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驗紐西蘭

親愛的,我們回來了,從紐西蘭回來了!

先跟大家拜晚年,祝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都好、生活精采豐富。

這個長長的九天年假,依照慣例,凡夫跟小蟹子溜到紐西蘭的南島避年去啦!我們有一趟完全不同於以往許許多多的旅行經驗的行程,一路上體驗了許許多多驚奇,更經驗了許多不同概念的生活。

這趟旅程中,我們嘗試許多新鮮的事物:
    從一萬兩千英呎的高空落下
    在六千英尺的高空與雲共舞
    搭私人遊艇消失在峽灣深處
    騎馬奔馳過山野
    駕滑板車快速划下山坡

不說這些,光是開車紐西蘭的公路,就是一個種感官的極度刺激了。舉例來說,一個下午,開車從帝阿腦湖(Te Anau)到北邊的提卡波湖(Tekapo),依照慣例為了避免暈車,小蟹子上路不久就開始做起春秋大夢了。不過好夢正酣的片刻,竟然不小心睜開了眼睛,然後被眼前的,景色震撼的竟然再也無法闔上雙眼。

沿著公路向前開展,兩側的盡頭是綿延的高山,不囉唆,就是雄偉壯觀的一座接一座,依著自己的個性順著公路蔓延而去;銜接兩側高山與公路的是一大片的平原。山的本質,有些可以看到幾許蒼鬱樹點綴其上、有些可以看到幾畝整齊的葡萄園鋪陳,更多的是就是知道它是一座山;平原就更是單純的一大片,很難辨清究竟有些什麼。然而一座座山、大片大片的平原,卻可以有不同的色彩變化:岩石的磚紅色、成熟的金黃色、憂鬱的森綠、灌欉的墨綠、青草的嫩綠,都不斷的、出奇不意的變換著。

最驚奇的一段,是接近提卡波湖不遠的路上,平靜的高山、平原間,出現大片湖水的蹤跡。棒的是,這水也是藍的,不過不是貫見的湛藍、深藍,而是一種泛著乳白色的粉藍,那是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自然顏色,既美麗又神奇,凡夫和小蟹子簡直是看的目瞪口呆,又百思不得其解,反覆推測可能形成的原因。後來問了當地人才知道,這湖水來在山上的融雪,夾帶著當地石灰岩質的大量砂石,一併衝進湖底,所以形成這樣天然的自然美景,讓人要再次讚美上天造物的神奇了。

紐西蘭也不知道是體貼,還是對於自家的美景太有信心,大辣辣的在高速公路上,適當的角落就會設有停車觀望台,讓開車的人可以安全的停下車輛,並以最好的角度收攬絕佳的美景。如果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之處,就是兩旁的荒野中野生動物太多,又常常搞不清楚狀況的衝進路中,一路上看到誤闖的冤屈不少,使得小蟹子只好一路呼佛號,希望牠們好好上路了。

剛剛回來,先放幾張照片讓大家搶先看,其他照片和文章陸續上架中,敬請期待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