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女孩的南瓜豐收(圖文、功能完整版)

好吧!我承認小蟹子就是個City Girl(城市女孩)!
稻子或是地瓜收割的場面,都沒見過幾次了,更何況南瓜這個台灣本來就不普及的植物,看到課表裡有一天的行程是Pumpkin Harvest (南瓜收割),既是校外教學,又是一個全新不同的體驗,自然也就滿心的充滿期待。

農場位在阿姆斯特丹的南部,這一帶稱為荷蘭的綠心(Green Heart),在幾個大都市的邊緣,許多大大小小的農場集結一起,形成規模非常龐大的綠地,為大城市提供了空氣、和氣溫的調節。荷蘭其實也正面對許多國家都有的都市化問題,這樣的綠心地區,正因為逐漸擴大的都市,而漸漸的縮小。
我們拜訪的農場,是專門以有機方式,栽種各式各樣的蔬菜,並且通過歐盟的驗證。可惜聽說荷蘭人不怎麼捧場,這種比較貴一點的有機蔬菜,在荷蘭境內並不暢銷,主要都是銷往鄰近的德國。

一到農場,就不得不為規模的龐大而深深嘆氣,光是要筆直走過一片阡陌,就是好幾分鐘的路程呢。連下了快一個星期的雨,剛剛放晴,田裡的爛泥,還是會快的沿著鞋子爬上褲腳,於是,只好把塑膠袋套在鞋子上,當作保護。並且帶上手術用的透明橡膠手套,要開始我們今天的南瓜收割初體驗了。
今天第一片要收割的是綠色南瓜,一條長長的田地,大概有數百公尺長。爬滿了幾乎要枯黃的藤蔓和葉子,定睛一看,果然許多穿著深綠花衣,長的有點像是小玉西瓜的綠色南瓜匍匐在地上。哈!這就是等待我們來收成的南瓜啦!

說到收割,其實沒有想像的單純,拔起來這麼簡單。南瓜是可以在室溫下,保存很久的蔬菜,但是拔這個動作,要小心的儘可能的保持它上面蒂頭的完整,因為越完整越能夠延長保存期囉。另外,拔起之後還要把沾附的泥土都拍乾淨,不然泥土吸附著水份,黏在南瓜上,也容易造成腐壞囉。
有些南瓜個子很小,顏色也還青嫩,不知道該算發育不良;還是要再等等,讓它慢慢長大。這時候就要檢查和遞頭相接的藤蔓,如果已經乾枯,表示是發育不良,就算等到地老天荒,也不會再長大了,只是會爛在田裡,所以還是要把它拔下來;如果相接的藤蔓還是翠綠有生機的,那就可以再等等,也許還有長大的一天。
弄懂收割規則以後,開始下田幹活啦!撥開一堆堆的葉子、藤蔓,在其間尋找南瓜的蹤跡。然後一手握住蒂頭當作保護,另一手使出力氣,把旁邊的藤、葉都拔乾淨,剝掉南瓜身上的泥土,算是完成第一顆收割,接著摘下來的南瓜,一堆堆的在路旁堆起小金字塔,農夫會開著貨車來收集。不一會兒功夫,路旁排滿了一座又一座南瓜小山,這幾百公尺的綠色南瓜田,就採收完畢了。

接下來,要採收的是印象中最正宗的南瓜,紅色的南瓜。第一眼看到即將採收的這片紅色南瓜田,小蟹子忍不住歡呼,一片翠綠的田埂中,一顆顆金黃燦爛的南瓜,閃閃發亮,蔓延幾公里的長~真的是又美、又令人感動的豐收畫面了,值得大聲的歡呼~
歡呼之後,就開始下田工作啦!老師建議從兩端分頭開始,於是幾個同學,向前直直的走去,走了好久好久,人影都消失了,才發現這段不算寬的南瓜田,至少有1-2公里以上的長度吧。

金黃的南瓜果然好找多了!放眼望去,倒處都是,一蹲下,就可以左手拔一顆、右手再摘一顆,然後開始猶豫要把眼前的這一顆順手拔下來,還是先把手上的兩顆先拿去旁邊放。就這樣,好像也沒有多久的工夫,路旁的南瓜堆,長出了一堆又一堆,嘴裡愉快的哼著歌,一邊和同學八卦閒聊,開始感受到屬於豐收的歡愉氣氛。
聽說南瓜通常是在土地已經解凍的5月中以後,把南瓜子灑入土壤裡,然後開始慢慢的發芽、伸展藤蔓、開花、結果,一直到前去收割的10月初,才正是瓜熟蒂枯的採收季節。而且,如果不趕著在這個時節把南瓜收割起來,接下來天氣冷了,又會把南瓜凍壞在田裡。每項作物的收割,果然都是一番努力的結果。

