是他家,日怎麼過下去、一口氣怎麼吞下去呢?要罵以色列人蠻橫沒禮貌嗎?二次大戰後是一群自以為是上帝的人,讓他們強占人家土地的啊!他們流浪了幾千年,不就是想過幾天安生的日子嘛!天天有人在家門口搞飛機,誰受的了呢?戰爭永遠是血腥、錯誤的,受害的永遠是人民,那些上戰場的戰士,不也都是人!Winnie有句話說的好:「徵召別人的兒子、孫子去打仗是件可怕的事!但,徵召別人的爸爸去打仗,那更可怕!」除了軍火商,大概沒有人會從戰爭中獲利吧!只能說,過去不管是誰的錯,都已經錯了!也許需要檢討、反省、道歉,不過在那之前,請先看一下現實的狀況,在這個基礎下,找一個讓大家都可以好好過日子的辦法吧!!什麼理念、民族、宗教,不能讓人民過安心的日子,都是騙人的、都不重要。第一次離戰爭這麼近,更深深覺的「戰爭」不是一個遙遠的名詞,不是別人家的事,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是血淋淋、活生生的。第一次離戰爭這麼近,更衷心的祈禱,世界和平早日到來。圖說;本文的照片都是我們所在的集體農場Kibbutz Yotvata,歌舞昇平的照片。延伸閱讀Kibbutz Yotvata,啊!綠洲!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3543652 

2009地中海的日落續曲

2009的第一天看死海的日出,那第二天呢?就看地中海的夕陽吧!!這個夕陽的行程完全在計畫之外。我們在濱海長長的一排又一排的房子中,意外的發現了這個缺口,剛好可以眺望地中海海岸線,和遠端的雲層。站定之後,天色已經由淡藍轉回暖紅色,正前方厚厚黑雲的後方,似乎蘊積一股光芒,想要突圍而出。精采的日落秀即將上演。不久,天空的藍與紅都悄悄的消失了,黑幕沉重覆蓋了整個大地,只剩下了雲層的盡頭與海的邊緣有一盞強力的探照燈,射出了向外擴張的幾道淡紅色光芒。 漸漸的天色更加沉重,剛剛雲層中射出的淡紅光芒也失去了蹤影。黑雲與海面之間,呈現了一片燃燒的磚紅色,這片紅色的薄暮中,有人用更炙熱的光芒,勾勒出了幾道金光的線條,似乎顯示著什麼樣的神祕地圖,或是神奇的圖騰。突然間,厚雲的下方,露出了一彎光芒四射的弧線,原來是陽光,已經從厚厚的雲層中落下,開始今天對大地的最後幾分鐘的照耀。 就是一個轉眼間,漸漸露出的弧線,已經勾勒出一個完整的圓,一整個燃燒的火紅通透的的太陽已經清晰可見,旁邊還要鑲上一圈艷紅的雲彩。剛剛的神秘金線,此時已經可以看清,原來是太陽後方翻騰的雲朵。才剛看清雲的身影,太陽下方的弧線又悄悄的模糊了,漸漸消失沉入下方的雲層之中,渾圓的身影,漸漸的只剩下一道上弧線,再漸漸的只剩下雲層中,幾個小洞,散發出幾點強烈的光亮。最後,所有的光都熄滅了。這一天的太陽算是正式下班,只剩下我們漸漸恢復了呼吸,喘息讚嘆著,剛剛大概就是5分鐘之間,太陽精采又完美的演出。這天凡夫和小蟹子的行程繼續往北,繞過特拉維夫,來到地中海濱山丘上的日光雅口(Zikhron Ya’akov)。在這個迷人的歐風小鎮上閒逛,2點多吃的下午茶,需要多一點消化,才有空間容納晚餐,住宿的地中海濱渡假村,冬天是淡季,附近店家都不營業,如果不在這裡用餐,回到飯店就要餓肚子了。可是這天剛好星期五,日落以後是猶太人「安息日」,店家早早的四點就打烊了。無聊的不知道要做什麼。凡夫往地中海濱的方向走去,自言自語的說:「不知道有沒有地方可以看夕陽?」眼看天空漸漸染紅,海濱堆滿了一排又一排層層疊疊的房子,霸佔了海岸線所有觀景視野。看來欣賞夕陽這件事,似乎也該放棄了。突然間,眼尖的小蟹子,發現了眼前的這排房子,在左側不遠處,似乎有一個缺口,走近一看,果然,應該是一棟房子剛被拆掉準備要重建,剛好露出了大概10公尺的缺口,讓視線可以直達地中海的盡頭,也讓我們得以欣賞了這地中海精彩美麗的日落。一如往例的,當兩個奇怪的東方面孔,拿著相機站在路邊徘迴的時候,路人也停下他們的腳步,好奇的順著我們的視線,看看究竟有什麼驚奇之處。從他們的表情中,好像也是第一次發現,這樣一個天天路過的路邊,竟然有著這樣絕美的夕陽景色。是不是在每天匆忙的腳步中,我們也都忘了停下來看看身邊這樣驚人又絕美的景色呢??行程的最後一站,特拉維夫,準備搭乘第二天凌晨返家的班機。在青年旅館安置好行李之後,時間剛好下午四點多,心想正好趕上地中海的夕陽。往海灘的方向走去,本來的短短幾百公尺就可以到達,沒想到海灘竟然拉起了長長的圍籬,聽說是要蓋一個新的海邊公園。於是垂手可得的夕陽,又變成了遙不可及,步行超過半個小時,還不見圍籬的盡頭,回眸一撇的夕陽,也只好放棄。終於,圍籬切開了一個缺口,一條小徑往山坡上延伸。凡夫和小蟹子爬上山坡,突然間無語了!一顆燃燒的、炙熱的、豔紅的太陽,就大大的掛在正前方的海面上,中間還有幾條雲絲,妝點的太陽有幾分的嬌媚,有更傳說夢幻些。 這裡的視野是寬闊的,整個地中海延伸沒有邊界,天空只有在海的上方處有些許的雲層,再向上也是清澈、湛藍沒有邊界的延伸。太陽炙熱的火紅,剛剛沾染了所有雲朵,低處是一片染紅翻騰的雲海,高處則是一縷縷的雲絲捲起淡淡的、若有似無的紅暈。這沒有遮攔的地中海夕陽,真的美的教人屏息癡迷啊。緩緩的,太陽漸漸沉入海中,失去了蹤影。高處的天空還保有一點藍,低處天空則漸漸黯淡,只剩下海面上層積的黑雲中心,還有一抹熾熱的紅影。然而,精采並未結束,一個轉眼間,低處天空的雲層整個被拉開成寬寬的一大片,雲絲一捲捲堆疊的紋路清晰可見,沒有了蹤影的太陽,卻將天空染成更鮮豔的正紅色,還散發著晶瑩的光澤。那畫面,更像是草原上的風,吹拂著草浪層層起伏、波動,只是這草原是剔透的紅色而已。這樣的紅色草原,大概是老天送的2009新年禮物吧!

