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不盡相同

相同的是,因著對世界的好奇,所以上路去流浪~
不同的是,面對戰亂、貧窮與不安的勇氣,我還是不夠的~

於是,這樣的書總引起我的興趣、總令我低回良久。「從絲路的盡頭開始」是香港女子鄒頌華的作品,紀錄她在2003年,當香港陷入SARS無盡的恐慌的同是,他一個單身女子,從愛琴海濱的希臘出發,穿過土耳其、前蘇聯旗下那些一直搞不清除的國家、南下伊朗、巴基斯坦再取道新疆的旅程。這一路都是剛剛脫離戰亂、或是戰爭仍方興未艾的國家,貧窮與「落後」一直都在;回教的保守勢力仍深深禁錮著人心、束縛著女性。他的見聞、他的遭遇,開啟了一扇窺看這個陌生的古文明大地之窗。



因為另一位喜歡的香港作家張翠容的推薦,這本書走進了我的購書清單,然後輾轉來到瑞典的書架上。卻在思考身世與國族的腦袋混沌之際,提供了許多追尋的線索,很多、很多字句,就像是暮鼓晨鐘般,敲的心頭嗡嗡作響。還理不清這些線索的答案,但是摘錄了一部份,供有興趣的各位,一起來猜謎囉!

  • 「庫德族的人有自己的語言,但偏偏我和他們溝通,卻是以土耳其與為主。由此我想到,他們的命運也真坎坷。」
  • 「政治的問題,我們都沒有能力去解決。但我在土耳其和敘利亞遇上的庫德族人,都很善良,我很喜歡他們。」~「我們都只是想追求美好的生活,每個人也想,對嗎?只可惜西部的人跟我們的想法不同。」
  • 「在土耳其的穆斯林心目中,若同胞做了也損宗教或民族尊嚴的事,他們都會義無反顧挺身而出。他們認為這是關乎所有同胞的尊嚴。比起來,加拿大就較自我,至少我們不會認為一個醉漢的惡行跟自己的民族尊嚴有關。」
  • 「不是任何事情都能以和平的手段解決。停火又如何?土地還在人家手裡,勇士們的血都白流了!」
  • 「你的國籍可以讓別人將你歸類為富人、窮人、恐怖份子、敵人還是非法勞工;然後,入境待遇就依照這個分類法而有所不同。」



小蟹子最近的瑞典同學,因為政策的關係,有很多來自伊拉克,這個印象中很穆斯林的國家。其中有一位女生,莫約40歲上下,神態優雅而美麗,一頭大波浪卷髮,真的是如絲緞般的閃亮,直落腰際,常常上課前,俐落的用手腕轉幾個圈,將一頭秀髮就挽出了一個漂亮的髮髻,清爽乾淨,動作的流暢、神韻的美,連小蟹子是個女流之輩,也不免為之驚艷。幾次錯愕之後,才突然想到,啊!這個伊拉克女子,怎麼不像其他穆斯林同學,將頭髮藏在頭巾裡勒?又過了一段時間才聽他說,他是伊拉克人,但並不是穆斯林教徒哩!才驚覺,啊!原來伊拉克有非穆斯林族群啊?

因為好友遷居以色列,接促了比較多猶太人與當地巴勒斯坦人的資訊。ㄧ度小蟹子非常的困惑:既然,以色列政府認同巴勒斯坦人,並不強迫他們搬家,阿拉伯文也是以色列的官方語言,甚至政府還幫助巴勒斯坦人改善生活,為什麼抗爭總是不能平息呢?難道只是因為信仰上的差異嗎?



唉!怎麼越想我的腦袋越混亂啊~
天音:「切!有人書籍介紹這樣寫的喔??」

延伸閱讀
多一隻眼睛看世界http://blog.xuite.net/betty.eric/betty/533179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