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雪漫的神木

星期六(2005/3/5)的早晨酣眠至10點正,考慮著慵懶週末的行程,奪命連環CALL響起,有人要來去拉拉山,想想大概有10年沒去了,就去吧,誰怕誰啊。

剛上山就看到美麗的山頭蓋上了一片又一片的塑膠布,心理正準備要惋惜,忽見對像來車車上都有白白一堆,難道是雪?

果然,是一片雪積的白色大地,和合歡山或是歐洲大片雪境蔓延不同,這雪卻是一層層灑在樹枝林間,沿著枝芽勾勒出自己的姿態,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情,有自己的立體自己的層次。一時間,心生歹念,想著要是有照相手機就好了,可以馬上傳給那些困在辦公室、家庭、瑣事間的好友,氣氣他們,又是一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