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隻眼睛看世界


圖片來源:http://www.ettoday.com/newspic/994/i994666.jpg

想要推薦大家去看張翠容的新書「中東現場」(更多關於這本書的介紹請看),但是推薦這本書又要從白首宮女的當年說起了。

沒有出國唸書前,在美商公司上過班,接觸過一些「外國人」,大體是美國人(而且是白人)、新加坡人、香港人、日本人,和他們接觸的經驗中可以感受到些微的文化差異,但多數的價值觀還是相同的;加上小時候,小蟹子的歷史和西洋地理都唸的不錯(還是應該說考試成績的不錯呢?),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世界觀」是多麼的貧瘠。

真的到英國唸書以後,鬧了很多笑話,才開始發現自己世界觀的貧瘠。

糗事一:有一天跟芬蘭同學聊天,一個男生,竟然也跟台灣男生一樣聊起當兵的種種,小蟹子好奇的問:「為什麼要當兵?」,他用和台灣男生一樣的無奈表情回答:「芬蘭全部的男生都要服兵役啊!」,真是把小蟹子嚇壞了,以前雖然知道很多國家還採用徵兵制,但是一直以為只有台灣男生、以色列全體國民、還有一堆「落後」國家才會採用徵兵制。

無知真的是沒有藥救的!腦袋剛被打了一棍的小蟹子繼續好奇的問:「你們又沒有什麼敵人要對抗,幹麻搞那麼多人去當兵!」;接著腦門又被打了一棍:「有啊!我們有一個老大哥、壞鄰居-蘇聯啊!」對喔!後來才知道,芬蘭的壞鄰居還真不少勒,歷史上還不斷成為著些左鄰右舍爭奪的對象呢!

更多關於芬蘭的介紹 http://hk.travel.yahoo.com/dest/europe/finland/history.html

糗事二:有一天看到希臘同學和塞普勒斯(Cyprus)同學用相同的語言在聊天,講的可熱絡了,好奇的問:「你們講的是什麼話啊?」;同學說:「希臘語啊!」;小蟹子不解的問塞普勒斯同學說:「啊!你又不是希臘人!」;塞普勒斯同學說:「是啊!我們跟希臘可是同文同種,連生活習慣都一樣,兩個國家也比鄰而居啊!」;小蟹子無聊的回了一句:「那你們幹麻不乾脆統一算了!」

接下來的一段話完全超乎小蟹子邏輯可以處理的範圍,在希臘同學的幫腔下,塞普勒斯同學以充滿孺慕之情的口吻敘述著他們是多麼可望成為希臘的一部分,成為同一個國家,他們的壞鄰居:土耳其又是如何的從中作梗,害他們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變成兩個獨立的國家。聽多了一堆什麼愛爾蘭獨立運動、蘇格蘭獨立運動、甚至加拿大魁北克的獨立運動,小蟹子無知的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是想獨立的,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想「統一」呢!

後來才知道塞普勒斯這個地中海第三大島,因為境內有兩個不同種族,因此有很多分分合合的問題無法解決,至今仍處於分裂的狀態,屬於希臘族的南部,已經在2004 年加入歐盟,(當年歐盟還試圖利用加入作為誘因,要求塞普勒斯南北必須統一才能加入),同學當時的說法代表了這部分國人的心聲,這是後話了,當時的小蟹子只是為自己的完全無知感到一陣錯愕!

更多關於塞普勒斯的介紹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1%9E%E6%B5%A6%E8%B7%AF%E6%96%AF

糗事三:剛搬進宿舍的某一天,小蟹子在公共廚房弄吃食,走進來一位素未謀面的室友,當然互相自我介紹一下囉!幾句以後,自然聊到彼此的國籍,室友說:「我來自利比亞」,小蟹子高興的說:「喔!這個國家我聽過」,是啊!這三個字常聽到呢,可是是什麼呢?接下來的幾秒鐘,完全想不起任何一個關於利比亞的事務,辭窮之際,賤嘴竟然隨口說出來一句可能引來災禍的話:「喔!!就是那個愛打仗的國家嘛!」瞬間,好像有人把空氣抽走了、時間同時凝結,室友和小蟹子僵在當場。

所幸,室友還是見過世面的,並不跟我一般計較,只是悻悻然的說:「你們都被美國人洗腦了!」然後就轉身離開了…同居一年多的時間裡,我一直跟這位室友沒有什麼太好的關係,跟這次的對話可能很有關係吧!
也許利比亞室友說的對,我被洗腦了!其實我很少用華人的眼光、台灣人的眼光、甚至是自己的眼光好好去看看這個世界,去看看這個豐富多彩的地球上有那麼多的不同、又有多少的可能性。

如果不曾用心去了解別人、別國的處境,又怎麼呢說,別人不了解我們呢?!

===================================================================================================================================== 
所謂:「讀萬券書、行萬里路」,讀書和行路一樣重要,都可以豐富個人的生命、開啟個人的視野、降低個人的無知指數。小蟹子努力流浪是行路,至於讀書也是一定要的啦!

喜歡記者張翠容的書,因為這個香港出生、移民加拿大、在英國受教育的女子,是華人世界少數親自走過一個又一個的爭議之地,用他的眼光幫讀者看看著些不熟悉的土地,給了許許多多片的拼圖,讓讀者自行拼湊對世界的邏輯。這次去巴塞隆納、葡萄牙旅行,行囊裡帶的的是她的第三本-中東現場。

因為對世界的好奇,因為好友竟然嫁到了傳說中的戰亂之源-以色列,更想要了解,所謂的「以阿衝突」究竟是怎麼回是?更想要知道,就算是以阿衝突,那為什麼鄰近的阿拉伯國家又時有紛爭呢?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敘利亞等國家為什麼又紛擾不已呢?

以前在西班牙南部曾經看到阿拉伯文明留下壯觀的遺跡,這次在葡萄牙更不難發現,摩爾人(北非的阿拉伯人)的蹤跡在這個國家處處可見,想像一下這個族裔曾經的繁榮興盛,大概很難跟現在戰亂的阿拉伯世界、恐怖主義醞釀的阿拉伯世界連結在一起吧!

對於跟小蟹子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想要用不同的觀點也來看看、想想阿拉伯與以色列的朋友,這本書提供了相當多的線索,直得一試。至於答案,還是要自己努力吧!當然這許多的線索,其實也可以拼湊、或是思考母親台灣的現在與未來吧!
 ===============================================================================================================================
張翠蓉在書中提到一種特殊的現象-和平工作團的「人肉盾牌」。指的是西方世界像是美國、法國、德國甚至是日本國民,從花樣年華的青年到已經為人父祖的長輩都有,以個人或是組織的方式,前往戰爭衝突的第一線,例如伊拉克戰爭前的巴格達、阿拉法特的總部、或是巴勒斯坦人的自治區,在攻擊的炮火、或是戰車兵臨城下,舉起自己的護照、以肉身和戰火當局對於這些國家的敬畏,替這些戰火下的人民,謀取一些喘息的空間。

作者曾經感嘆香港似乎沒有這樣熱情的人民。小蟹子則想,如果有台灣人站在哪裡高舉著我們車輪牌,戰火當局會不會因此,多考慮個幾秒鐘呢?!

想到這裡,我的心不免難過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