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火闌珊處–花蓮的舊愛新歡

花蓮舊愛對花蓮一直有著深刻浪漫唯美的記憶。大二那一年的寒假住在花蓮海濱飯店(現已整修,改名為回瀾飯店)的一個星期,幾乎是所有美好的匯集。

每天早上,走出飯店的大門,熱情迎接的是耀眼的碧海藍天,沿著海濱公路走去上課,右手邊是藍到無以附加的海,閃爍著縷縷海濤金光,淡淡的波浪聲,輕輕的在耳邊吟唱﹔天空是透亮的藍,灑上薄薄一層霧光,有時候再添幾筆,勾上幾道雲絲花朵﹔路的盡頭,又是無垠的海,更深靛的藍,同樣亮眼﹔其實三者間並沒有清楚的界線,只知道身旁、眼前與頭頂深淺不同的藍,在不遠的遠處,以極度的和諧,密不可分的融合在一起,完全找不到彼此的界線。 路的另一側,是初春新發的嫩草,綠油油生機勃勃的襯托著嶄新純白的文化中心大樓。每天早上走這一條朝陽大道就是要去文化中心聽寫作相關東西,文建會請了許多作家,有些還是大家偷偷仰慕的呢,從不同的面向跟大家聊聊關於寫作的總總,有些技巧、有些理論,還有對生活文化的關心和觀察。同行的還有幾個好稱文藝青年的朋友,不上課的時候大夥一起散散步、閒談鬼扯也是一種趣味。 那時候路的另一端是高檔飯店亞士都,模糊的記憶裡一直以為它是五星級的,總是想著在裡面靠窗的位置,一邊欣賞著海、天和諧共舞的景緻,一邊吃一頓美味的早餐,是怎麼樣的一種氛圍呢。 舊愛和夢想都是深埋在記憶偏遠角落的一棵種子。 多年後的有一天,思付著跨年的地點,一向只會開帳棚(相似辭是「開房間」,他老婆說的)的學長,福至心靈的說要去一個可以看海、可以吃豪華飯店早餐的地方。幾經輾轉亞士都成為決選,種子好像等到了春天,就要快速的發芽茁壯囉。 歲月沒有放過這個飯店,深夜抵達時覺得他老了好多,還是遠遠望見了海,還有跨年時,海面上上演的煙火秀,然後心裡滿滿的跨年喜悅,甘心入眠。第二天被謝市長的自強活動廣播吵醒,只好起床用餐,可惜這餐也不是夢中的豪華早餐,連咖啡都是桶裝的,只好草草了事;去散個步吧!海依舊是身旁、眼前、天際連成一氣的藍;草依然青翠;甚至步道修的更美更好走了;只是藍和綠之間多了一道灰濛濛的霧,灰濛濛的怪物-砂石專用港,我的心瞬間凍結了,妨彿還要滴下幾滴淚、幾滴血才能抒發那份抑鬱。 這幻滅,真的!好痛!好痛!!花蓮的新歡轉進國家公園吧,至少不會有新傷痕吧。 太魯閣的國家公園裡步道,長長短短、難易不一的健行路徑很多,大夥雄心的要走兩個條簡單吧,當作是新年新氣象的好禮物勒。車子就剛好在白楊步道前停了下來,很好的開始。這條步道只有2公里多,而且一路平坦,是絕佳的散步雅徑。閒散漫步,一邊是奇絶的山,或而高聳入天的絶壁、怪石;或而幾棵、一大片的樹林,也是義無反顧的向天空延伸而去。另一邊是急切而下的溪谷,一灣流水聲勢浩大的奔馳而過,這深山林裡的河流,卻是一點也不平靜,河床崎嶇不平,河道也是任性隨意的彎來扭去,在加上自有章法的出現在河道中央或是岸旁的大石,讓淙淙而過的河水,時而開出朵朵雪白燦爛的浪花、時而濺起幾道飛舞的浪潮、更多的是一路的奔流中,不斷的勾勒出一道又一道美麗的白色花邊。路旁的樹又是自己的風景,來不及變冷的冬天,依然翠綠的夾道而行,在冰冷的巨石和流水間,添上生命的氣息。不經意間,看到地上有幾片紅葉,往綠林的深處望尋,覓得一兩棵等不了深冬的芳縱的楓或槭,兀自的換上新裝,一身的豔紅展現獨特的嬌媚神態,襯在群樹間又別有特色,所以一群人的相機就這樣特寫、遠景的拍個不停,然後2公里的平路我們竟然走了4-5個小時,確實是誇張了點。路過一個美麗的紅色吊橋以後,便是此行的高潮。幾公尺高的瀑布從天邊奔流而下,大概是今冬豐沛的雨量吧,那水聲勢浩大洶湧,十分的壯觀,甚寬的水面爽快乾脆的奔流而下,還不忘在飛奔的途中,不斷的激起一道道美麗的白色浪花﹔還因著山勢要做出幾個美麗的轉彎,像花式是溜冰,總有幾個高級動作,才能更顯精采,山壁上豐沛的水流像一匹細緻的絲綢,從天空鋪陳而下,還輝映著陽光而閃閃發亮。就著這美麗的水瀑,還有原木質樸舒適的觀景平台,小坐片刻,補充一點能量,心中有了飽飽的滿足,和小小的幸福。新年,由這樣的饗宴開始,一年必當精采吧。PS:楓葉和最後的瀑布是曉玫的作品,其他照片是ERIC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