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獨立紀念晚會

一直覺得,這場晚會,是在地人Adrian送給我們此行最棒的禮物。

計畫要落腳艾科(Akko)的那一晚,直預定不到理想的旅館,只好請Adrian出馬用希伯來文找找,果然三兩下就找到艾科附近的一個Kibbutz(註1)-Kfar-masaryk有開放客房,我們就理所當然的進駐囉,可以多考察一個Kibbutz,真是一個很棒的選擇。意外的發現,入住Kibbutz Kfar-masaryk的那一晚,竟然剛好是以色列的獨立紀念日,辦完手續之後,就問農場裡的人,晚上有沒有慶祝晚會,我們可不可以去參加,得到的答案當然都是肯定的囉!所以晚餐之後,趁著夕陽,我們就邊散步、邊逛這個美麗的集體農場、邊前往晚會的地點。 到達會場離開始還有一點時間,游泳池畔草地上的場地已經佈置的差不多了,場地的最裡面是一大堆草繩之類東西捆好的圖案,還有一些緊緊綁好釘在地上的鋼絲,哪些圖案前前後後的排列大概有4-5層之多吧,當過多年女童軍的我,知道這是營火表演用的,只是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陣仗的營火表演。另外場地的外圍有用小燈籠排出來一個圓弧型,下緣還向外延伸出兩支直線,看起來像是一個鼎的形狀。這些小燈籠其實就是一支蠟燭,蓋上購物用的小牛皮紙袋,簡簡單單卻有一點古樸的味道,現場有10幾個大約國小3-4年級的小朋友,來來回回的忙著,將這些燈籠,一個一個的點好、排好、對齊、再確認蠟燭有沒有熄了,沒有大人在旁邊監督,可是小朋友們卻是很認真的動作著。這裡的家長還真的放心小朋友玩火喔?! 又過了一會,吃完飯的社區居民陸陸續續的出現在廣場上,就沿著那個鼎的圓弧線慢慢排開,一會兒功夫,已經是人山人海了,好像全農場一大半的人都來了!一個已經獨立57年的國家(也就是辦過57次的晚會囉?!),大家還興致這麼高昂真是不容易啊!凡夫帶著相機也擠到人群裡準備搶鏡頭,我則退到泳池畔的小山坡草地上,坐一個姿勢的舒服,準備冷眼觀察人家是怎麼慶祝國慶的。因為不懂希伯來文,所以只能用一個聾子兼文盲的角度來為大家介紹這個晚會了。如果有不精準的地方,還請先進補充囉! 人群聚集的差不多以後一對主持人站上了司令台,講沒兩句話,全場都起立了,然後靜默下來,我想他們應該是在默哀吧,至於為誰默哀,可能是陣亡將士吧,不清楚。接著大家坐下來,換了一位女士上來,拿著一篇文章,嘀嘀咕咕的念了起來,大概是朗誦吧,現場依然是一片安靜肅穆。 接著全體又起立了,這次看懂了,他們在升旗,升了兩面旗,一面是以色列國旗(藍色的有星星在上面),另一面紅底黃字,就不知道是什麼旗了。接著就全體大合唱,以他們莊嚴的態度,應該是唱國歌吧! 國歌之後,主持人又回到了司令台,一一的介紹了7個青少年出場,然後由這些青少年,點燃放在自己面前,早已經準備好的燭臺。我猜這些小朋友大概是農場裡,今年的優秀代表吧!看到這裡凡夫和我交換了一下意見,都認為這個晚會走的是悲情路線。 話才說完,小朋友也剛點完燭臺,瞬間,一粒火球,從會場正中央的地上向營火場筆直的飛奔而去,今晚的營火表演正式展開!先是3-4行文字,分別從會場的左右兩端,就著原先拉好的鐵線,交錯飛越、橫過整個會場(上面的字我猜大該是一些萬歲之類的字眼吧),引起全場的驚呼;接著象徵獨立57年的數字、2005的字樣、以色列地圖的圖案、兩隻鵝的圖案…10 多個圖案依序被點燃,然後以色列的國徽-大衛之星不但被點燃了,還以與地面垂直的方式,不斷的快速旋轉。就在這時,離我面前不遠處,好幾行的文字突然猛烈的燃燒了起來,火勢之猛頗有森林大火的態勢,我想大概也沒人可以看清楚上面的字吧,這應該是個失敗的作品,沒有人來處理它,還真叫人有些擔心。正在擔憂之餘,營火場中央噴出了許多的煙花,好像煙火表演一般,非常美麗而壯觀,把整個會場帶到了高潮。原來他們把營火綁在一個像是電扇一樣的東西上,然後有人快速的旋轉它,過長的扇頁會不斷的敲擊到地面,然後激起一陣陣的火花,營火能夠玩到這樣豐富,還真是大開眼界。一轉頭,剛剛像是森林大火的文字,火焰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一行行燒的艷紅的文字持續燃燒,像是一個燃燒的詩篇,或是魔鬼詩篇的那種感覺(人家國慶這樣講可能會被打),原來這是經過仔細計算過的。真是精采的營火表演。 營火剛告一段落,現場響起了音樂,一隊幼稚園的小小朋友,手裡拿個小小國旗,搖搖擺擺的走進了表演場地,搖搖晃晃的跳起了土風舞,小手小腳,揮來揮去的模樣可愛極了,一兩個年紀更小,可能記不住舞步,就乾脆在會場走來走去,可是認真的表情還是很可愛。接著是一隊年輕父母親的表演(媽媽多一點),手腕上綁著塑膠彩帶,簡單的舞步,可是卻把會場營造的五彩繽紛,熱鬧沸騰。接著一群小學生拿著對角線切開成雙色的大旗進場,各式各樣的顏色依舊延續爸爸媽媽的風格,炒熱的現場氣氛;因為小小朋友已經表現過可愛了,所以這群小朋友的旗舞,就展現了更多的力氣與朝氣;小朋友並沒有退場,一群著軍裝的青年(註2),拿著大國旗,加入了小朋友的表演,現場氣氛頓時又更高昂了不少;接著剛剛跳過舞的小小朋友、爸爸媽媽舞群也通通都回到了會場,全部舞在一起,現場就是一團和氣、齊樂融融、普天同慶的畫面。連我這個死老外,都覺得興奮、幸福了起來,還有一些感動呢。就在這和樂的高潮,游泳池噴出了第一道煙火,接著五顏六色,艷麗繽紛的火花,此起彼落的朝天空狂奔而去,開出一朵又一朵鮮豔美麗又變化萬千的煙花,然後瞬間消失。這個8點半開始的晚會,到此大約進行了45分鐘,也算是告一個段落,有一些人群開始散去,有一些人則繼續留在會場跳起舞來。我想農場裡的每一戶人家,或多或少都有人參與其中的一兩項表演吧,所以大家都會來看自家人的表演,有了參與感,也就有熱情和向心力吧!而整個晚會的進行,除了煙火是一個專業的工人在施放以外,從小燈籠到營火表煙,看起來應該都是農場裡自己的小孩在執行,人潮漸漸散去以後,又看到那些小朋友開始場地復原的工作,責任心的訓練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吧。真的很感謝Adrian意外的幫我們安排了這樣一個美麗的夜晚。這樣的獨立秀,應該是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吧!註1:以色列的集體農場,是一總特殊的經濟體,類似中國的人民公社,不過文明合理多了,後面我應該會寫一篇專文介紹吧!註2:以色列全民皆須服役,所以像這樣一個幾百人的農場社區,要湊出1-20個正在當兵的年輕人應該不困難。而他們正在服役的人,槍和制服都是隨身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