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下班了

飛利浦島,別名企鵝島,這個島最有名的就是一群原住民叫做神仙企鵝(Fairy Penguin),聽說是世界上最小的企鵝,而且大多數都是住在這裡。其實這些企鵝真正住哪科學家還在研究,但是春天他們會到這個島上產卵、孵育下一代。這段期間,太陽為出來前,;企鵝就會出海去補魚,日落以後回到巢裡,餵食嗷嗷待哺企鵝寶寶。

所以觀看企鵝爸媽下班回家,就是飛利浦島玩耍的重頭戲囉。 在地的房東太太,在我們準備要出發去到島上時,就已經巨細靡遺的告訴我們,票要買比較貴的那一種,因為不但可以看到小企鵝從海裡上岸,還可以清晰、十分貼近的目送他們搖搖擺擺的走回家。

漫長的等待

為了佔一個視野角度好的位置,我們早早就進了園區,草草的吃了門票附送的飲料和SOSO晚餐,然後就到了海邊的關景台,這才發現比我們更積極的人還不少了,第一圈幾乎已經圍滿了人,可是離企鵝下班的時間,至少還有2個小時呢。這是突出在海岸線上的一個角,就算沒有這些動物明星,也是一個適合聽濤觀浪的海邊,忍不住趁著還有一點自然光的時候,拿出相機,賞它幾張。才剛發出喀嚓聲,親切的工作人員已經帶著微笑的走過來了,提醒我們等一下企鵝回來以後不可以照相喔,因為牠們的眼睛不能適應強光,閃光燈會造成傷害的。 等待是漫長的!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整個看台已經擠滿了人,大地已經接近漆黑,太陽下山以後的寒氣開始籠罩在身上,遠方只見海濤依舊起伏,卻是一點也不見企鵝的芳蹤,身邊言語不同的人們,都用肢體說著不奈與不安。 突然之間,不遠處的海灘、石頭上似乎有了一些動靜,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大家不停的嚷嚷鼓譟著,可是一陣過後,還是不見期待的嬌客,心裡開始懷疑,今天企鵝不會集體翹家了吧!

可愛的身影

突然,一隊小小的動物,依序慢慢的從眼前的石逢裡,一隻一隻爬上來、爬出來,然後朝不同的方向,義無反顧的一一離去,大家先是愣了幾秒鐘,然後開始興奮的呼朋引伴、交頭接耳、指指點點,這次是真的企鵝沒錯。小小而飽滿的身軀、白白鼓鼓的肚子、30公分左右的身高,兩隻小小的腳,搖搖擺擺的用非常急切可是卻緩慢的速度,朝著心中既定的方向,不斷前進。嬌小卻堅毅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水中一條龍,路上一條蟲。大概是最佳的寫造,眼前的這些企鵝,可能家就在觀景台下的這片岩石草叢中,所以上岸開始走路。把眼光移向稍微遠一點的小河,就看到可以繼續走水路回家的企鵝,順著河流快速的游向內陸,然後在他們覺得適當的地方,上岸步行。 沿著河流邊的步道,往內路走,清晰的可以看到企鵝三三兩兩步行回家的可愛畫面。這時我們發現,有一些等在家裡的企鵝寶寶(看身高就知道是小孩,大概只有10幾公分),可能是餓的受不了,或是想媽媽了,紛紛的衝出來在路上演起萬里尋母的戲碼,然後就會看到鵝爸媽和企鵝寶寶相遇時,爸媽慈愛的彎下身,寶寶往爸媽身上鑽去、磨蹭一番,撒嬌一番,真是可愛的不行。

錯認爹娘

意外的看到,兩隻小企鵝寶寶朝一隻大企鵝飛奔而去,看到飛奔而來的寶寶,大企鵝也加速狂奔、交會,當然也不能免俗的親親抱抱一番,真是一幅全家團員的溫馨景象。本來以為故事到此結束了,沒想到,接下來的畫面更是有趣:先是大企鵝突然間抬頭頭來、然後全身僵硬、停止動作,接著兩隻企鵝寶寶同時讓開幾步,然後大企鵝和企鵝寶寶朝原來前進的方向,繼續狂奔而去,交會而過,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原來是認錯人囉!哇勒!爸媽、小孩也可以認錯喔! 看了很久這些可愛的畫面之後,突然想起,這些企鵝爸媽,下班回來不是應該要帶食物回家餵小孩嗎,可是他們怎麼都只待兩串蕉勒。想起剛剛親切的工作人員,他們依然在各個角落親切微笑的看著觀光客們,決定來一段英文會話練習。然後得到了一些答案,原來企鵝爸媽是把食物(就是小魚)藏在食道,會到家以後才一隻一隻吐出來給寶寶吃,這個大概不能符合現在醫學的衛生概念吧。至於這些企鵝爸媽,白天或是非繁殖期到底到大海的哪裡去,至今仍是個謎,其實人類對這個可愛生物的了解,還真的是不多呢。 圖:因為不能拍照,所以這些圖是從網路上找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