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6萬元基本薪的聯想

不一樣的起跑點

跟台灣的科技新貴朋友們閒聊,突然談到,在瑞典,目前最低薪資是13,000SEK(註)換算大概是台幣60,000元左右,就算扣掉全世界獨佔鰲頭的所得稅,仍然有42,000左右的實際收入、可支配所得。

在台灣,6萬也好,4萬多也吧!至少要中高階以上的主管級才有的薪資水準,在瑞典卻是薪水的基本門檻!足足是台灣目前基本工資17880元的3倍以上,以建國百年的調薪水準900元,恐怕繼續、連續調個半世紀,才有迎頭趕上的可能性吧!

物價水準的比較

新貴朋友果然是受過完整邏輯理性訓練的,馬上接著問:收入高,物價也高吧?!其實不盡然,如果不考慮匯率問題,台灣人基本薪1萬7千多,瑞典人1萬3千多,差異不大;中午在外面吃一頓飯台灣差不多要6-70,瑞典人也差不多是這個價錢;搭一趟公車台北要15-30,斯德哥爾摩是20-30同樣差異也不顯著;買件平價的T恤台灣的「青蛙」或是「手十」牌等級要2-300,瑞典的「後和恩」等級價錢也是如此。當然,晚餐差異就比較大啦!台北人依然可以6-70輕易打發,但是斯德哥爾摩就可能需要1-200以上了,所以瑞典人習慣回家煮晚飯、吃晚飯,順便帶來的好處就是居家時間比較長,親子時間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大幅增加囉。

住的部分就差異很大啦!同樣不考慮匯率,同樣是2萬左右的基本薪,在台北,不說豪宅,一般公寓,600-800萬,是基本的入門檻!也就是說,至少要300個月以上不吃不喝才有可能擁有自己的房子;在斯德哥爾摩,200萬已經是不錯的等級,只要100個月不吃不喝,就可夢想成真了,時間足足少了2/3。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購屋門檻降低了,不太需要夫妻共同為房子打拼,斯德哥爾摩地區,單身獨居的家戶比例高達40-60%以上,這算不算附帶的缺點勒?

薪水只需照顧自己眼前的生活

在社會福利國家瑞典,個人收入、支出和台灣還有一個很大的差異,那就是在瑞典,薪水只需要應付「自己」眼前的生活,養兒、養老、失業準備,生涯再充電準備等等,繳完稅以後,都是政府的責任。生、養小孩,每個月小孩的生活補助,直接匯進媽媽或是扶養人的戶頭;老人津貼、失業救濟,都可以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就算人到中年,還要再進修、甚至轉換職場生涯,只要去上學,政府一樣按月發給生活津貼,不足的部分還可以低利就學貸款。

小蟹子的台灣新貴朋友們,雖然薪水都不只6萬,百萬年薪也很平常,可是薪水需要照顧的對象,就真的是食指浩繁了!扣完稅之後,還是要替自己準備養老金,才不會晚景淒涼;小孩的生活費、教育金,不論是保母費、大學學費還是補習費,數字都相當驚人;萬一家裡還上有高堂要奉養,那6萬多的薪水,還真的有點捉襟見肘了。

然而,新貴朋友心裡沒有說出口的最大恐慌卻是:有工作、有薪水的時候,生活可以知足常樂。但是,萬一失業了怎麼辦?台灣最近幾年的產業外移、轉型,大如宏碁、華碩這個等級的公司裁員、無薪假都時有所聞,就不要說一般傳統產業了,這絕對不是杞人憂天。平常領6萬台幣的薪水,一失業當場變成2萬多(還不一定領的到),而且只能領6個月(根據台灣勞工失業保險的相關規定,勞保的薪資上限是4萬多台幣,失業給付是薪資的60%,所以失業給付最高就是2萬多),不要說那些養老準備、教育經費了,平常食衣住行的開銷,應該都很難應付自如了吧?

不一樣的職場倫理、產業結構

在台灣,企業不會花6萬元,雇用一個祕書或是助理;在瑞典其實也是這樣。所以小蟹子第一次去市區高檔的美容院剪頭髮,一坐下來,從洗頭開始設計師都親力親為,就連剪完頭髮,設計師也是親自拿起掃把,清掃地面。同樣的,大學裡系主任招開的會議,因為沒有秘書或助理,開個會不管是要接簡報用的投影機、端咖啡、準備點心,系主任也都需親力親為。

好處是權責清楚,不會有燙壞頭髮,怪助裡捲子沒上好的這種事;而且每件工作都很必須、必要,更不會有高階主管請下屬整理了一堆資料(例如:剪報、財報),晾在一旁沒有人看的狀況。當然,所有任務都會與工作正相關,不會有秘書要幫老闆跑銀行、顧小孩、看股票這種事。話說,既然系主任也要幫助教倒咖啡,設計師要自己掃頭髮,那麼尊卑貴賤的階級界線,似乎也就模糊了!

