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歸的山路


今天小蟹子進台北城去,開完會、弄完東西、吃完晚飯,時間已過晚上9點。打電話給凡夫,他開著車還在舊房子整理東西。撘了捷運轉公車回到山腳下,和凡夫約在超級市場碰面一起上山。

在超級市場逛了一會兒,補充了早餐的豆漿,站在店門口等著,突然覺得不想等了,拎著東西想說看看有沒有上山的公車或是社區巴士吧。又走了一小段來到公車站,發現最後一班社區巴士已經開走,一轉頭上山的公車迎面而來,舉起我穿著高跟鞋、已經有些許疼痛的腳急起直追,沒想到已經看到我拼命揮手的公車司機,竟然一點愛心都沒有的揚長而去,留下我錯愕的待在原地。

這下更不想等了,也不想走回頭路去超市等凡夫,於是邁開腳步,走上山可以吧!

迎著晚風,小蟹子開始緩步的往山上走,今夜的天氣特別好,有一點秋高氣爽的感覺,涼爽的晚風不斷的掃過頭頂、耳畔,不覺得冷,倒是有一種涼爽舒暢,走著走著當前後的車輛都離我有段距離的時候,路旁的樹叢裡會隱約傳來陣陣的蟲鳴。在山間的夜晚大概就是這樣吧!

一路上,雖然沒有行人,但是路過的車不少,還有路燈隱約相伴,一點都不可怕,我都有點忍不住要唱歌了!才走沒幾步路,一輛豪華的休旅車在身邊停了下來,搖下的車窗裡傳了一個爽朗的聲音:「要上山嗎?」原來車子裡這位西裝畢挺的紳士要讓我撘便車呢!會意過來以後,因為走的正舒服,就對著車窗說:「我很好想走一會兒」,車裡爽朗的聲音又說了:「沒問題喔!那好!晚安囉!」又走了一段路,一輛摩托車在身邊停了下來,沒有開口,不過應該也是個好心人吧,我有禮的跟他點了頭、敬了個禮,他才繼續前行;接著身後又傳了一個溫柔愉快的聲音,一位也是騎摩托車的小姐,大方的也問要不要送我一程,而其實轉過下一個彎,我的家也就到了!

走了23分鐘大概是1公里多的路,我發現已經可以吞雲吐霧了,走進電梯才發現自己一頭烏黑的長髮、今天又從頭到腳穿了一身的黑,還好身上的電腦包和包包上的小熊是鮮豔的黃色,不然明天大概有很多人要去收驚了,因為昨天夜裡開車回家的山路上看到一個飄過的女鬼….

這樣一段走回家的山路,感覺真的不錯,除了腳上穿的是這雙高跟馬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