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突尼西亞的窗看見地中海的藍與白

自從Justin的「我的心遺忘在愛琴海」,藍與白的協奏,深深的刻印在許多流浪的靈魂上。還來不及去希臘,卻在Sidi Bou Said遇見了這美麗的詩篇。
Sidi Bou Said還沒看到有人翻譯,看來可以大顯身手一下囉!這個地名的讀音剛好等於台語的:「死豬沒洗」,不過如果這樣翻,我的氣質煙消雲散就算了,萬一當地人知道被翻譯成這樣,不派人追殺,至少會禁止我入境吧(陳同學有補充,她覺得這個比較貼切,因為她認識的突人不愛洗澡)。還是翻一個唯美浪漫的名字:「西堤瀑雪」好了,這樣應該比較貼切吧!一走進西堤瀑雪就有意外的驚喜:淡淡的清香,輕輕的飄來,十分提神悅人的味道,這是橘子花的香味。原來這個小鎮的行道樹全部都是橘子樹,神奇的是黃澄澄的果子已經把樹枝拉的低低的了,可是滿枝頭依然開滿了優雅的小白花,一大排嫩綠葉、鮮黃果、典雅白的樹,沿著小路蜿蜒向上,光是這一幕就已經足以令人心曠神怡了。聽說過西班牙也有這樣以橘子或是柳橙為行道樹的小鎮,可惜上次去的時候季節不對沒有遇到;反而是去華陶窯的時候遇到了「柚香小徑」,現在又遇到「橘香小鎮」看來我的鼻子今年也很有旅行的福氣喔!有點像是九份的地理位置,西堤瀑雪也是一個從海邊陡升的山城,不過景色卻是很愛情海,從車站出來,迎面就是無盡的白牆藍窗、門的建築,往山上走去,沿路家家戶戶也都是這樣的景緻,終於體會了簡單的藍與白,可以構築出美麗的街景。細細品味更可以發現同樣的藍白每一戶人家又有不同的詮釋:有些只是在藍色的門板上,用圓頭的小黑釘子,就可以排列出各家不同的圖案;有些還請出土黃的花邊,簡簡單單的襄上幾道,就是巧奪天工的圖案;更精細的設計,則是把阿拉伯或以色列人傳統的馬賽克技巧加以發揮,構築出自家門口最美麗的圖畫。光是這些門就殺掉了數位相機無數的記憶體(還好我有巨無霸隨身硬碟) ,也讓步行的速度變成時速500公尺。最有趣的是當洋蔥頭(我對清真寺的圓頂的暱稱)也變成白色的,很少見吧,好像一朵朵的雲飄浮在藍藍的天空裡,很特別喔!山坡上的咖啡館走到山坡頂上,也該是歇歇腳的時候了,遇見一 間美麗的餐廳,看見他門口掛著的3根叉子圖案(註1),應該同時說明了他的美味及身價,摸摸還很飽的肚子想想就算了!倒是路旁這家咖啡館,因為他絕佳的視野,變成了我們歇腳的好選擇。依山勢而建的咖啡館,沒有室內的座位,只是在矮牆邊,放上幾張坐墊就是咖啡座了,高高低低又有點迂迴的構建出不少的座位區塊,有些有個牆角或是屋簷可以遮陰,有些則攏罩在太陽的金光裡,這天30幾度高溫的午後,連一向愛曬太陽的我,也選擇了陰暗的角落;不過這些金光裡的角落倒是視野一級棒,可以俯瞰整個西堤瀑雪的港口,美麗的帆船沐浴在波光閃耀的藍色琉璃裡。另一頭,則可以看見翠綠的山坡上,一兩戶白牆藍門的房子,也是風景一幅。我一向喜歡姊啊的土耳其咖啡(註2),阿拉伯咖啡和他是遠方親戚,在這樣的美景氛圍裡,正適合來上一杯。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喝,已經忘了那個滋味,當我第一口喝下這個裝在玻璃杯裡的黑水,差一點就順勢噴出:簡直就是咖啡豆磨碎泡水,在灑上半公斤的糖,真不知如何吞下。凡夫倒是喝到津津有味,害我不禁懷疑是不是我的味覺有問題了。