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禮讚

為了躲避紛飛擾擾的春雨,為了貪圖星期天早晨的免收門票,卻巧遇了聖詩的禮讚!

一到貝倫(Bel’em)目光就被這個大教堂吸引,其實人家是修道院,可是著名的傑羅尼摩斯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onimos)(不知怎地總弄不清這個名字,老想到演007的羅傑摩爾勒!真害!!),這才想起來,教堂逛過不少,修道院這個還是第一個呢!

外觀的雄偉不足形容,光是他的「大」就很叫人震驚,由正面看去,只知道他的城堡式的牆面不斷的像兩邊延伸,可是卻看不清真正的盡頭。即使是穿過馬路,走過長長的廣場,一回頭廣角鏡還是沒有辦法的完整的收入,算了!進去看看吧!

走進大禮拜堂發現,星期天早上的望彌撒即將開始,無所事事就坐下來湊熱鬧吧!這竟然是小蟹子第一次的望彌撒呢!儀式當然是搞不清楚什麼程序,講的是葡萄牙語又是一個莫宰羊囉!不過無知竟然成為一種祝福,彷彿是闖入了一場音樂會,沒有了語言的刻板,只剩下旋律的起舞!

時間行進的某一個準點,大廳裡人聲漸漸靜了下來,另一個聲音緩緩的升起,越來越大聲,原來整個會場的人合唱了起來,柔和而安祥的樂聲,和諧而溫柔的旋律,讓躲雨的慌張、趕路的不安,一一的被撫平了,身上每一根緊繃的神經,漸漸的放鬆;一曲唱畢,典禮正式展開,迅速的轉過幾個場景,樂曲不斷的轉換,那種讓人安心靜氣的旋律此起彼落的進行著;心想該是牧師(或是神父?還是主教?)出場講道的片刻了吧!果然一個穿著禮袍看起來就是主教之類的人出現在講台,全場屏息以待,突然之間,小蟹子一整個傻掉了…這位先生一開口就唱了起來,男高音震撼了整個諾大的禮堂,接著完全是演唱會獨唱水準的演出,看起來是用主教演唱的方式來進行這整場的演說呢!小蟹子不禁要問:現在是怎樣,神學院聲樂是必修課程嗎?還是葡萄牙的主教是要考演唱技巧的?

聽完神父的演唱,也休息足夠了,剛好起身參觀一下這座修道院。

往禮堂後端走去,兩個諾大的石棺像是鎮宅之寶似的,沉殿殿壓在屋子的一角,仔細看才知道,能夠這樣長眠於這個大教堂,有錢、有勢還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要對整個葡萄牙、甚至是人類有卓越的貢獻才行呢,這兩位還剛好一文一武,文的是葡萄牙的大詩人-卡蒙斯(Luis de Camoes),武的是葡萄牙的航海家-達迦瑪(Vasco da Gama),名字聽起來陌生,不過前者是葡萄牙有名的詩人,逝世的那一天-6月10日被定為葡萄牙的國慶日(有點詭異的是竟然是慶祝去世那一天);因為生涯裡曾經流浪到澳門,所以在澳門還有很多他的紀念遺跡(澳門好譯成賈梅士);至於後者,對人類的貢獻就很直接而偉大了,他是第一個完成歐洲和印度之間航行的航海家,這個之後才開來東西方世界的海路往來。

這座傑羅尼摩斯修道院是16世紀(1502年)為了紀念這位航海家而建立的,前後花了70年的時間,可以是葡萄牙海權全盛時期的代表作,更是著名的葡萄牙建築-曼努埃爾式(Manueline)建築的代表,因此也理所當然的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保護囉。小蟹子對建築學派沒什麼概念,但是在這個修道院裡逛卻是驚嘆連連,它有漫漫長廊、迴廊,長廊頂上還有拱行的細緻線條,牆上有馬賽克拚花還有許多美麗的雕刻;還有大片大片的雕花窗門,真可是說集雄偉與精緻於一體的一個建築呢。

不過最有趣的是,我們竟然發現,它的後花園裡,養了一大群的鵝,不是天鵝喔,就是一般食用的鵝,好奇的問門口的管理員為什麼有養鵝,可惜語言不通,沒問出個所以然。只是那種經典名勝與鄉下人家兩種畫面重疊的場景,還是滿好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