漸漸的,開始覺得腰有點酸、拉斷藤蔓的手有點疲軟、低著俯瞰獵物的頭有點痛,才發現我和另一個同學已經堆起了6-7小堆的南瓜山,然而,我們大概只前進了2-300公尺,出發那邊的同學依舊離我們好遠,結束那邊的同學依然不見蹤影,原來這個看似簡單的工作,開始有點不簡單了。
終於,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和出發端的同學相遇了,路旁的南瓜堆,自己鋪成了一條道路,農場的主人走過來要我們休息、吃午飯。沒想到老師竟然堅持要我們把這一整行的南瓜都收割完才可以,當下以為,自己是偷渡來打工的黑奴。不過事後想想,老師的堅持還是有點道理的,豐收的歡愉本來該發生在汗滴荷下土,而不是意思、意思,做做樣子的拔幾顆南瓜而已。
像南瓜收割這樣的工作,目前機器仍然無法取代,當地的荷蘭人也不願意從事這樣的辛苦工作,於是,多數的時候是僱用鄰近的波蘭或羅馬尼亞的工人來從事收割工作。原來,我們還真的搶了外勞的工作呢。這大概是國際化潮流下,一個有趣的現象吧:荷蘭土地上耕作著,波蘭人收割的南瓜,是要出口給德國人吃的。

後來大家實在餓極了!想起來這是一片有機農場,除了這一條田陌種的是南瓜,隔壁的種的是結球萵苣和紅蘿蔔,於是大家紛紛把身旁的紅蘿蔔拔起來,準備先來個生菜開胃、或是墊胃,只是上面滿滿的泥土怎麼辦勒?手腳靈活的,開始把整跟蘿蔔在葉子上摩擦(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不久就有一節乾淨的蘿蔔可以吃啦!比較有創意的,把紅蘿蔔連著葉子綁上地上爬滿的南瓜藤,以釣魚的姿勢放到旁邊的浚溝裡去清洗,只是效果好像不太好。不一會功夫,果然人手一根紅蘿蔔的啃了起來。小蟹子也來一根,果然甜美多汁,不過那個土味還是在的,幾口以後,還是難以接受,只好讓它還諸天地囉。
最後,老師把午餐端到了田間,大家用著奇怪的姿勢蹲下,把三明治和飯糰啃掉!算是打發一餐。飯後,老師帶一半的同學去收割另一區的南瓜;小蟹子則和另一半的同學開始收割的另一項工作,把南瓜搬出田裡。

首先,農夫會開著車子,沿著田埂,把籃子丟在一堆堆的南瓜山前,然後我們把一堆堆的南瓜排進這些籃子裡,然後堆起來,接著,農夫開著車子回來,把裝籃好的南瓜搬到車上就可以載走啦!聽起來,不難,不過有些技術問題要克服,首先,把蒂頭不完整的南瓜、和有老鼠或是蟲蟲咬過的先挑出來,因為這些不能保存,要盡快吃掉;接著是挑出成色還不足的南瓜,因為還要放很久,所以也要分開保存
然後,把南瓜一顆一顆的排入籃子哩,問題是南瓜大小不一,有些甚至就是整個高出籃子許多,怎麼讓南瓜在籃子裡卡的剛剛好,避免運送過程中的碰撞,並且把完全超出規格的南瓜堆在最上層,這需要一點排列組合的技巧。加上,這些籃子不知道是品管不佳、還是年久失修,一層層之間並不能很穩定的堆疊上去,因此總是在找一個恐怖平衡點往上疊,就怕一不小心,本來是完美的南瓜,通通摔成了瑕疵品,就有點暴殄天物了。

4-5的小時的辛苦工作之後,今天的收割工作總算告一個段落。回到農夫的農舍,發現今天收割的南瓜,已經如山的堆積在一邊,還真的是有些小小的成就感。像我這樣的城市女孩,有這樣一段經驗,除了新鮮感以外,更能品嘗出盤中飧的點點滴滴吧。
更多照片,請看http://photo.xuite.net/betty.eric/280468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