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隧道。

第一篇就寫這個,也許是因為純真的心靈,有點小小受傷的感覺。私心以為,這是個將源源不絕的救援物資送進戰爭封鎖區,也幫助封鎖區人民逃離戰爭的希望之路,然而,現實和理想總是有差距的。薩拉耶佛隧道(Sarajevo Tunnel),又名救援隧道(Tunnel of rescue),也名希望隧道(Tunnel of hope)。起源,現代戰爭史上最長的「圍城」戰役-薩拉耶佛圍城戰役。

西元1992年,前蘇聯解體之後,旗下的南斯拉夫境內民族主義高漲的各個種族,開始更積極的尋求自己的獨立建國。在經過兩輪的公投之後,1992年3月3日,以波士尼亞族(穆斯林)和克羅埃西亞族(天主教)為主的人民,宣布脫離南斯拉夫獨立,成立「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共和國」(簡稱波赫)。然而,境內還有一支不同的民族-塞爾維亞族(東正教),卻是從公投開始就缺席,因為他們想要的是「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塞爾維亞共和國」,在1992年的4月6日聯合國承認「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共和國」當天,這支塞爾維亞人含括了波赫境內的五個自治區,就成立了「塞族共和國」,而且宣布要留在南斯拉夫共和國內。事情當然不會是:你喊喊口號,我揮揮國旗,大家各自向各自的天神祝禱一番,就解散回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塞族共和國獨立的那天,波士尼亞內戰瞬間爆發,整個波士尼亞境內各民族戰火不斷,薩拉耶佛圍城戰役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場戰役,在原南斯拉夫的支持下,塞爾維亞人以優勢的武器,派遣了13,000名武裝部隊,駐紮在薩拉耶佛的周圍的山區,團團圍住了這個被五座山脈包圍的波赫首都。這一圍城,從1992年4月5日延續到了1996年的2月29日,共1,425天。薩拉耶佛的人口減少了超過30%,聽說人民平均體重減少了5公斤(這大概是這場戰爭唯一讓人嚮往之處。去!想減肥想瘋了!!)。期間,物質與人員完全無法進出,對於一個大城市來說,食物和醫療物資成為救命的關鍵。圍城不久,聯合國出動維和部隊,佔領了城外的機場,隔開了盤駐山區的塞爾維亞人和困守城內的波士尼亞人,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動作。

波士尼亞人為了生存,決定開始自救,於是挖開了這條穿過機場底下,通往城外的隧道,連接了薩拉耶佛和鄰近的Dobrinja和Butmir地區。1993年的3月1日正式開工,24小時三班輪班不休,從隧道兩頭同時的加緊趕工,其中還因為缺乏有效的探勘工具和人員,挖歪了一小段,這條總長度不到1000公尺,平均高度160公分,寬度80公分的隧道,終於在同年的6月30日竣工,並於第二天正式啟用。於是,波士尼亞族的物資和人員可以流動了。

完工後的希望隧道,每天將撒拉耶佛城內3-4000名的波士尼亞軍人送上周邊與塞爾維亞人戰鬥的戰場;30頓的食物、菸、酒、汽油(這不只是交通用,也是薩拉耶佛冬天取暖的必需品)、武器送進被封鎖的城內,當然也有人士利用這條隧道,遠離了撒拉耶佛,遠離了戰爭。當年7歲的當地人跟我說,那時候,看不到聯合國有什麼動作或支援,只有美國人送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除了可以想見的罐頭食物、奶粉以外,他還吃過蛋粉、玉米粉、馬鈴薯粉各式各樣的沖泡粉,過期食物是家常,他吃過過期兩年的蛋粉,依然強壯有力,而他至今都能夠很清楚記得那些食物的味道,內心還是存在對美國人的感恩;他說,當時是有貨幣紙鈔的,不過「香菸」也是主要交易媒介、支付工具,所以他7歲開始抽菸,波赫抽菸人口偏多,這絕對是關鍵因素(另一個因素是,波赫本身生產價美物廉的煙草和雪茄)。

除了上戰場的軍人和政治人物,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穿越通過這個隧道,一些有組織的團體和活動,可以通過,不過有時候因為一個團體的成員高達上千人,所以平均而言,不到1000公尺的隧道,通行時間卻需要長達2小時,而且隧道內的環境也不是令人愉悅的,不到160公分的高度,多數的成年人都需要彎下腰來;不寬的通道,自然有沒有走累了坐下來歇會的空間;潺潺不斷的地下水和不見天日,更讓整個隧道相當陰暗、潮濕、寒冷。另外就是黑市可以付過路費給軍隊之後通過,過路費曾經高達120美金一趟。當然也就有一些「有力人士」透過這條隧道走私物品發戰爭財的,這些人幾乎都是現在波赫境內的富商巨賈,大家都知道他們發家的原因,但也莫可奈何。

無關是非對錯,心靈小小受傷的原因,也許是不能接受:充滿希望的隧道,主要功能是作為送軍人上戰場之用。也許是不能接受:充滿希望的隧道,卻是私人斂財工具(雖然也知道這是古今中外,人類的通病)。也許是不能接受:以維持和平為主要宗旨的聯合國救援部隊,在戰爭面前的不作為。總之,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