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裡飛行的瑞典孩子

這次的健行團,有幾對夫妻:青壯年人口;還有Krister家的幾個孩子:Marcus, Alexander, Lisa以及CC家的Jonathan。

雖然同行,但是漫漫長路,隊伍的前後距離難免越拉越長,當青壯年穩紮穩打,一步一腳印的前進時,這幾個瑞典小孩背了自己沉重的背包,如果走在前面,總是一溜煙的就不見蹤影,然後青壯年氣喘吁吁的時候,看到他們已經停在路邊玩耍一陣了;如果走在後面,即使晚了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出發,卻總是出奇不意,出現在青壯年身邊,然後又是咻的一聲消失在前面的路段。


小蟹子私心以為:這群瑞典孩子應該會飛吧!



不然,背了那麼重的背包,怎麼還是蹦蹦跳跳的穿梭自如、動作敏捷。看他們行進,彷彿不知道怎麼走路似的,所以一路都是用跑、用跳的。

行程結束之後,看他們的心得,聽到他們喊累,小蟹子笑了:原來,飛行和走路一樣,都是會累的。
看著這些孩子青春成熟的體型與臉龐,會以為他們小蟹子大學時代開始在台灣山林奔跑的年紀相仿,其實他們才10幾歲,甚至還是台灣國中生的年紀呢。

不要以為會飛的都是大孩子喔!跟我們一起在山莊裡玩疊疊樂(請看:台灣人在瑞典耍寶)那個只有5-6歲的小男孩,也是跟著爸媽來爬山的呢!第二天一早,就看到他被媽媽牽著手,一路上自己走,爸爸的背上還有一個妹妹呢!走的正是我們前一天走過的16公里健行山路呢!這樣的家庭一路上還真的屢見不鮮呢!

在山莊裡和一個瑞典媽媽聊天,他們一家五口,包含15到8歲的3個小孩一起來健行,一路走的是跟我們相同的60公里路線,孩子們當然也都得背著自己的背包、自己走。媽媽笑著說,大的兩個孩子還好,那個最小的,現在聽說走路,就會搖頭了呢!因為一點都不好玩!還好一路上有很多小花鼠(註),很可愛的跑來跑去,吸引了他的目光,讓他一路找著這些小花鼠們,不知不覺中就走到目的地了。

小蟹子私心的羨慕這些孩子。



他們的記憶中會有跟父母如此親密相依的一段,一起在沒有文明誘惑的自然裡,用最簡單的方式一起生活、互相扶持前進、共享見聞;他們的記憶中會自己原生土地最原始的面貌、會有與原生土地上各種生命對話的一段、如此親密接觸的一段。

雖然,聽說也是只有少數的瑞典父母會這樣做,但還是覺得這些會飛的瑞典孩子真的好幸福喔!

圖說:小蟹子非常喜歡的一個畫面,爸爸正在跟兒子解說或是討論些什麼登山的要領吧!(當然聽不到、也聽不懂)幾分鐘後,父子倆就交換了背包繼續上路了!只見兒子背了爸爸近20公斤的背包之後,依然一路不斷的從面前飛過,應該是得到了爸爸的真傳了吧!

註:這個小花鼠瑞典人稱Lemming,台灣人稱旅鼠,是一種介於老鼠和兔子之間的小動物,動作敏捷,憨憨的樣貌非常可愛,在Jämtland空曠的山區,常常可以看到一溜煙的跑過、一溜煙的鑽到木棧道底下或是石洞裡,不只是小朋友,我們這些很吵的大人,也常常站在棧道上拿著登山杖猛敲,想要叫他們出來玩哩!不過應該是已經把他們嚇了半死了吧!幾次大家拍到他們的照片,都是因為他們其他出口都被堵住,只好無奈的從唯一的出口探頭出來打招呼,才拍到的。

不過,回家後查詢他們的資料,突然有些哀傷,原來這個小生物,每隔幾年會自己集體跳水自殺,有一說是集體導航失靈。想著他們在山裡跑來、跑去可愛的模樣,很難接受他們集體的命定哩!更多相關資料,請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85%E9%BC%A0
http://en.wikipedia.org/wiki/Lemming

延伸閱讀
台灣人在瑞典耍寶 http://cancer.euberik.com/2011/08/01/blog-post_1-2/
Jämtland健行之長路漫漫 hhttp://cancer.euberik.com/2011/07/18/jamtland/

One Comment on “在山裡飛行的瑞典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