但是瑞典企業除了高薪之外,重稅則是另一項沉重的負擔。公司發給一個員工 20,000SEK的薪水(扣掉個人所得稅和退休金之後,實領大概15,667SEK),還要另外付給政府至少 6284 SEK的社會福利稅金。換句話說,一個員工拿到 15000 的同時, 稅務局也收到了10617 (稅金+退休金+社會福利金);而且,員工薪水越高,稅務局收的比率越高。此外,考慮到法規以及工會對於員工解雇條件的嚴格要求,企業會盡量減少冗員,精簡人事,盡量避免日後裁員的可能性。

高薪資和稅金的沉重的壓力,會促使大型企業重新思考人力資源配置的問題,對每個員工的生產力要求也會提高。於是,一個股票上市的軟體公司,在瑞典也許只有60名員工,只從事核心的研發工作、客戶開發、規格定義等,程式撰寫Coding這些勞力密集、附加價值低的基本工作,則外包給中國、印度這些勞力成本的地區。直覺得觀察,這個經濟模式應該會大大傷害本地的就業機會,增加失業率。不過,如果教育訓練機制轉變得宜,這樣的傷害就可以轉換為另一種成長的動力。舉個例子來 說,因為本地對於低階程式設計工程師的需求降低(都外包到亞洲和東歐),大學裡頭資訊研究所的瑞典本地學生對程式設計的興趣也日漸減少 (因為工作機會降低),所以斯德哥爾摩大學資訊研究所就轉而開設資訊外包管理的專門課程,把學生的專業提升到管理外包服務的層級,以適應更高層次的工作需求。

同時企業自然走向高附加價值的產業,例如:創意設計、資通訊產業等。企業把核心業務留下,精簡周邊員工(以降低社會福利稅金),再把周邊業務外包給小公司或個人工作室。同時,瑞典政府也鼓勵微型企業和 SOHO 族,最近法規更把設立公司的資金門檻降低到5萬瑞典克朗。透過這種企業自然解構的模式運作下,目前瑞典的失業率還是可以控制在 7.5 % 左右 (因為社會福利制度作業所需,瑞典失業的相關統計數字精確度相當高)。

很多東西都是配套的,有一得必有一失,有正面當然就有反面:完善的社會福利,稅率自然高;高所得,自然高物價囉!基本薪調整案鬧得沸沸揚揚,勞資雙方都不滿意,也許更應該思考的不是600或900,3%或5%的問題,而是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吧!

註:瑞典的勞工法規並無最低工資的相關規定,這個最低薪資是根據移民相關規定,要申請工作簽證需要符合的最低薪資水準。也就是每個月至少要有13,000SEK這個收入,才可以申請工作簽證。另外有一個可以參考數字是22,700SEK,這是工會團體運作出來的基本薪共識。

延伸閱讀

另外,聯合報最近做了一系列瑞典社會福利的報導,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下面是一些例子:

圖說:本文照片為瑞典斯德哥爾摩老城區(Gamla Stan)的街景。

16 Comments on “關於6萬元基本薪的聯想”

  1. 常常說:中華民國萬萬稅,但社福卻是少得可憐,政府官員只會選舉,一遇事情總是推給別人,選上後只想A錢,每次到國外考察,得到的是何種啟示只有天知道!

  2. 台灣的勞工真辛苦,而且國家大部份的稅都是由勞工朋友所繳納的。

  3. 對啊! 這是台灣稅制最大的問題,賺越多月不繳錢,企業越大越不繳錢就算了,還可以三不五時來要脅政府勒~

  4. 其實是因為不太明白,為什麼媒體和政客討論的焦點都是些很枝微末節的東西吧! 所以才想說是不是可以有些不同的想像囉~

  5. 台灣的勞工真可憐,薪水漲的速度比蝸牛走路還慢,物價漲的速度比飛機還快~

  6. 這是真的!明明不是賺最多的,稅都是這些人在繳,真的是無敵可憐.
    大家都知道該改的是稅制,可是就是不知道該行動的是誰囉?~

  7. 移民喔?? 外星文很難搞,稅繳起來還是很痛的,還有台灣菜的無敵誘惑啊~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囉! 所以要正反一起思考囉!

  8. 您好:联合報的那篇臺灣女孩瑞典重生的文章,我己看過了,我也有一个這样的孩子,為了孩子的以后打算,我們曾经也考慮過移民,像我們這样的情况什么方式可以移民瑞典,請您提供一些訊息給我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謝謝!

  9. 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瑞典的移民政策,好像他們也沒有正式的移民政策~
    不過你們可以採取的最簡單方式,應該就是設立公司,然後以自我雇用的方式,來符合申請工作證的條件,然後辦理移民囉!!
    只是這個方式公司要繳不少的稅給政府,還有就是對瑞典,要學習一個完全不同的語言囉!

  10. 小蟹子您好:這样稱呼可以嗎?很高兴收到您的回信,您所說的我会做–些評估的.謝謝您!另外,再拜托您,可否帮我打听一下,在联合報文章中那位阿娟的联絡方式嗎?我想了解一些有關身障孩子在瑞典就學的資訊.再次感謝!祝您平安!喜樂!

  11. 我並不認識阿娟這一家人! 因為隱私的問題,私下打聽並不是很好的方式。如果你們想要和這家人聯絡的話,我建議你們可以直接和原來的採訪記者梁玉芳連絡,透過他來確認他們是不是願意跟外界聯絡。 在聯合報系的網站上,應該可以取得梁記者的聯絡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