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新娘上學週記 WEEK2


第二個星期的課,又是挫折的開始,第一天老師一進教室叫要小蟹子和另外兩位同學到這個星期才開的班去上課,於是第一節課,像是鬼打牆一樣的又回到了介紹環境,讀字母表的最原始階段。

更猛的是,第二天竟然花了全部的上課時間,來個分班考試,哇勒!啊!都說我是文盲外籍新娘了,有什麼好考勒!果然,不到10分鐘,小蟹子就交卷了,因為除了字母表,(是學英文就背了,跟瑞典文沒關係),和一題可以用以前考托福技巧猜出來的簡單閱讀題,真的什麼都不會啊。
還好,接下來的兩天,老師終於認真上課,又學了點新東西,一方面是高興終於有進展了,畢竟每天要早早起床、在昏暗寒冷的夜色中出門,結果什麼都沒學到,實在是件很不爽的事。另一方面,又開始擔心,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了,明明昨天才看過的字,怎麼今天又不認識了;舌頭和耳朵的靈敏度是不是變差了,幾個母音怎麼聽起來都一樣啊。

這星期學兩個重點的東西。

  • 時間。上星期學過數字,照理時間只是數字的組合,應該不難,偏偏瑞典人對時間的說法和英國人一樣,不會單純的說幾點幾份,他們喜歡繞文的說現在是5分過九點(five past nine: fem över nio),其實就是九點五分;或是還有一刻鐘九點(quarter to nine: kvart i nio),其實就是八點四十五分。而且瑞典人似乎比英國人還要嚴謹,比方說八點半,英文可以說八點過一半(half pass eight)或是還有一半九點(half to nine);可是瑞典文只能說還有一半九點(havl i nio) 。這裡突然很感謝當年英國人和美國人給我的訓練了。(註) 

  • 動詞。看圖說故事又來啦!這個還真的要有一點想像力勒!不然很多圖案還真的是很難猜出來是什麼動作呢。不過開始有點混淆了,因為字典上查到的字和老師寫的還有點差異,總是會有多一個或少一個r、er、ar在搞鬼。先學的凡夫說,是因為時態的關係,不過老師沒說,就先當做不知道吧!不過這樣寫出來的作業大概會錯很多吧!

  • 上個星期學的數字,這個星期也多了序數的變化,不過真的比英文還變化多端了,完全沒個譜,真不知道要怎麼記住呢。


這個星期老師指導下完成的文章如下,大家可以猜猜看囉。

好玩的是,說到考試,身為台灣人的小蟹子,明知道只是要證明自己真的對瑞典文一無所知,交白卷也是正常的,可是心裡仍不免有些疙瘩。倒是另外一位伊朗來、大學念電腦的同學幾乎是緊張的有些歇思底里了!大夥一邊安慰她,一邊跟她說我們本來就什麼都不會啊!0分也是正常的,沒有人會因而受罰的。只聽到她說:偶知道,可是從小只要聽到考試,偶就會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完全沒辦法控制。

小蟹子還有另一位同學是印度媽媽,聊到說希望繼續留在瑞典還是等先生工作到一個段落就回印度。她說,希望留下來,因為瑞典的教學方法比較適合她女兒。她又說大家都以為印度人的數學很好,其實我們只是背了很多的公式,所以小時候計算的速度感覺上是真的比較快;可是不見得真的理解,所以長大以後的思考就不行啦。可是瑞典人教數學,是一步步的要懂原因,所以是真的懂,小時後算慢一點沒關係,懂還是比較重要的。聞言,小蟹子深深的點了一個頭,跟她說:偶了解,偶也是這樣被養大的。
這兩個同學的身上,突然發現,原來,求學的路上,我們這些亞洲同學有這麼多相似的經驗啊。

註:當年,小蟹子曾經在上海幫一個只會講大家好謝謝兩句中文的老美工作,幫他翻譯,陪他跟記者應酬是工作的一部份。因為不是母語,所以每天早上小蟹子的英文需要暖機才能啟動,沒有經過這個程序,很容易短路。有一天早上,小蟹子還在迷魂中,在公司的電梯裡,就遇到了這位洋老闆,看到我他很高興,因為這一天好像有很多事情要找我,大概看我還沒有醒來,就跟約了晚一點見,於是,對我說Could you meet me at ten to nine?(你可以850分來見我嗎?)朦朧中,小蟹子一直以為自己聽到的是 Could you meet me at ten tonight?以為晚上又要陪他去見記者了。直到9點多,遲遲未見到我出現,打了內線分機,小蟹子才想起來,這下糗囉~~~
圖說:這個星期一(2008/12/15)難得放晴,大概是這個月天氣最好的一天,中午放學以後,用過午餐,凡夫和小蟹子決定走路回家,雖然只有一個小時的路程,套句凡夫的話:從日正當中走到夕陽西下呢!本文的風景照都是那天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