還有一項新鮮的東西就是,很多客人在這裡抽一個叫做水煙的東西,一個像是小燈塔的東西,大概茶几的高度,接一根管子就可以吸了,邊吸還邊打開上面的蓋子,往裡頭加水,很是怪異的東西,不過吸的人都理我有點距離,加上是戶外空間,所以沒吸到二手煙,也就不知道味道如何了。這家店美,服務生也是帥帥的、有點粗獷又很熱情。在我們休息夠了要離開之際特地找服務生幫我們拍照留念,先是幫凡夫和我拍合照,他逗我們笑到臼齒都要露出來的瞬間按下了快門,就在我們一邊道謝一邊要走過去接過相機的剎那,服務生鬆開了手,我的寶貝相機呈自由落體狀,向地板狂奔而去,凡夫和我同時伸長了手並且發出尖叫聲,全場的人都轉過來看我們,就在正要心碎的片刻,相機在離地幾公分的高度,瞬間停住,我們抬起頭來看服務生,他臉上露出了淘氣又得意的笑容,一手正緊握著相機的背帶,全場則報以熱烈的掌聲,凡夫和我鬆了一口氣,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玩完這一手,換我邀他合照,那當然是換凡夫掌鏡囉,服務生倒是很大方一口答應,在我身邊坐下來,擺出燦爛的笑容,然後就在要按下快門的片刻,很熱情的一把摟住了我,這老豆腐也有人要吃喔,不過鏡頭後的凡夫,眼裡有兩台機車閃過。沸騰的足球城市那天出了西堤瀑雪的火車站,發現整個城市很安靜、沒什麼人煙,心裡正覺奇怪之際,發現人都在PUB裡,不會吧大中午2點多就開始喝酒,這個國家的人民會不會太墮落了…..,後來我想到了,這個法屬殖民地,應該有歐洲人的嗜好-足球。果不其然,該地當時正在打一場重要的足球賽,所有的人都全神貫注的擠在最近的一台電視前。幾個小時之後,當我們逛完正要離開的時候,一隊車隊不斷的在街上迴繞遊行,音響開的超大聲,還猛按喇叭,敞開的窗戶不停的揮舞著旗子,也不管我們懂不懂,對我們大聲的尖叫歡呼,猛比勝利手勢。凡夫和我又有了新的疑問,到底是誰和誰踢球、又是誰贏呢、這場比賽到底有多重要呢?不解!倒是街上恢復了生機,人也多了起來!那天晚上回到飯店,問了櫃檯會講英文的人員,答案是那一天好像是突尼西亞的職業盃決賽,贏的是突尼斯的一支球隊,難怪整個城那麼興奮;不過輸的是同一城的另一支球隊,啊!這可不可以叫做地鐵大戰勒?!註1:在突尼西亞,很多餐廳門口都有掛著這樣的有叉子的小招牌,根據我猜測的意思應該是觀光單位推薦的餐廳,而且叉子越多應該越好,當然價錢也越高了。嘗試過其中幾家,果然是味道很不錯呢,服務生的態度也是一級棒喔。有懂法文的朋友幫我看看招牌裡的這些字,如果我猜錯了請告訴我囉!註2:那一年姊啊(我在英國的學姊)從土耳其玩耍回英國,帶了一大包的土耳其咖啡,她常常用鮮奶加上幾大匙咖啡粉,煮上一鍋分享,我喜歡那濃濃咖啡和奶香中,隱隱含有的一點點米漿香氣,總暱稱這個咖啡叫做「米漿」,不知道是不是離鄉在外的我,一個鄉愁的缺口,對這個味道總是迷戀不已,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晃到姊啊家,要求來一杯,然後所有的可詛咒,就會煙消雲散了。更多的照片,請見:http://photo.xuite.net/betty.eric(Betty 拍的)http://tw.pg.photos.yahoo.com/ph/echou_sc/my_photos(Eric拍的)
http://tw.pg.photos.yahoo.com/ph/echou_sc01/my_photos (Eric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