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百合與金針花

五月的百合花,是愛麗絲癡心的美好回報。 
癡心的愛麗絲,因為深深受到怪獸的台灣野百合迷惑,堅持在這趟台東行裡,追尋、捕捉他們的芳蹤。民宿主人因為懷疑資料上說-這群嬌客會現身在太麻里、因為今天只收留了我們這批客人,沒什麼大事,也就跟一起踏上追尋的旅程。 百合的花季應該在春暖大地的人間四月天,都五月底了,太麻里的金針山上,到底有沒有,連我們自己也都很懷疑。不過沒關係,拍不到金針花,就當作遊山玩水也不錯。

老天待我們不薄,車子沿著太麻里的金針山,一路上坡,路邊果然開始出現一兩枝略顯孤單的百合花,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過了花期,沒有了大堆的夥伴,呼朋引伴的爭奇鬥豔,這剛剛遇到的幾枝花,真的是有點無精打采,又有點搖搖欲墬。

 

能夠一親芳澤,其實已經很開心了。沒想到車子繼續往山上開,百合的蹤影越來越頻繁,不再是久久出現一枝,而是一大片山頭,稀稀落落的開了一片又一片,稱不上花團錦簇、盛況空前;不過一枝接著一枝,數量不少,也可以找到許多花姿正盛的嬌妍。邊欣賞、邊拍照,心情愈快也滿足了。  


 

熱情的當然不會只有百合花,今年一直找不到時間去拍的油桐花,像是老天刻意安排的,在山路旁,大剌剌的擺上兩棵,忍不住要好好欣賞一下,並賞他幾張照片呢。大花曼陀羅,也開心的掛了一大排清雅的白;連平常少見的紅花大花曼陀羅,也開心的來湊熱鬧,神奇的是,這花小時候明明是黃的,不知道為什麼盛開以後可以是一大朵的雪白、一大朵的豔紅;最後還遇到一大欉的繡球花,青白、嫩紫的也開了一球又一球,百花崢嶸的景象,讓我們這些旁觀者,忘憂解愁。  


 

五月的金針花,是一場天時、地利、人和的絕美搭配的意外演出。 
本來以為這樣的行程,這裡已經是高潮。一輛駛過的小發財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愛麗絲拍百合拍的太認真,突然,停了下來,問說:你們是不是要看金針花啊?我車上就有喔!果然車上了一隻帆布袋哩,有車主剛剛採下來的一大帶含苞的金針花,應該是要帶回家熱炒用的。愛麗絲接著問:那有開花的金針嗎?車主遙指遠方說:當然有啊!就前面三叉路口的大樹旁,左轉下去一直走,就會看到,那一片都是我的,你們自己看、自己摘囉!說完,開著車瀟灑的離開了。 循著剛剛車主所指的方向,只覺得路越來越窄,柏油變成了水泥,雙線變成了單行,望著兩邊山壁上不是剛翻好土的金針田,就是一遍無精打采的金針苗,要不是剛剛有看到車上的一大金針花,這離金針花季還有2-3個月的時節,一定會以為是車主在愚弄我們。後來,我們找到了疑似車主所說的「三叉路口的大樹」,問題是左轉下去,60度的陡坡、水泥和碎石子鋪開,已經不像是車子可行的道路,真的會有金針花嗎? 愛麗絲一馬當先的下切探路,不知道轉過幾個山路彎彎,只聽到,遠方傳來歡呼聲:這裡真的有好多金針花喔!神勇的民宿主人翠娟,頻頻詢問、確認前方有車子掉頭處以後,竟然以平日跑遍花東縱谷山林的神奇開車技巧,駕車帶著小蟹子,將小小的YARIS,開下了這片陡坡,直達金針花田旁。
 


 
 
果然,一整片山坡,青翠的綠地上,佈滿了嫩嫩的黃。想像中金針花海的畫面,就這樣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一朵朵盛開的金針花,奮力的穿過層層的綠葉,探出頭來,迎風搖曳真的是美呆啦!五月的金針花,就這樣讓和我們有了美麗而神奇的遭遇。

 

當然,我們有記得,剛剛主人說的:自己摘。於是動手摘了一袋,準備回家嚐鮮。我們知道金針花盛開以後是不能吃的,小蟹子記得車上金針花的樣子,於是盡摘一些已經抽長,綠色的身軀中已經透露了幾許嫩黃的花苞;另一位民宿主人淑雲,則是摘取一身鮮綠的花苞,希望會比較鮮嫩。於是回程的路上,四個廚藝都不是太優的女子,有了一番深思與討論,因為山產店的百合是綠的、現炒的;煮金針湯的則是黃的、曬乾的;那我們這袋有點黃的金針,是要晒乾以後煮湯,還是要直接現炒呢? 第二天的一早,淑雲福至心靈的說:那我們就燙了吃吧!獲得了大家的認同。結論是,青綠的金針比較鮮、嫩;帶點黃的金針比較香、滑。哪一個比較好吃呢?不重要,因為真的很好吃,有一股清爽的甜味,山產店與金針湯,都不曾體驗的美味。  

 

找百合的過程遇到金針花,大片的金針田裡總有幾枝百合探出頭來。用功的愛麗絲找到了答案:原來當初農人種金針的時候,當然會把沒有經濟價值的百合拔去,結果金針長的不漂亮,但是如果有幾顆百合花漫步金針田,那麼兩者都會開的特別的嬌美,於是有了今天金針花裡找百合的景象。
 


延伸閱讀
愛麗絲的「野百合與金針花的相戀」
愛麗絲的「在太麻里與桐花的美麗邂逅」
民宿主人的「5月20日的遠足太麻里的金針花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