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老餐廳的情人餐

坎城(Cannes),多數的臺灣人知道這個城市,是因為坎城影展;多數歐洲人聽過這個城市,因為這裡是有錢人的集散地。這裡的有錢,還真的有點不同呢,明明就是一棟普通公寓,平凡無奇的外牆,硬是可以把它彩繪成一幅雞犬相聞,熱鬧的街景,讓人乍看還以未遇到了一棟熱鬧的貴族房子呢。

坎城的老街是另一種風情,狹小的石版路,沿著山坡緩緩而上,兩旁是老舊的公寓房子,深褐色的外牆,參差不齊的街道,隱約透露著她走過的歷史沿革。沿街的多是餐廳,這一天整條小徑顯得格外的浪漫,還不到夕陽的西下的片刻,幾乎都已經點上了浪漫的燭光,好多的桌上,還插上了美麗的鮮花,整條街的餐廳很有默契的都灑上了一片片、紅色、粉紅色心型的紙片,有的更是從桌面一路灑到入門口,這樣浪漫到不行的氣氛,不單只是法國人的生活情調,也因為這一天是一年一度的西洋情人節。

小蟹子非常喜歡坎城老街餐廳有一點,他們都會在門口布置一張桌子,舖上最代表餐廳精神的厚厚桌布,擺上最好的餐具,最後還要加上各式各樣的餐桌佈置,沒有任何的餐飲、菜餚,可是美輪美奐的樣子,像是服飾公司門口的櫥窗一般,讓人光是想像,就覺得能坐在上面享受一頓美食,就是人間無上的幸福了。

這麼浪漫美麗的氣氛下,我們要選哪一家餐廳用餐呢?凡夫早早訂好了這一家-Auberge Provencale。因為這一家號稱是坎城最老的餐廳,西元1860年就成立了,創辦人聽說以前是尼斯(Nice)附近有一個著名紅酒的生產者。美酒配佳餚,的確充滿了想像空間,可惜凡夫和小蟹子都不喝酒,只能吃好菜不能品酒囉。

這家店的外牆,古樸磚紅色的牆面,有粗曠的壁畫,低垂的葡萄枝、愉快的農夫和眼神充滿無辜的牛,還有滿滿一牆的餐廳歷史,看不懂法文,不過這樣的畫面,仍然讓心底泛起一陣愉快的笑意。

走進餐廳,一樣有一張佈置的美輪美奐的餐桌,還插了一大瓶色彩多變的玫瑰花,情人節的浪漫,瞬間湧上。牆上有的是貼滿名人照片的壁報牆,坎城本來就是國際影星必訪的城市,這裡也似乎也充滿了他們的足跡。這個古色古香的房子,擺滿了許多看起來有歷史的木製家具、吧檯;幾道圓弧的拱門,有幾個不同的角落。昏黃的燈光,還一個烈火熊熊燃燒的壁爐,讓人一走進屋裡,就把屋外的冰天雪地給拋棄了,只留了一身的溫暖、溫馨。

相對於習慣9點才吃晚飯的法國人,7點就餓的不行的凡夫和小蟹子,早早就了進餐廳,而且屋子裡沒什麼人,讓我們可以東逛逛、西繞繞的參觀這個古老的餐廳,並且和親切的服務人員聊聊天呢。這裡的服務生真的很親切,雖然不是每一個都會講英文,不過只要我們一開口,他們都會盡量的猜我們需要什麼,然後盡力的滿足我們,一兩句猜不到,馬上會找講英文的服務生來幫忙。習慣了,被不喜歡講英文的法國人冷處理,這樣的貼心服務,也讓這頓標準法式晚餐,更美好一點。

這家有歷史、有排場的餐廳,在昂貴的坎城其實並不算太貴,一般晚餐大概是20多歐元一個人。不過因為這天是西洋情人節,餐廳特別設計了一份情人節特餐,凡夫和小蟹子也就應景一下,品嚐一下這個情人節特餐囉。坐定之後,先上來的是餐前雞尾酒和麵包;接下來的前菜就很法國了,鴨肝醬配上薑味麵包,一入口是滿滿的香氣,不過多了還是有點膩。主菜有兩種,鮮魚和烤鹿肉,我們各點了一種,都非常的美味,一口接一口的就不知不覺的吃完了。

最棒的是飯後甜點,是一盤,不過不是只有一種,而是滿滿一盤配的很可愛的甜點全餐。目光的焦點是一隻優雅的天鵝,挺挺的立在盤中,他是不是裝飾用,他是一個芋頭冰淇淋泡芙。此外還有心型餅乾上,立著一個膠糖烤布丁,還有糖釀的柳丁皮襯著巧克力布郎尼蛋糕水果片,還淋了兩種不同的醬汁,這一大盤,真的是看的滿足,吃的幸福甜蜜,戀愛就是這個感覺沒錯啦!

身為台灣人,比別人幸福得是一年有兩次情人節。但是,如果是孤單一個人,或是另一半是屬於剛毅木訥型的人,那也比別人悲慘一點,一年要哀怨兩次。至於小蟹子,大概是集哀怨之大成者,認識凡夫到現在,將近30個情人節(不用算啦!我2歲就認識凡夫可以嗎?),剛認識的時候,因為他工作的關係,老是當空中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總是剛好所有的重要日子:情人節、聖誕節等等都不在台灣;這幾年,老夫老妻了,好像也不需要讓商人賺這些錢,所以我們從來沒有吃過情人節大餐。

巧遇坎城這樣老老的餐廳,吃上這樣一頓甜蜜幸福的情人節晚餐,好像這多年的遺憾都可以一筆勾消了喔!

小蟹子趕在這個時候,公開我們今年西洋情人節的情人餐,是要提醒各位幸福的人兒,七夕情人節要到啦,雖然不需要讓商人發大財,不過安排一點浪漫、一點驚喜也是不錯的喔。

餐廳的官方網站,請看: http://www.auberge-provencale.com/us_index.ht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