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上帝的小費


進旅館昏迷了幾個小時之後,小蟹子終於變成一尾活龍,趁著太陽還沒有下山,天空還很晴亮,繼續到處亂逛囉!這一區地名上叫做「錫安山」(Mt. Zion)。這個不在舊城範圍內的區域,和高雄的那個錫安山也沒有什麼關係,不過都是基督徒心中的一塊聖地的,聖經希伯來書裡說:「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 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
 
耶穌被出賣之後,據說也是從錫安山走向刑場,因此這裡有「最後的晚餐」事件發生的那個房間,所走向刑場的路徑,稱之為「受難之路」。因此對相信基督的宗教信徒而言,來此追思、憑弔、祈禱也是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歷史上這裡也是重要的。話說那個最早統一猶太人的大衛王,他的墳墓就是在這裡,對流浪了千百年的猶太人而言,這裡也是他們心目中的聖山,地位大概僅次於西牆,這裡也是他們復國的希望,因此有所謂的「錫安主義」(Zionism)之說。尤其是猶太人建國之後,因為整個耶路撒冷的舊城還在約旦的手裡,錫安山則屬於以色列,因此這裡更是的猶太人精神的依歸囉!


老實說,小蟹子沒有很用功的搞清楚那個「受難之路」到底是怎麼走的,只知道搞清楚方位已經是站在聖母安息教堂(Church of Dormition)前了,會搞清楚是因為長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樣囉!聽說聖母瑪麗亞(就是耶穌的生母啦),就是從這裡駕返瑤池的。
 
沒有看時辰當然錯過了開放時間,只好探頭探腦的想法子拍幾張照片當作紀念囉!大概臉上寫了太多的問號,一位老杯杯,親切的走過來用英文說已經關門了,順便指引我們跟著他去看附近的一些熱門景點,例如大衛王之墓、最後的晚餐室等,在這個羊腸小徑縱橫,路常常莫名其妙消失、又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另一幢建築的屋頂上的街區裡,老杯杯的指引的確讓我們快速的,找到了這些知名的景點,並且有理想的角度拍一些照片。

令人感動的應該是圖中↑的這一幕,在一個建築的屋頂上,看到了三教合一的天空,圖中正中央那兩顆比較矮、比較破舊的是猶太教的建築;右邊和中間那根則是基督教的聖母安息教堂(Winnie告訴我一個撇步,有十字架的應該是基督教的);最左邊那一根則是回教清真寺的喚拜樓(顧名思義,就是叫大家要拜拜的播音塔)。應該可以這樣說,如果這一幕出現在人與人之間,那一定可以領諾貝爾和平獎了!這三個已經戰爭千年以上的宗教,如果能夠像這片天空一樣,安安靜靜的相處,應該對人類和平有很大的貢獻吧!
 
短短一小時不到的時間,在老杯杯的指引之下,很有效率的逛完了錫安山一帶,剛開始導遊的時候,小蟹子以為他應該是摯愛這些文化遺產的老人家,熱情的想要和世人分享這些珍貴的資產,心理還頗為感的。後來他的專業(包含介紹的內容和有點冷漠的態度)讓我漸漸意識到,這應該不是純服務,不論如何付小費是必要的。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話說和老杯杯分手的時刻到了,果然提出了小費的要求,因為心理已有準備,也覺得合理,凡夫很帥的掏出錢包,突然發現這下糗了!裡面只剩下大鈔了,最小面額的一張是50元以色列幣(大概台幣四百吧),想想也還好就給他吧!沒想到!杯杯收了這張以後,竟然指著站的遠遠的我說:「這位夫人也應該付一點小費吧!」(其實我一路都是站的遠遠的,並沒有仔細在聽杯杯再說什麼)好吧!凡夫拿出下一張紙鈔以幣100元(台幣約八百),跟他說了一下,那就兩個人共付這一張吧,把剛剛那張50元還來吧!這時老杯杯一手各抓了一張鈔票開口啦:「這張100元是兩位付我的小費,謝謝啦!至於這張50是給上帝的小費囉!」語畢,就把兩張紙鈔收到口袋裡,鞠躬、瀟灑的走啦!目瞪口呆的凡夫和小蟹子,當場傻眼、反應不過來、也忘了要跟他爭論,就看著他帶著我們的錢走了…
 
一個小時導遊費台幣一千二,真是好賺啊!

飽受驚嚇的我們進到城裡吃了一頓大餐,本來想說可以壓壓驚的,沒想到酒足飯飽的時刻,又是小費時刻,刷卡付了餐費以後,服務小姐親切的提醒,帳單並不含服務費,而且服務費也只收現金,這下又糗了,凡夫口袋裡只剩下不到10元以幣的硬幣和最小面額20以幣的紙鈔。把硬幣都給他,還離10%有一點距離(這位小姐的服務真的不錯啦!),多給他20元又好像有點多,正在我們尷尬的時候,服務小姐開口啦:「不要擔心,我可以找錢給你們」,於是凡夫就把硬幣和20元紙鈔放在收銀盤上,沒想到服務小姐又開口啦:「一般而言,我們小費是收15-20%」,語畢,就收起了收銀盤上的硬幣和紙鈔。凡夫和小蟹子再次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來了…
 
我想,這一天大概是行善日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