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巴塞隆納:憂鬱&狂想

巴塞隆納是個美麗的城市,有許多色彩豐富、線條瘋狂的建築,也有古色古香、雕樑畫棟、順便叫一排雕像在牆壁上罰站的房子,路上隨便走走常常會忍不住嘴巴開開,發出「啊!」的聲音,有幾個地方還會讓人因為「啊!」!太久!而留下幾滴口水勒。

凡夫給大家做了相當多的心理建設:「二月是伊比利半島的雨季,有一半的時間會下雨」。第一天抵達巴塞隆納,天空陰陰的,只覺得有點熟悉,也不以為意,就在飯店附近逛逛吧!第二天一早就去聖家堂朝聖,天空依然陰霾,不知道是因為天還沒亮、或是雲厚,從聖家堂走出來,紛飛的雨絲迎面拂上兩頰,意識到下雨了,然後終於想起來,那年即使是9月底的夏末來訪,也遇到過這樣的雨,然後雨越下越大,下滿了此行整個巴塞隆納的行程,美麗的天空看不到了,美麗的房子拍不到了,二月份的雨更是夾帶了強烈的寒意,怕冷的小蟹子陷入了一種想要窩在被窩裡,不再過問世間事的憂鬱中。

真的在旅館睡三天嗎??當然不囉!!戶外逛不了,巴塞隆納也是有很多精采的室內博物館可以逛的,就來去增長見聞一下吧!

米羅美術館(Fundacio Joan Miro)聽說是必遊景點之一,就來去朝聖一下囉!講到這個就忍不住要問:「可不可以怪蟹子媽啦!」!怎麼就沒給人家生一點美術細胞勒!不會畫就算了,連看都是五里霧勒!!


米羅的作品吸引小蟹子的是好像都喜歡用鮮豔的色彩,可是看到第一個作品-米羅公園(這個公園本身有點詭異,諾大的一片除了這根雕塑作品以外,就是水泥地,小蟹子還是第一次在歐洲遇到這種一大片水泥地的公園勒)的這個雕塑,書上說叫做「女人與鳥」,於是凡夫和小蟹子拿著相機或遠或近的一邊拍一邊拍想要參透其中的天機,凡夫爸凡夫媽則手牽著手在其下繞行、觀望,還好當時天雨沒什麼路人,不然看到這個畫面,大概會以為是KUSO族的一個行動吧!最後我們推測的結論是!這是一個梳著髮髻的女人,那隻鳥站在他的髮髻上勒!不知道各位看官對我們的推論是否同意勒??


進到美術館才發現,他並不完全都是收藏米羅的作品,正確的說這是個現代藝術博物館,令小蟹子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個作品:走進展覽室就看到一件小禮服被釘在地上,一個投射燈對準它,透過光影的投射,一會兒可以看到一個小女孩穿著這件美麗的衣賞翩翩起舞、一會兒則是低頭沉思,各式各樣的動作徐徐如生。


真正進入米羅的地盤,看到這一張,凡夫爸若有所悟的說,這個跟我們家小湯圓(凡夫五歲的外甥女)畫的差不多啊!

接著這幾幅畫就有點頭痛勒,它的標題都是:「女人與鳥….」嗯…嗯…大家一起來悟悟看吧!這個米羅還真的對女人跟鳥有很大的興趣勒!

 


經典的是二樓一系列的三幅畫,那是三面呈現「ㄇ」字型的白牆,上面各裂了一道黑黑的線,就這樣啦!沒啦!小蟹子忍不住要說:「啊!我家牆壁也長這樣啊!還裂更多條勒!!可不可以回家把他拿出來賣勒?」

其實因為看不懂所以變成一種快樂,啊!就自己來看圖說故事囉!想到什麼就是什麼囉!圖旁邊的文字說明就當作是猜謎大提示,也滿好玩的啊!這麼冷的天氣,讓腦筋動動也不錯啊!所以就常常可以看到凡夫爸凡夫媽和小蟹子這樣坐在椅子上交換情報的畫面。


 
不過真的有了解的網友還是要跟大家說明一下,拜託囉!

更多米羅的作品請看相簿囉!

此行凡夫拍的照片也大致整理好了!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