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突尼西亞的窗

從突尼斯登陸

之前提過,台灣是沒有直飛突尼斯的飛機的,離開台北之後,先在要到曼谷轉機,然後飛義大利羅馬,最後才轉飛突尼西亞首都突尼斯。因為不是王公貴冑所以飛機不會剛好都在停機坪上恭候大架,因此每次轉機3-5個小時以內的等待都算是:福氣啦!還好「有錢國家」銀行白金卡,讓我們不至於露宿機場,可以去貴賓室小食、小憩一番,不然這將近30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真的是可以殺人啦!
好不容易在突尼斯機場落地,一心只想回飯店睡大覺,沒想到並不能直接出關,還是要辦落地簽證,打電話給代辦的當地旅行社人員,他只說等一下馬上來,這時神奇的事情出現了,這位老兄竟然在警衛的目送下,直闖海關進來為我們交涉簽證事宜。

原來「已經」辦好的簽證,深鎖在機場簽證處櫃檯的櫃子裡,這個開礦挖掘的動作大概就耗費了數十分鐘之久,然後還需要數十分鐘才能夠完美無缺的貼在我們的護照上,接著,另一見神奇的事情又發生了:旅行社人員竟然不甚隱蔽地將幾張錢放入了簽證人員的手中(賄這個字常聽說,親眼見到還是心頭一驚),然後簽證人員帶著已經貼好簽證的護照消失了,在場的人也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已經累到快要抓狂的我,只好開始在附近跳來走去,以免最後的能量衝到大腦,做出什麼難以收拾的事情。

折騰了兩個多小時的之後,護照又回到我的手上,旅行社人員帶著我們快速通關,直奔停車場,短短幾分鐘的路程,總有好心人幫我把行李擡上搬下,心存感激正要誇說這國人民的紳士、禮貌,卻見旅行社這位先生不斷的揮開他們,甚至接過我手上的行李,這才明白這些人只是為了要賺一點便宜行事的小費而已。



沒落的五星級飯店

車行在寬敞的馬路上不到數分鐘,就抵達我們預定的五星級飯店(不是我敗家,是因為這和簽證是同一個套裝,加上有公司出錢所以就..)。因為知道這個飯店已經有很多年歷史了,加上又是在開發中國家,本來就沒有奢華的幻想,只能說很難接受它是這樣的落魄(也許有想到啦)。

像是走進以前那種幾百塊一晚的賓館,沒力的燈光照的一室的昏黃,不要以為這是現下流行的臥室間接照明,它真的只是因為燈具老舊所以昏黃。浴室裡斑駁的瓷磚、牆上地板的污漬,再再說明了他的歷史。

差一點以為突尼斯的五星飯店都是這般的破落,不過邀訪我們的老法,請我們在城裡的另一家飯店用餐,一進去氣派豪華的大廳,光鮮的家具、裝飾,加上服務生親切有禮的態度,加上一些高級飯店該有的泳池、餐廳等設施應有盡有,終於明白,平平都是五星,新舊還是差很多的,個人之前有過這樣的經驗則是在中國大陸,選飯店要看年份(跟酒一樣)這個法則在這裡還是通的。



神奇的明信片

將離開突尼斯的最後一天,一早去逛突尼斯的舊城Medina,這也是當地人和觀光客的購物去處,不過因為賣的東西都是一些塑膠加工製品、仿冒的衣物(有一點像是上海襄陽市場的感覺)除了顏色鮮豔多樣的調味料,很真是引不起太大的興趣。倒是在賣明信片的小攤子上,看到一幅美麗的風景:精雕細琢的馬賽克拱門,輝映著「幾顆洋蔥頭」(清真寺圓頂的暱稱),跟小販一問這一景竟然是在附近,於是買下了這張明信片(小販還熱情的順便賣了我們幾張郵票),一路問人尋找圖中景緻去了!

不會阿拉伯文、法文的我們,用明信片問路,結果來到了圖中的清真寺。褐黃接近金色的建築,用美麗的連續拱門撐出四面牆,和一個寬廣的中庭;這個褐黃色調框上白邊的塔樓竄入藍藍的天空中,也是一種雄偉的氣勢。可是獨獨不見圖中的馬賽克拱門,心裡也覺得這兩個建築似乎不應該長在一起。

再次問了清真寺裡的工作人員,他遙指對街的一家商店,我心想難道是在他們家樓上?前去一問,果然沒錯,老闆也很大方的讓我們上去參觀他們家的頂樓,只是每人收費2元突尼西亞幣(大概是台幣60元),一邊收錢、一邊招呼我們上樓、老闆還一邊哭窮,說他有2個老婆10個小孩要養…(這種事也可以拿出來哭喔)。不過神奇的是,他們家的頂樓陽台,還真的是用馬賽克構築了一個美麗的空間,而且看樣子就是閒置在那裡,並沒有其他的用途,大概這房子在多少年前,也是一戶富裕人家的房子吧!

逛累的我們,回到飯店的咖啡廳,喝點東西、歇歇腿、準備等一下就要離開這個城市了,順便寫剛剛那張明信片給自己。因為是渡假,只帶了小部分的大腦出門,喝完咖啡、付完錢、起身,啟程離開這個城市。很多天以後和凡夫突然想起,我們竟然把那張寫好、貼好郵票的明信片遺忘在咖啡桌上了,扼腕啊!這麼有紀念意義的一張明信片,還有我唯一買的突尼西亞郵票,唉!唉!唉!真是忍不住要連3嘆了。



老天爺大概聽到了我的嘆息聲,就在繞完以色列回到台灣的幾天以後,這張明信片竟然躺在我們家的信箱裡,真是一份意外的驚喜和禮物,一定是好心的工作人員幫忙把它投入信箱了吧!由此推論,這個國家的人民真是善良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