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把老師幹掉了!(更新補充版)


這件事並不值得驕傲,但卻是個值得分享、思考的經驗。
2008年小蟹子開始學瑞典文,雖然不到兩個星期,但是蠻開心的,只擔心自己太笨、年紀太大學不會。
2009年1月中放完寒假,學校重新開學,換了老師,突然有了墜入童年上學惡夢的感覺。
這學期新老師稍為年長,50歲上下,是個喜歡傻笑的女士。每次提問題,會聽到他啪拉啪啦的一串瑞典文,然後就沒有下文。後來,幾乎不論問什麼問題,都來個相應不理,除非站在面前、叫住她、然後用完整的瑞典文問問題,才有可能得到一串瑞典文回應。
最初級班,不論老師說的話、發的講義,大家都是大字不識幾個,於是大部分的課,都成了自己查字典,然後自己寫一段瑞典文章,問題是查的對不對、寫的對不對,有沒有錯、錯在哪裡都不知道。突然會想,還不如在家裡用電腦查,會有比較多版本的答案可以互相參考。

雖然英文不見得是全班的共同語言,不能要求英文授課,可是既然是上課,互動很重要吧?那老師究竟要用什麼方式跟同學互動呢?同學們都懷疑他不會講瑞典文以外的其他語言(這也有點怪,大部分的瑞典人都會講英文)。幾天課下來,挫折幾乎要把人淹沒了!小蟹子常常自暴自棄的想,要是聽的懂老師說的、會用瑞典文發問,那還需要去上初級班的瑞典文嗎?
小蟹子從來就不是乖乖牌,每天早起更是火氣很大,新學期上課不到5天,對於這樣的狀況,已經跟課程總監抗議過兩次了,總監總是回答,她會跟老師談談。

導火線是星期三早上第一堂課,課程內容是問路、左轉、右轉、直走、對面等。對愛流浪又路癡的小蟹子來說,這個主題很重要。老師又給了一張講義、好幾段兩個人(A&B)的對話,大家查完字典,然後一起唸一遍,接著老師要大家輪流扮演A、B,再念一遍,有的同學大概還沒搞清楚內容,於是常常念了一半,A提前停下,B只好提前出場;或是A忘記煞車順便把B的回答唸完了,老師也不指導或糾正,整個亂成一團,本來有點懂劇情的,這下也疑惑了,同學們臉上都寫著無聊跟困惑。小蟹子突然想起來,以前學英文的時候,這一課怎麼樣也都可以上的很生動的。
下了課要去上廁所剛好遇到課程總監,忍不住再次抱怨兼抗議,大概是愛睡的臉看起來很臭,總監招架不住,把她的老闆也找來。小蟹子只好重新抱怨一遍,還是得到同樣的答案「他會跟老師談談」,說了兩遍相同的話,火氣似乎有點上來了,就直接問,你談完大概有多久才會有改變,我們已經浪費了2個星期的時間。老闆無辜的說:「我需要一點時間,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看來事情很難有改變了,於是小蟹子繼續原來上廁所的行程。
上完廁所出來,嚇了小蟹子一大跳,這位新老闆竟然在門口等我,而且非常肯定的說:雖然還來不及跟老師溝通,但是你們班明天會有新老師。這下小蟹子真的嚇到了,就這樣我們的老師被幹掉了?!

接下來,果然再也沒有見到原來的老師了。小組自習課還是不少,但是接手的老師,會一邊陪著我們了解講義裡的內容、回答問題、還會找方法讓大家互相練習、寫完的句子、文章、習題都會很仔細修改和確認。雖然,老師還是大多講瑞典文;雖然,老師的話還是很多聽不懂;但是,每天下課,總是有吃飽的感覺,因為知道今天又學到一點東西。同學們,臉上都充滿了笑容,上課沒有人打瞌睡、也沒有人中途翹課了,誇張點的,還會走過去跟老師說:這堂課很棒!謝謝!
原來,不論年紀、國籍,學生都是如此容易滿足的。
這件事讓小蟹子感動的是瑞典人的效率吧~遇到不適任的老師應該是不論在哪裡都難免吧!可是如果在台灣,如果不是老師犯什麼大錯,不到學年結束大概很難換老師吧!瑞典人不到3個星期,不用學生搞什麼激烈的動作(印度同學曾經建議全班簽名請願),就這樣把老師換掉了。小蟹子應該不是唯一抗議的學生,但是那種對學生的尊重和效率的確令人印象深刻,並且敬佩。

