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外籍新娘的心酸路


小蟹子從來不否認自己的英文不好、不夠好、沒有中文好。可是,至少曾經留學英語系國家、替幾個只會講英文的老美工作過,甚至去年一個人在瑞典旅行的時候,即使溝通不是非常的順暢、有效率,但也行無礙。從沒想過,這樣混世的功力,依然不足以在這裡生存。搬到斯德哥爾摩一個星期,深深體會了身為一個文盲、或是外籍新娘(有朋友提醒我,該稱老娘了!)心中的無奈和酸楚。
花錢其實很困難
第一天自己上市場,採購蔬菜、水果、肉類,這些生鮮的東西問題不大,畢竟自己開火、做菜過,加上跟在蟹子媽大廚身邊的耳濡目染,眼見就知道什麼是什麼:憑著顏色,可以區別豬肉和牛肉、可以斷定不同的部位,做不同的用途;憑著以前在英國的經驗,知道這裡沒有煮湯的那種大黃瓜,看起來像是大黃瓜的東西,其實是台灣涼拌生吃的小黃瓜。
小蟹子計畫著菜單,心裡想,幾個月沒見到凡夫,夫妻重逢,加上閒著也閒著,做個蛋糕慶祝一下吧!於是,找到了麵份等烘焙材料的櫃位,準備選購,卻頓時傻眼,一大落、一大落疊起的紙袋,小蟹子知道都是麵份,而且知道是不同的麵粉,應該從低筋、中筋、到高筋一應俱全,可能還有蛋糕專用的自發麵粉(Self-raising flour),就是完全看不出來哪一個是哪一個。長的都一樣的麵粉袋,唯一的不同是上面的標示,問題就在標示通通是瑞典文,而且跟英文長的都不像,連個有邊唸邊的機會都沒得猜,在這個物價至少是台灣兩倍的地方,當然不可能買來試試看,所以慶祝團圓的蛋糕,至今還沒有跨出的第一步。
再來,洗臉是日常衛生保健應該要做的小事情吧!小蟹子不像凡夫的天生麗質,清水洗也自然美麗,總是需要一點洗面乳才有乾淨的感覺啊!行李中帶的是一般旅行用的小包裝,心想應該要買一個日常用的吧,讓旅行用繼續專心當旅行用品吧。
逛了超市和葯妝店以後,又是一個全然傻眼。正確的櫃位是找到了,可是上面又通通是瑞典文,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洗臉還是卸妝,或者通用。心想那買貴一點的國際大品牌可以吧!露得清、卡尼亞、萊雅等大廠這裡都有,而且包裝上都是多國語言,通常是四種:芬蘭文、瑞典文、丹麥文、跟挪威文都有,就是沒有英文,當然不會有中文囉!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選洗衣精等,完全不知道自己會買到洗衣精,還是衣物柔軟精,因為包裝上面的照片,都是閃閃發亮的衣服。
後來,找到英國知名平價品牌-美體小舖(Body Shop)的專賣店,果然有英文標示,但是,標價跟台灣是相同甚至更貴。這個品牌,在歐洲通常是台灣一半價錢,現在看到相同的標價,怎麼樣也買不下手啦!所以只好讓旅行包的洗面乳,鞠躬盡瘁,期待能去英國補貨囉。

目不識丁的恐懼
接下來就更恐怖啦!有一天單獨在家小蟹子,收到一封神祕信件,裡面有三張紙,內容看起來幾乎是一模一樣;上面都有小蟹子的英文名字、出生年月日,有一張還有凡夫的英文名,這些是看懂的部份,其他全是瑞典文,就算上面寫著:「你被通緝了!」,我也不知道要去逃命啊!後來根據凡夫的解釋,這三張是我的戶口資料,上面有被核發的個人號碼(Personal Number,相當於台灣的身分證字號),如果要去銀行開戶等,就需要其中一張,以茲證明是合法居留的。
既然要在這裡過生活,銀行開戶、持有使永塑膠貨幣似乎是必須的。走進銀行,服務人員用流利的英文解釋各種帳戶的服務內容,申請流程;問題是,拿出來需要簽署、填寫的文件又通通是瑞典文。不簽名,所有的流程都無法進行;但是只憑服務人員的口頭解說就簽名,等同於盲目簽名,或是開空白支票的意思,就算是簽下了百萬的借據、或是賣身契,也不知道吧!
舉目無親的不安
前兩天凡夫回台灣去辦事情,小蟹子留在這裡就更不安啦!根據以前在上海掉錢包的經驗(註1),萬一錢包掉了、或是迷路了、或是找不到鑰匙,在這裡舉目無親的,就算手上有電話,還真的不知道要打給誰求救勒。加上最近天黑的早、氣溫又低,恐怕等凡夫回到這個城市,小蟹子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慘狀了。
經歷和幻想了這許多以後,小蟹子好像也能體會當一個文盲、或是外籍新娘的無奈、不安和恐懼了。不知道是不是隨著年歲的增長,人的勇氣漸漸的消失了,怎麼也想不起來,當初自己去英國唸書的時候,是否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害怕與不安。
但是,害怕和不安希望也是一種動力囉!我們有了英文、瑞典文的字典,PDA上也裝了兩種語言互換的軟體,下次上市場就帶字典去囉!當年剛到英國的時候,這件事情也是做過的。幸運的是,幾週之後,麵粉買到了,洗面乳買到了,甚至找到中國超市了,認識了好幾位定居在這裡的台灣同胞,也許生活也不會在那麼困難了。
有個人號碼以後,還可以開始上當地政府免費提供的瑞典文課程,雖然,學了20年英文的經驗,知道自己沒有語言的天賦,也知道掌握一個語言不是那麼容易;但是,至少希望幾個月以後,可以擺脫文盲的陰影吧!
最後,還是要鼓勵自己勇敢走出去,多認識些人、交些朋友,至少緊急的時候,有求救的對象(註2)。

1:多年前曾經和凡夫因為工作的關係定居在上海,有一天,凡夫到外地去出差,小蟹子閒來無事一個人出門逛街,錢包就被扒走啦!當下身無分文,提款卡、信用卡都沒了,連回家的車錢或是搭車用的上海交通卡通通都沒有了,差點成為街頭的流浪漢,所幸當時身上還有手機、在上海還有研究所同學、工作的同事,終於打電話求救,同學火速送來救命財,不然等到凡夫回到上海,小蟹子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迷糊的小蟹子掉錢包不是新聞,但那是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恐懼。
2:小蟹子當年剛到英國的時候,曾經發生台灣去的學長,自己一個人住,在宿舍昏到沒有人發現,幾天以後有人想起來,找到人時已經藥石罔效、往生了。所以要求我們,每天要互相請安問好,有同學沒有出現要自動探尋。即是自己去旅行也要留下住宿的相關資料,並且固定向約定好的同學或朋友報平安。希望防止悲劇重演,所以當時我們也多是集體行動。後來發現,不管在哪哩,維持和人的一定程度的互動,還是很必須的,尤其在這個越來越冷漠的社會。當然,主動關心身邊的人,也是很必須的囉。


圖說:本文都是有偽裝的小蟹子,啊!凡夫最近拍了一堆,拿幾張出來曬曬太陽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