2009死海的第一道曙光

死海,不沉之海,是地理上的特殊現象。死海日出,有一種絕境裡的希望的美好。夜宿死海(Dead Sea)邊上的Ein Gedi,和凡夫約好要看2009年死海的第一道曙光。不算太早的5點鐘起床(註),出門已經是6點了。剛走到穹蒼之下,就發現了一點點的雨滴,打在衣服上,這個一年只下2分鐘雨的地方,就這樣被我們遇到了20秒。所幸,雨沒有擴大的趨勢,來到附近的山坡上,等待著日出。今天似乎不是個欣賞日出的理想天氣,整片天空幾乎被厚厚的雲層覆蓋了。只有在死海對岸約旦的紅山和雲層間,開出了幾道無雲的港灣。猜測著,太陽應該會從這裡現身吧!也只有從這裡現身,我們也才比較有機會看到日出的片刻吧。 等待中,天地已經從灰濛濛、伸手不見五指的覷黑中,漸漸亮了起來。死海面開始有了海水搖晃的影跡。天空有了淡藍色的光采。我們開始擔心,這麼厚的雲層,大概會阻擋太陽爬出海面的瞬間吧!太陽可能會直接就掛到天空的正中央了。意外的發現,原來厚厚覆蓋的雲層,漸漸的往右邊散去。剛剛紅山之上的無雲港,開始有了紅霞。太陽應該快出來了吧!可是如果不是從這個無雲港現身,那們日出應該還是會被層層的厚雲遮蔽吧。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天地間已經是白晝的光亮了,海水雖然還看不到太陽的足跡,但是已經隱約閃爍著倒影陽光的璘璘波光了。突然,發現厚厚的雲,不再覆蓋整片天空了,已經剩下正對岸紅山上堆積的幾道了,雖然還是很厚,不過最上面的一到雲層有通透的紅光,和剛剛的無雲港,形成一個漸漸擴散的的紅霞光影的同心圓,果然,太陽就躲在這幾道雲層的背後。厚厚雲層的最低處,露出了一個光洞,溫暖的紅光隱隱的透出。太陽應該正奮力了要鑽出層雲的遮蔽。接著,雲層的更上方,又出現一個更大的光洞,和煦的紅光散落出來,海面上似乎也灑上了一抹淡淡的金粉。然後,太陽似乎奮力的要把阻擋在前方的雲撕開,讓自己溫暖的光芒可以灑落人間,果然海面上也亮起了,一團金黃的光亮。那片雲厚的有些頑固,太陽撕不碎,索性踩在腳下;整個圓圓、亮亮的身影,一躍,就跳到了這片厚雲之上。並在金黃光亮之外,又散射出了更多到的金黃的光芒。 繼續上升不遠,最後一道薄薄、淡紅、泛起一點白的雲層,太陽悄悄隱身了片刻。然後又是一躍而上,在著層層雲層的最上方,毫無阻礙的,盡情展現他的溫暖的熱力與光芒。這2009年死海的第一道曙光、第一個日出,就這樣在幾次被層層厚雲遮蔽下,一次又一次的竄出雲層,一層又一層的爬上雲端,為約旦的紅山、平靜無波的死海、以色列沙漠的這群山、還有天地間的生命,放送出能力與祝福。2009年新年快樂~~~要向太陽一樣喔~~~註:通常去死海看日出,都是在馬撒大(Masada),需要摸黑爬山一個小時左右,網友老王有一篇「神力大猛女復出日(1)-馬撒大(上)」有完整的體驗報告,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現在看還是狂笑到不行勒。為了不重蹈覆轍,小蟹子發誓不去馬撒大看死海日出,這次選了比較北邊的Ein Gedi,車子可以直接開到山坡上看日出,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