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洗碗的幸福

小蟹子痛很洗碗!


想想酒足飯飽後,留在桌面上的殘局:那些身體不宜的廢棄物,那些可能與某些體液交流過的殘渣、那些彷彿還看得出是誰的蛀牙的齒痕,光想就覺得噁心。

想想那些揮之不去的油膩,反覆在雙手的沾黏與纏綿。

想想在那些鍋、碗、瓢、盆之後,還有數不盡的筷子、湯匙、叉子;要做的不是簡單的畫過,是要每一吋仔細的照拂;要做的不單是大水淋漓後的暢快,更多時候是必須在某些細微的汙漬上,堅決的對抗。

光是這些想像,洗碗怎麼樣都不可能討人歡心。

10出頭的歲的小蟹子,在蟹子媽忙碌於照顧別人飲食的時候,常常要客串肩負起照顧家人飲食的責任。當時,小蟹子就給自己立下個規矩:飯菜既然是我煮的,碗絕對不歸我洗(公平分工囉!)。有時候飯菜不是小蟹子煮的,小蟹子還是堅決不洗碗,甚至是寧願不吃飯(因為不吃,就沒有參與,當然就不用參與分工囉)。

姊妹的寵愛
在英國的念書的時候,除了自己開伙餵飽自己,幸運的小蟹子還有一個好姊妹-「姊啊」,常常烹調各式東西方美食,邀小蟹子共享,甚至是主動在小蟹子有課的中午、或是懶得進食的時候,準備溫暖感人的佳餚,給小蟹子同時得到身心上的滿足。再怎麼痛狠洗碗,規矩禮儀還是要的,因此在享受完「姊啊」的精心傑作之後,主動洗碗收拾是一定會做的。

也不知道是自己大嘴巴,還是神色不自然,「姊啊」發現了小蟹子不愛洗碗這件事,此後每次一起用完餐,就會說:碗放著,從來不讓我洗碗。即使這麼多年以後,前一陣子北歐回來的路上,小蟹子又跑去倫敦「姊啊」家鬼混數日,每天除了照顧兩個稚齡的寶寶以外,她還是不斷的張羅了小蟹子愛吃的東西,想念的英國食物;享用完以後,還是記得要我把碗放著,因為知道小蟹子不愛洗碗。

凡夫的溺愛
將結婚之前,小蟹子動手開始裝修自己即將擁有的第一個廚房,不愛洗碗的我,第一個想到的事情,就是裝一台不管好不好用,都一定要的洗碗機。

老實說,兩口之家,小小的廚房,加上不常開伙,洗碗機實在是一個大而無當的傢伙,於是理性的凡夫說話啦:「老婆!你不需要再裝一台洗碗機啊!因為你已經有一個全自動、不插電、而且可以聲控、有人工智慧、又不占空間的高檔洗碗機啊!」他不是開玩笑的,也不是說說而已。結婚這幾年,不管家裡是誰煮飯、不管是誰用餐、不管是一個咖啡杯還是一大群聚餐完、甚至是作客別人家,只要大夥吃完飯,凡夫都會主動起身收拾、自動洗碗。

蟹子媽默默的愛
前幾天和蟹子媽一起包餃子,聊到小蟹子不愛洗碗這件事,只聽到蟹子媽說:「免共哇嘛哉!」、「從小叫你洗碗,就會聽到你大喊蟹子弟」。

難怪,不知道從幾歲開始,蟹子媽再也沒有叫小蟹子洗過碗。結婚以後回娘家吃飯,總是一吃完,她就迅速開始洗碗。因為,知道自己有個不洗碗女兒,放給女婿洗碗,又不符合她信仰的邏輯,只好蟹子媽自己收拾囉!

因為,小蟹子不洗碗的任性,蟹子兄弟、蟹子嫂、還有那一群常常一起吃飯的瘋狂好朋友,都負擔了這項令人討厭的工作,小蟹子誠摯的謝謝你們!

年紀小的時候,「我不要」,是一種任性;長大以後,還是可以任性的「我不要」,除了「幸福」,應該沒有更好的解釋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