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州的地中海SPA


那天在飯店看到有SPA的服務,問了一下價錢,跟台灣差不多,凡夫怕我一個人在飯店晃蕩無聊,也鼓勵我去試試,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從命囉!

在預定時間來到位於泳池畔SPA中心,工作人員對我的出現感到訝異,看來行政效率似乎不是很理想,預約單好像沒有送到接待櫃檯來,不過服務小姐反應倒是迅速,馬上準備好需要的東西(所以預約好像也不是必須的),親自領我到更衣間,指導我把所以有的衣服脫掉,可以留下小褲褲,然後披上提供的浴袍就可以出來了。

服務小姐不多話,幾個簡單的英文單字,就清楚說明該怎麼做,然後點頭離開。才換好衣服,鎖好置物櫃,才準備要開始擔心下一步要做什麼,服務小姐已經出現在門邊,等著要帶領我展開今天的地之中海SPA之旅囉。首先到淋浴室,一個瓷磚砌成大的檯子在裡面,入門口左手邊是另一扇門,右手邊才是兩間一般的淋浴室,小姐拿了一小盆青綠色泥漿狀、有點是肥皂泡在水裡有點糊掉的東西,好像是要我用那個東西先洗個澡吧!就在小姐拿下我的眼鏡,脫下浴袍的時候,突然一個赤裸裸的男體路過我的眼前,還來不及回過神,已經走入另一間淋浴室了,這才想明白這個SPA中心男女是共用的,哇!這個阿拉伯國家,竟然也有這樣開放的一面啊!心裡不免抱怨小姐幹麻這麼快把眼鏡收走,害我都沒看清楚這個男的到底帥不帥勒?
洗完澡,直接光溜溜的被送入淋浴室對面的蒸籠室,應該是要先蒸一下吧!這是一間馬賽克瓷磚拚貼四面牆及地板的房間,非常的有阿拉伯風味。一走進裡面,蒸氣飄的整個屋子煙霧瀰漫,空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特殊香氣,應該是精油或是香草的味道吧!有3-4個男女已經坐在裡面了,裊裊的蒸氣人伸手不見五指,還是沒看到這些裸男、裸女究竟美不美,帥不帥。這才想通,這樣的環境下,大概誰也沒看清楚誰吧,所以當然不用男女分開囉!
也不知道蒸了多久,身邊其他的客人一一被叫出去了,正當要開始不耐煩的時候,服務小姐來把領出去,趴在剛剛進門就看到的大檯子上,小姐然後帶上粗粗像菜瓜布的手套,開始徹底的搓揉我身上的肌膚,這個有很像是上海人的擦背(上海老師傅用的是毛巾),身上的老化角質(台語說的"先")就被一條一條的搓下來了。一會兒功夫,坐起身來,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圈黑黑的屑屑框了起來,可是摸摸自己的皮膚卻是前所未有的滑溜呢。
冲過水之後,服務小姐在身上,塗了薄薄一層灰色的泥巴(那剛剛不是白搓了),再送入蒸籠。這次蒸氣變小了,裡面也沒有人了,窮極無聊的看著汗慢慢的貿出來,形成小河流,流過、切開身上的泥巴(原來河水侵蝕山脈的作用,是這樣運作的啊)。身上的的泥巴被汗水切割成了複雜的網路,自己好像變成了龜殼花。突然!一陣猛烈的蒸氣狂噴而出,1-2分鐘以後停了,霧散了,美麗的服務小姐又出現了!
再次沖完水之後,終於被帶離開了這個蒸煮多次的房間,來到一個雅緻的小房間,有點像是傳說中,喝下午茶用的茶室那種氛圍的房間,幾張躺椅擺在裡面,一位長相斯文、身材適中,有點像是麻雀變鳳凰裡的李察基爾那種神韻的中年男子,已經在裡面休息,很有禮貌的跟我點頭、打招呼,這該不會是我剛剛看到的裸男吧?
可能是汗流太多,來不及坐下來,先倒了一杯桌上的飲料猛喝幾口,不知道是放了鹽,還是喝到自己的汗水,總覺得鹹鹹的。終於躺下來了,正面對一扇占了整面牆上半段的大窗,窗的正中央是一株盛開的大花漫陀螺,白色的花垂掛著;窗的左邊,則是爬滿了的九重葛,翠綠的葉襯著好看的紫紅花;窗的下緣,則是滿滿一排綠綠的葉,點上朵朵的黃色小雛菊。這幅窗景,簡直就是一幅畫,一幅夏日午後庭園的寫生。躺著躺著人也跟著慵懶放鬆了。
就在要進入夢鄉的剎那,又有服務小姐站在面前,這次是要去做按摩了。

按照指示在按摩床上趴好,馬上就感覺到一雙沾了油的手,從腳指頭的指腹處開始動作:不同於台灣或是東南亞的按摩,既沒有捏、掐、按,也沒有推、拿,就是單純的用指腹不斷的畫圓圈,然而在簡單的畫圓圈中,又可以感受到指腹傳來堅實穩定的力道,這個力道彷彿把身體底層,許許多多的不舒服、不如意都一把抹去了,還有其他的不安、不滿足也都得到了撫慰。按摩的小姐相當仔細,幾乎沒有一吋肌膚放過,翻過身,連頸部、臉部、耳朵到頭頂,都一一照顧到了,很誠懇一點都沒有苟且的撫過,唯一的不同大概是在不同的部位,所畫的圈圈大小有所不同而已。一個小時的按摩結束,好像是在媽媽懷裡,安生的睡上了一覺的小Baby,全身既放鬆又舒服。
SPA中心的服務小姐,態度都是親切又溫柔的,而且非常的自信專業,每一個都會問你他們服務的成果:「很棒對嗎?」我通常也都是只能愉快的點點頭囉。 
(想看SPA的照片嗎?嘿!嘿!嘿!…………當然是不可能啦!連衣服都沒穿,怎麼可能帶相機!還是看看風景照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