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冰河期雪地記事

上個冬天,第一次在雪國居住,等著、等著,等到了與其說是「積」雪,不如說是「覆」雪~
這個冬天,遲遲不見雪蹤,直到即將啟程返鄉度假了,才姍姍來至~
不過,過完年假,再回到的,是一個真正被雪厚厚堆積了的雪國~

除了人和車行走的道路,四下的林間空地,都是厚厚的白堆積,一腳踩下,不需要用力,可以深深的烙出一個扎扎實實的腳印,如果拿尺來量,應該可以知道積雪是幾公分厚囉!

這天地之間無盡蒼白的堆積,終於跟想像裡,那個冰天雪地的北歐,完全對上了號。

看到即使細細的松枝、芒花莖也能沾滿層層的雪,怎麼也想不到那樣細小的身軀,可以用這樣的方式承載勒。也突然明白,布置聖誕樹常常要灑一些細白的粉末,原來不是想樣出來的啊!

這個已經習慣下雪的國家、城市,不會像是幾年才下一次雪的倫敦,早就備好了大型的鏟雪車、大量混合了鹽的土。前者總在大家還在睡夢之中,就已經開好了清爽的路面,讓大家通行無阻;後者,更是讓不慎的駕車者,總可以順利的脫離困境。

後來才知道,這個雪國的用心不僅只於此,鹽雖然可以避免路面結冰讓車輛打滑,卻會對雪地之下的植被造成傷害。於是,每年3-4月融雪之際,他們還有專門的設備,鏟除一整個冬天厚厚舖上的沙和鹽,並用大量的清水沖洗路面,盡可能降低人為的鹽分對自然生態的破壞。

這個爆冷的冬天,突然明白了,走在-5度和-15度的天空下是什麼樣的差異了:前者風起的時候好冷;後者不覺得冷,但是睫毛會黏黏的,因為淚水的霧氣瞬間結冰了。

下雪天真的好怪,唯一出太陽的那天,氣溫低到-15度;可是氣溫回到零度附近的時候,天空陰鬱到不行,雪就像灑鹽般,大把大把的被灑下。

對了,小時候讀世說新語,裡面有一段小故事說:有一天謝太傅(謝安)在家裡教小朋友念書,突然下起大雪,於是很開心的問:「白雪紛紛何所似?」,他哥哥的兒子答:「撒鹽空中差可擬。」,女兒答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從此我們記得的標準答案是,這樣一比較就知道後面這個女兒謝道韞有文才多了,甚至還創造了一個成語「詠絮之才」。甚至有點女性意識的還會說,這女兒生不逢時,不然有前途多了。

可是,身在雪國,小蟹子要說句公道話,這裡的雪真的這兩種版本都有啊!有時候大片大片的飄下來,的確很像柳絮飄落的情調;可是,有時候雖然的下的急,可是雪體本身就是一粒粒的白色小圓球,還真的是大把大把的鹽,被從空中灑下勒。其實只是這一雙兒女,想到的場景不同而已。

走過地鐵站前的廣場,發現瑞典人玩雪還真的是簡單有多元,去年雪下的少,他們把車站前的廣場推平了,讓小朋友滑雪。今年雪下的多,那就把它堆高、壓實成一座小冰山,小朋友不但可以在這裡爬上、爬下,還有現成的溜滑梯可以玩耍勒。蓋個大眾遊樂園,原來可以這麼便宜。


等不到清朗的藍天,讓聲控相機出動;那就請大家跟著小台傭買菜閒逛的腳步,傻瓜傻瓜的逛逛晃晃囉!

延伸閱讀
童年的雪地記憶 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22960701
天地間的一夕蒼白 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21117214
註:取名為小冰河時期,是因為2009年的12月中,到2010年1月中,在已經高喊了幾年地球暖化的全球共識中,北半球瞬間急凍,歐洲的交通幾乎癱瘓,不常面對下雪的倫敦人,連出門行走都頗有困難,所以又有媒體學者開始說,這是地球小冰河時期的到來。不知道會不會變成顯學,就先記下來吧。



大概是老天爺聽到了我的碎碎念,寫完這篇文章的第一個周末,給了一個清朗的大藍天,和凡夫拿起相機,不囉嗦,就去拍藍天白雲下的大雪世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