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與塗鴉

「莊子與塗鴉」,聽起來很哲學的命題;不過,小蟹子不是要討論什麼艱難而深奧的問題,這單純只是在台南市區街頭一場美麗的遭遇。

在台南街頭晃蕩,車停在路中央的某個停車場,兩邊破落衰敗的房子,卻有著吸引人的風景。首先是這個像是30年前雜貨店,很耍寶的每個人都在門口擺出屋頂的姿勢拍照。

隔壁餐廳的外牆,走的則是鄉村風,一幅幅藍天白雲的塗鴉畫,配合著屋子本來就攀附的藤蔓,彷彿聞到了南歐露天咖啡裡陽光的味道了。


過個馬路,則是濃濃的懷舊風,漫漫延伸的鐵道,古樸的茶壺,想像力可以開始飄流~

路旁那棵高聳的行道樹,彷彿也成了畫面的一部份~

鄰屋就厲害了!大片大片的藍色牆上,已經頹圮的房子,用簡單的白色線條,勾勒出原有的傢俱配置,簡單中有一種俏皮的味道,牆上的「藍圖」兩個字,述說他的主題,到的時候,已經有老師率著大堆攝影學生,圍著這棟建築拍個不停。沒聽到老師敎些什麼,不過小蟹子雖然照片拍的不好,對這群人倒是有點意見,喜歡拍照的人怎麼一點攝影禮節都沒有,也不管人家已經抬著相機準備了多久,這些學生就這樣大剌剌的在人家的鏡頭走來走去,而且不是只有一兩個有這樣的行為,是整群都這樣,真是…

後來想想,這些牆面好像不能稱為「塗鴉」喔?!

在這裡停車,真正的原因不是這些牆面,而是巷口的這家小店-莊子土豆仁湯。古樸的店面陳設,傳統剉冰的玻璃櫃,春聯般的紅紙寫出了一條條列出菜單,真的好像闖入了小時候外婆家旁的冰果室,不過好像又更精緻些。

既然店名有土豆仁湯,當然要嚐一下,湯一入口,大大的嚇了一跳,這湯很清爽、有淡淡的香,一點都不甜膩;更神奇的是花生本身,完全綿密無骨,滑順的自動在嘴裡分解,滑入腸胃,實在難以和印象中堅硬的花生相提並論,可是又不是那種粉粉的,入口即化,好吃又特別,沒幾口就被小蟹子喝光光了。

朋友問這麼好喝的花生湯和莊子有什麼關係,小蟹子猜,老闆應該是姓「莊」,台語慣稱就是「莊子」囉!不知道對不對?

這條街,除了塗鴉和莊子,也有許多漂亮的小咖啡廳,這家「隨光呼吸」,門口的小水池佈置的非常雅緻,當下大概是超過35度的大熱天中午,我們幾個人竟然就在這個小水池前,駐足良久,彷彿能夠感受幾許的情涼從水邊傳來。

這氣質的小街上,想不到也有勁爆巧思的招牌,辣舌麻辣燙,看起來本也沒什麼,可是那個英文字一拼音,哇!不就是「舌吻」的台語嗎?原來古都台南純樸的鄉親,也有這麼風趣的一面。


這條街,應該是海安路二段、民生路二段交叉口附近,如果路癡小蟹子的記憶正確的話,如果有錯,台南鄉親要告訴我一下喔。

延伸閱讀
藍瞳的 十三牆 http://rosesita.pixnet.net/blog/post/22125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