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白卷的抉擇


說:不要忘了到這裡 http://photo.xuite.net/betty.eric/3020459 看我的照片喔!!
凡夫有兩個好朋友,國中時的同窗,一個叫小予,另一個叫阿昌。小予功課好,總是名列前茅,阿昌就比較愛玩一點,就是那種功課總是在中後段徘徊,卻有不少小女生仰慕的類型。在那個還有升學壓力的年代,國三放學後還有個第八節課,大家都得留在教室作測驗題,有時是數學,有時是物理化學。小予的數學非常好,所以有時老師出的數學題對他來說太簡單,他又想早點回家,他就在習題卷上寫上「Too Easy」,然後交白卷走人,老師也不曾責罵他,因為好成績可茲證明。
有一天,阿昌一早發現抽屜有張某仰慕者的紙條,約他放學後在某家冰店見面。整個下午,阿昌就心神不寧,一心想落跑。到了第八節數學課,他靈機一動,也學小予在每道題目下都填了「Too Easy」、「Too Easy」…然後交了白卷,興匆匆地和小女生約會去了~~隔日一上課,阿昌果不其然地被數學老師狠K了20大板,而這件往事也成了好友間傳誦30年的笑話。

凡夫在瑞典上了幾個月的課,自然也得經歷期中和期末考試。KTH的考試每堂要考四小時,試卷首頁會有一段考試須知,提醒學生考試規則以及打分的標準;除此之外,還有一段十分特別的注意事項,大意是這樣的:
有關重考的重要事項:
所有未能通過本次考試的學生都有權利參加多次的重考,直到考試及格為止。你並不會因為考試不及格以及參加重考而受到處罰。所以,不管甚麼原因,只要你覺得題目並不能考出你真正的實力,你可以(事實上也鼓勵你~)選擇只交出空白的答案卷封面,而不回答任何題目,然後再參加以後的考試。」
這段說明蠻能代表瑞典教育的精神,學校認為每個人的學習有快有慢,只要你學會了,學問就是你的,並不在乎時間長短,所以任何課程都不限定只考一次,只要有一天你把學分都修及格了,就可以拿到學位。這樣的教育態度,不對聰明才智的程度設限,學習較遲緩的學生,依然可以靠不斷努力,獲得最終成果。和在台灣念大學不一樣,這裡沒有1/2或2/3的死當規定。
有的學校為了保持公平性,會把這個制度稍作改變,降低學生投機的心理,也避免浪費老師改考卷的時間成本。例如:

  1. 課程結束後,若要參加當次考試,學生得先上網註冊。若覺得自己沒準備好,可以選擇不參加這次考試,待以後有同科目的考試機會時再註冊。分數依照所參加考試的成績計算。
  2. 如果你只交出答案卷封面,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就等同於沒註冊考試,分數依照下次所參加考試的成績計算。
  3. 如果你有回答問題,就是不算交白卷,那麼這次考試就要算分了(老師已經花時間幫你改考卷了)。如果這次考不及格,你可以選擇未來的考試再考,但是不管下次成績考得再好,都只算及格的最低分數。
  4. 當然,如果你一直都不參加考試,或是所選的科目不開課,不再有考試機會了;對不起,這個風險得由學生自己承擔。

考試完畢後幾個星期內,老師會公佈成績以及學生成績統計表。每個學生的答案卷會被掃描存檔,你可以登入自己的網頁去下載及查看老師批改的結果,如果不服氣還可以上訴。和台灣一樣,有的老師All趴,有的就比較大刀。凡夫考過且已公佈成績的兩個科目:Systems Theori and Security 的教授是個和藹的老夫人,全班大概90%都及格;Informations- och datasäkerhet老師是貌似 Mel Gibson 的長髮酷哥,倖存者就只有半數了。

回顧一下在台灣交了白卷的小予和阿昌,他們長大後的人生有何不同呢?恰如眾人所預期的,小予國中畢業後,一路上建中、交大電子系、台大電機所,後來是某知名上市科技公司研發部門的最高主管。阿昌則是考上二中,大專重考,三專畢業後在台北跑業務,開泡沫紅茶店、日式料理餐廳,千帆過盡後,回到鄉下接掌家中的水電行,過著幸福平靜的生活。
評價這兩種不同的人生路徑,國中數學老師肯定會點頭說:「我眼光沒錯吧!好學生就是會自愛,你看現在多有成就!壞孩子不揍兩下,搞不好還上不了高中呢,開水電行喔,算不錯的啦~」。至於瑞典的老師,我想或許就會抱持不同的觀點:「真是為他們感到驕傲,兩個學生交了白卷,證明他們勇於堅持自己的選擇,難怪後來對社會都同樣有貢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