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火闌珊處- 溪頭新曲

平安夜,難得在週末,好友們又剛巧都有空,怎麼樣也要到山之堐一起共度,可惜,天公不做美,北台灣天氣不佳,有下雨可能﹔中台灣因為合歡山下雪,附近交通大壞﹔南台灣路途遙遠,兩天一夜的行程,恐怕要鞭長莫及了。就以為要無處可去了,但那是不可能的,台灣有老天給的禮物,到處是好山好水,必有消遙處,果然有一位智者說了溪頭﹔另一位智者迅速的訂到了一家民宿我們的好行程就可以啟程囉。

上次去溪頭也已經是大學時代的事了,至於是多久前就不提了。印象中是神木和一灣小水塘叫做大學池,也就是很一般的所謂森林遊樂區,心裡想吸吸芬多精也不錯。民宿老闆卻驕傲的建議我們附近有幾條步道,有瀑布可以賞,很值得去逛逛。不想看到很多的人頭,小氣病復發,所以採納老闆建議,賞瀑布去耶。

(德興瀑布)

近的是德興瀑布,停車後潺潺流水聲,便已輕輕在耳畔吟贏唱﹔步行片刻,溪水輕盈的從面前流過,有一點落差的河床,河水激盪出一層層的白花浪階,已有瀑布的架式﹔繼續向上幾步,一線淨白水柱,從數公尺高的天際,乾乾脆脆地絕塵而去,不寬的水柱,高聳的峭壁,讓那水更顯義無反顧、氣勢雄壯。這個藏在山谷裡的瀑布,像是一個等待探詢的秘密,悄悄走進以後,看到答案心理會有一股如獲至寶的喜悅,而山谷裡瀰漫的水氣,好像對這股喜悅有昇華或是促進的功效,深吸幾口,身和心增添幾分雀躍。

另一個小半天瀑布,就更顯幾分神秘。相同山路反覆來去幾次,就是見不到進入的步道口。問過千百路人之後,終於覓得芳蹤,不過一踏上佈道卻是一陣驚喜的歡呼,剛剛的百轉千折的委屈也都值得了,因為相迎的歩道是一條舖滿紅色小花的林蔭小道,走近一瞧,發現滿山遍野都是小鳳仙花,翠綠鮮嫩的葉子,映襯著一朵朵顏色或深或淺、或紅或粉的小花兒,滿山坡的有些喧囂,卻讓小徑有一份特殊的雅緻。

來不及讚嘆完小徑的美,已經見到一灣清水,掛在對面山山壁上,遠遠的小巧,想見它的氣勢磅礡。然而小徑卻在眼前嘎然而止,只見蔓草叢生、樹林橫陳,再次反覆尋找,就是找不到一親芳澤通道。忽見一築路老伯,向前問路,他告訴我們就是這一條不像路的路,直直給他走下去就對了。

有了老伯的話,加上對瀑布的渴望,硬著頭皮,走吧!接下來的路,瀑布從心理暫時消失,面對的路是幾近拓荒的行程:路的樣子,偶然、隱約、間或出現,比較多的時候是從一片小草、灌木叢中介然行之;不知過了多久是一段碎沙和石子構成的黃土坡,急切而下;意外穿上的登山鞋開始發揮功能,也貫進一堆細沙;有一個點更是兩棵巨木不偏不倚的橫檔在前方,要縮著身子從兩樹的間縫中,攀爬而過。總在要放棄的片刻,耳邊會傳來涓涓溪水聲,勾引我們重新振作,重新出發。


(這可不是耍猴戲,而是只有這一條路可以爬過去)

也不知道是放棄了幾次,終於看到一段河床在路的盡頭開展。清澈透亮的河水,是山裡才得以見到的久違致友,嘩喇嘩喇不段輕盈高歌的樂曲,是對我們盛情的歡迎,也顧不得瀑布仍未見到,大夥有志一同的放下背包,吃起東西來了。挑了河床中央的一塊平坦的大石,爬上去:暖暖的冬陽曬到身上﹔洶湧的河水朝我滾滾而來,又滾滾而去,一路還是不忘吟詠歌誦高歌;而群山蒼翠的在身旁環繞,不知怎地,就有了一種自在和釋然,大概是所謂回家的感覺吧。

(凡夫出紅海拍到的小半天瀑布全貌)

那個一路引我們而來的不瀑布過了好久,才又從心底浮現,不過好像不是那麼重要了。吃東西的時間,眼睛才有空開始搜尋瀑布的芳蹤。很慘忍的發現一個意外,沿著河竟然去不到瀑布的跟前,除非爬過那斷成幾階樓梯般的河床,一路走來已經力氣放盡,又舒服的賴在大地懷裡的我們都放棄了再次拔山涉水的念頭。可是凡夫卻是非一探究竟不可,擺出一付摩西出紅海的姿態,撐路旁竹竿做的柺杖,就涉水爬上斷了的河床,往看起來深山的方向消失了。只能說,大家看到他拍回來的照片,開始對自己的偷懶扼腕不以。

回程的路上,向築路老人道謝,順便聊兩句,竟有驚訝的發現。原來在馬路邊搭了一個工寮,用撿來的柴火,在工寮邊煮食過日子,工寮裡除了幾件簡單的衣服和棉被沒有其他東西,工寮甚至因為921地震而震成了平行四邊形,這位老先生並不是受政府雇用的築路工人,他只是退休以後,因為喜歡山裡的空氣,山裡的景緻,想要把這個景緻與世人分享,所以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在這裡開路,用愚公移山的方式,就這樣一鑿一釜的開起路來了。臨告別前,他還熱情的邀請我們明年春天一定要再次來訪,到時候路就修好了,可以輕易的走到河邊,不用剛才那樣拔山涉水的。

怎麼說呢?對這塊土地有情的痴人,看來也不少吧。

(傳說中的平行四邊形小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