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的天堂

車子一開進飛利浦島,馬上就可以看到遊客中心的指標,而且不論對這個島多熟,多數的人還非得去一趟不可,因為看企鵝下班的門票就是在這裡販售的。不過既然這個島是以旅遊為主要收入,行銷技巧當然也是很專業的囉,親切的服務人員一定會建議你買三合一的套票,除了看企鵝,還有無尾熊保護區和一個中世紀的花園﹔最後再建議你加碼一張房東太太說的,比較好位置的企鵝觀賞區的升級票。



我要當無尾熊

無尾熊簡直就是澳洲的代表了,既然來了是一定要看的。不過澳洲境內各省對這個嬌客的保護措施,並不相同,有些地方甚至還提供幾隻給你抱抱,順便拍照勒。可是這裡是不行地,他們相信應該讓無尾熊維持自己最原始的生活狀態,人類不應該加以干預,所以這個保護區建起了一道在半空中的步道,讓遊客剛好路過有無尾熊棲息的樹下,用不會太遠又接觸不到的距離來欣賞她。

於是我們繞著一棵又一棵的樹,來尋找牠們的芳蹤。果然就像是輪值日生還是站衛兵一樣,每一棵寫著這裡有無尾熊的樹上,就可以找到一隻在上面。問題是不管是哪一隻,每一隻都睡的十分的香甜,簡直是口水要流出來了,不管有多少人站在牠身邊一公尺不到的地方,大聲的交談、喧囂,牠都以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的姿態,繼續沉沉的睡著。

後來才知道,這種可愛的小動物一天要睡滿20個小時才可以﹔而且之前房東介紹尤加利樹的時候,也說,這動物不但只吃尤加利樹,而且只吃少數幾個品種,挑食的功力比我還要高強數百倍呢﹔害我突然很想便成無尾熊,可以光明正大的白天睡大覺,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挑食,真是太幸福了。



好吃的塘鵝

讀資料的時候,發現澳洲有這種大嘴鳥—塘鵝(Pelican),就想來去欣賞一下他的風采,可是資料上說牠在一個叫做入口(Entrance) 的地方,並不在此行的路線上,只好放棄。就在凡夫跟遊客中心的小姐為了一堆門票奮戰不已時,看到遊客中心竟然賣塘鵝的紀念品,莫非這兒也有,趕快問一下服務人員,她輕描淡寫的只說,每天早上11點、大橋邊就有。心想這不是野生的嗎,難道還是家裡養的,跟溜狗一樣,可以定時帶出來散步勒。

第二天一到橋邊,當下就明白了,為什麼服務人員可以這麼篤定塘鵝會準時出現了。只見有工作人員,帶了一大堆的魚,出現在岸邊,塘鵝就從四面八方陸續飛來,大大的翅膀、一大群一起張開幾乎要遮去半邊天了,有的還是游泳而來,不論如何,紛紛上了岸,乖乖的排出集合隊形。簡直像是排練過的舞群,工作人員或高、或低、或是一隻、或是一把的以不同節奏把於丟出來,而塘鵝也依著節奏,或是單隻飛起、接下﹔或是一群一起開口接住不同方向飛來的﹔或是蜂擁同搶一隻﹔像極了是一場舞蹈表演,姿態萬千、卻美好﹔不過有一件事卻是一致的,就是這些塘鵝一接到魚,都是一口吞下,絲毫不拖泥帶水,當然也不細嚼慢嚥。

原來是用食物,把這些大鳥的出現都訓練成反射動作了,這樣算不算干擾他們的原始生活勒。


(這不是我的孩子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