關於原來老師的狀況,曾經跟很多台灣人(包括凡夫)提起過,大家都覺得這沒什麼!老師不講外文是正常的啊(說不定還可以因此逼自己學快一點)、老師不一定需要讓同學高高興興上課、老師不一定需要跟同學有良好的互動啊!自己用功點,多背單字、課文才是正道吧!受台灣教育長大的小蟹子,其實也沒有否定這些意見;可是既然到以「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聞名的北歐來求學,沒有理由全部需要自立救濟吧!以前在英國唸書的時候,同學們也一直敎我「有意見要表達」,雖然不一定會有立即的效果,可是有表達才有機會討論、或改變啊!因此,小蟹子也才一次又一次的密集的去跟學校的主管溝通(如果不是老師相應不理,首先溝通的對象會是她的),瑞典人果然也沒有令人失望。
確定要換老師以後,跟朋友說,接下來要用功點了,不然會讓學校以為台灣學生只會吵,那就真的丟臉了!結果引來Winnie的嘲笑:「你這是好學生的幽靈啦!」,她提醒我,怎麼不想:「學不好,是老師沒有敎好勒??」
小蟹子只好尷尬的想:「畢竟台灣教育、養育了十幾年,埋在血液裡的基因,還是這樣深深的影響。」
不知道各位看官會如何處理這樣的狀況?不知道現在的台灣小朋友會如何處理這樣的狀況?

圖說:本文的照片都是在雪地裡玩耍的小朋友,前兩張是小蟹子拍的,其餘都是愛麗絲的作品。雪地裡玩耍,嘿!台灣的爸媽應該是不准吧!這裡的爸媽像是很鼓勵勒~

 

(2009/2/12更新補充)
就在同學們過了兩個星期的快樂學習之後,星期一,小蟹子比較晚到,正要從後門溜進教室的時候,發現同學們臉上久違的困惑與無奈的表情又出現了。一轉身,小蟹子頓時有了鬼打牆的感覺,因為傻笑老師又出現了。尤其是不確定,她知不知道告狀的人是我,心裡有多了幾分毛勒~雖然,其實也沒什麼好怕的!
原來,在瑞典要幹掉一個老師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不過呢,傻笑老師再回來,上課情況並沒有回到最初的狀況。

  • 傻笑老師的上課時數減少了。有別於之前幾乎所有的課都是她上,現在他每週上課的時數減少到大概1/3。比較重要的課,幾乎都是其他老師。

  • 其他老師的出現。因為她的課多半是自習課,所以多半這個時候,我們也都可以找到其他老師的協助。

  • 其他老師的態度。相較於之前,不知道是不是礙於權責的關係,多數的老師都不願回答我們課程相關的問題;最近不管問哪一個老師什麼問題,他們都願意盡力回答,態度與先前有明顯的不同。

至於,傻笑老師雖然上課的方式還是跟之前差不多,不過在態度上,她也有了相當的轉變。

  • 會在不得已的時候,講出幾個關鍵的英文單字。(我就說嘛!瑞典人英文都不錯的!)

  • 會主動坐下來,一個一個幫我們改習題,確認我們寫的回答都正確。

  • 會主動幫同學提供不同的需要的習題。

傻笑老師回來轉眼要兩個星期了,同學們也不再有以前的不滿了。事情似乎也得到了許多的改善,這似乎是一個比較兩全齊美的狀況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