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突尼西亞的窗看見地中海灘上的無為


這還真的是第一次跟凡夫出國開會,不知道,其他的太太們跟老公出國開會,會議進行的期間她們都在做什麼,而我的第一次是這樣度過了。
會議安排在突尼斯往東南約需4個小時車程的一個渡假村,在「瑪迪雅」(Mahdia;讀音大概是「媽的啊」)小鎮外。說是渡假村,其實更像高級養豬場,住進這裡大腦就可以關機休息,憑著一進門飯店服務人員為你帶上的塑膠手環,就可以在裡面不斷的吃吃喝喝,完全不用另外付費。這個渡假村有很大的一片泳池區、也擁有一段自己的海灘。

這裡多數的人就只是單純的在泳池畔煎魚(註1),而且是上半身全空的那種,因為全空所以角度和姿勢就很重要了,絶對不能輕舉妄動,不然一個不小心走光,可是會傷害路人的眼睛的,隨然泳池很美、沙灘很美,但似乎沒什麼人游泳,連到沙灘上煎魚的人都相行少數了。煎魚之外,渡假村每個鐘點都為老人小孩安排了不同的遊戲,年輕熱情的工作人員,會帶領大家玩個盡興。
進村子的第二天一大早,凡夫就拿著筆記下樓去開會了(真搞不懂這些法國人要開會,幹麻這麼辛苦把一堆人弄這種地方開會,只能擁暴殄天物來形容),雖然老法有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會議,談的東西我也不是沒興趣,但一想到出來渡假還要用大腦,就放棄了。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這一天半的時間要如何渡過呢?
因為大腦關機,所以不想一個人大費周章的坐車、找路什麼的,辛辛苦苦的跑到城裡去看也不知道要看什麼的東西,還是慵懶一下吧!再者每次出國都有一點趕業績的心態,忙著看這個、找那個、趕行程,還真的沒有試過在一個地方,什麼都不做就是曬曬太陽、放空,那種傳說中的無為而治的渡假方式呢!好吧!就來煎個魚吧!換好泳裝、塗好房曬油、帶上我的小說(白色巨塔的中譯本)、還有水(真是多餘,池畔吧台的飲料是無限暢飲的,根本不需要帶水);心想泳池到處有,還是去難得遇見的地中海邊,吹吹海風吧。

服務生很有禮貌搬了一把躺椅跟在我身後,親切的讓我自己挑選地方、舖好座位,然後就離開了。以自覺最優雅的姿勢躺下,準備開始我的無為,這時發現身邊的女士們(其實阿桑居多),衣服一個比一個單薄,也不管全神起伏的肉濤,紛紛都只穿著簡單的兩小條布,相行之下,姑娘我的身材漫妙多了,卻穿著近乎連身的泳裝,宛如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小女孩,就是一個「聳」!這怎麼可以,二話不說上樓更衣,兩小條布是吧!我也是有的!而且保證是布包肉,絶對不會肉夾布。 

再度回到沙灘,才準備坐下,帶活動的服務生朝我呼喊,邀請加入他們的活動,他在帶著一群阿公阿媽要開始玩沙灘保齡球呢,問題是我跟他們年紀也差太多了吧,輸了可恥、贏了也不光彩啊!只好禮貌的搖頭,就再這時,那服務生竟然朝著我的方向大喊:爸爸媽媽們到這裡來玩吧!我的眼睛瞬間射出兩道殺氣,服務生趕緊低頭,放棄對我的騷擾。

終於可以舒服的躺下來,天空晴朗的不像話,太陽照耀的整個大地都在金黃色的光譜裡;配合著波浪的律動,海面閃耀的光芒也起伏著;四周圍好安靜,就只有潮水輕輕拍打的樂章;思緒也輕輕的浮起在醒與睡之間、實與虛之間、真與幻之間,其實應該是什麼也沒有,只是不斷的有東西從腦子裡流過吧!而這流過的東西,沒有喜、怒哀、樂的感覺,就只是點點金光的閃爍!
突然間,一個寒顫抖醒,天啊!這般接近正午的艷陽怎麼曬不暖啊!把座位從洋傘底下移出來、還披上長袖上衣,可是只要風一起,就是一個寒顫,我的無為還是到此為止吧!

(這是飯店沙攤旁的沖洗台,也很有阿拉伯味吧!)
註1:煎魚,就是躺在太陽下曬太陽,把皮膚曬黑,因為通常抹了很多油、身體也會正面、反面的翻個幾次,以求曬出均勻的顏色,故虐稱為「煎魚」。很多女士還為了怕曬出泳衣或是小可愛的印記,會在躺好之後把衣服的肩帶放開,所以當然不能亂動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