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艷冰島。陰柔之冰

6月的冰島幾乎是日不落,夕陽幾乎要到午夜之後!
這天,我們在深夜趕路,卻沒有夜的氣氛‧‧‧

車子走著,大家聊著,看著風景,好長長的路、好久久的車程,走著走著,漸漸的累了~漸漸的晃神了~

突然,彷彿穿過了時空之門,來到了一個想像之外的空間,那是一個寧靜和煦的世界,只有浪輕輕拍打的聲音、只有偶爾幾聲鳥兒的鳴唱;金黃溫柔的光線,從天空灑落下來,籠罩了整個世界,水面倒影著這金色的光芒、冰面也反射著這溫柔的燦爛~


這是一個不曾見過的世界,一個只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冰山漂浮、點綴的湖面,鳥兒飛掠的光影,是唯一移動的痕跡,人類我們是唯一的外來者,只想低調的、靜靜的靜止在某個角落,慢慢的融入這一個祥和美好的世界之中~

這是第一次的相遇,Jökulsarlon,號稱是最大的冰川湖,在瓦特那冰川 (Glacier Vatnajökull) 的末端,間隔短短的距離幾乎與大海交會,夕陽、冰湖、海鳥以及漂移的小冰山,寧靜而冷咧的美景,時間似乎也凍結了。

這樣的記憶太過鮮明、驚訝、美好、與不真切。就像武陵人一般,第二天下午,再次回到這美麗的港口湖畔,也許景物依舊,但是眼前所見的畫面,已截然不同。

湖面、湖底的水,與矗立於湖心中央的大小冰山徑盡是透明的水色,然而,透明中又隱約透露著晶瑩剔透的湛藍;有些凝結多時的冰山,是雪白高聳龐大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即將融化,或是不同成分的結晶,冰山表面有不斷的閃爍著最鑽石般璀璨耀眼的光芒。



湖畔的風很大,大多數的時候,只是呆呆著望著這冰山、冰湖,看著冰山似乎緩緩的在湖上移動,似乎又是靜止於湖心之上;看著冰山彷彿有一個角落會崩跌入湖心,然而呆呆凝望的片刻,卻緣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