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鄉的孺慕

澳洲之行,這是最讓我動容的一個人、一段感情。

那一天在雪梨市區「健腳」,走的有點累想偷懶,看到路邊有一家看起來規模很大的戶外用品店,想說進去逛逛、吹吹冷氣吧!一進門就聽到廣播,店內的表演廳即將有一場免費的表演,歡迎參觀。免費的表演?!大概又是變相的促銷吧,心裡並沒有期待,不過可以坐下來歇歇腿,就去瞧瞧吧,完全沒有想到會遇上這樣的感動。

這是一場典型的One man show,只有一個表演者,獨撐全場,表演的主題是澳洲的原住民樂器和音樂。用已經預錄好的背景音樂、準備好的風景影片投影,配上他的演奏、手勢,和手勢在畫面的投影,我被帶回到了澳洲的原鄉,看到鷹高空飛翔盤旋過紅土地、看到袋鼠跳耀奔跑過叢林曠野、聽到野生動物的梟鳴、聽到大地的吟唱,我感受到大地豐沛的生命、陣陣的呼喚和一種對那些生命的渴望,原諒我、我寫不出當下的感動和感受。

這個表演者,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16歲以前和母親住在雪梨,和所有現代都市裡的小孩完全一樣,一樣的生命軌跡、一樣的生命期望。16歲那一年第一次回到原住民父親的故鄉-澳洲的北領地,被祖父的音樂感動。重新開始認識自己的根,學習屬於自己的文化。用自己的身體,簡單原住民的樂器,原住民舞蹈,去體驗和感受與自己土地的關係、感動。

然後他立志要把自己原鄉的瑰寶分享給世人、並且傳承和發揚。所以他願意每天一個人在這個地方,演出4─5場相似的表演,讓世人、讓來到這裡的全世界的觀光客,也可以體驗他所擁有的原鄉感受。這樣的演出,主要收入是觀光客給的小費和賣出去的唱片,經濟上並不充分,他願意不斷的這樣做、而且用心的作,應該就是那份血液裡的孺慕之情吧!

如果16歲還能夠被掀起,對自己土地的渴望、孺慕和激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