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補給沙漠來!

幸福是比較的,愛麗絲如是說。
幸福真的是比較的,小蟹子如是說。

同樣客居異鄉

小蟹子在瑞典,雖然醬油貴死人,可是金蘭、四季是找的到;只要一想到住在沙漠裡的好姐妹Winnie,連又貴又不是很對味的龜甲萬都買不到,幸福油然而生。

小蟹子在瑞典,雖然番文很難學,可是26+3個字母,是一目暸然的;只要一想到住在沙漠裡的好姐妹Winnie,那個希伯來文,字母像是一堆變形蟲打群架、拉都拉不開,幸福油然而生。

以前小蟹子賴在台灣的時候,因為曾經嚐過異鄉遊子的苦,所以三不五時,通常是做了壞事,良心不安;還是需要點好運的時候,還可以打點些罐頭、醬料、零食等雜物,去慰勞一下好姐妹。現在,同樣淪為異鄉客,也只能透過MSN八卦間互相勉勵了。

沒想到,這會兒倒是讓住在沙漠裡的好姐妹Winnie幫我送來補給品哩!這一大箱,還不只是Winnie的愛心,還有他婆婆Rina的愛心呢!因為擔心好姐妹包裝的不夠理想,Rina還親自幫忙把整個包裹,又重新包裝了一次呢!

Thank you!Rina!
 


到底有什麼好東西,需要從沙漠補給勒?

話說,小蟹子從國中起,就隨時在臉上準備了足夠煎兩個蛋的油,所以「乾」妹妹這個名詞,跟我從來沒有任何關係。也不知道是年紀大了(18歲?),還是泡在海水裡的斯德哥爾摩太乾燥,搬到這裡以後,小蟹子就變成了小猴子,這裡抓抓、那裡抓抓,不要說不雅觀、常常把自己搞的皮破血流的,皮膚也是一片、片花。這是才想到了該擦乳液了。

可是,不論是台灣帶來的、或是當地買的、甚至是藥房藥師推薦的好像都跟小蟹子感情不太好。不是效果不佳,用個幾次就放在櫃子上當供品;就是擦完油油的,全身尷尬;更誇張的是,用完第二天洗澡,還可以把它搓下來。真的好用又有效的,不是貴貴貴,就是不容易買到。



三月回台北的時候,剛從沙漠拜訪完Winnie的Carol阿姐送了小蟹子一瓶身體乳液,帶回斯德哥爾摩一用,驚為天人,擦完不油膩、皮膚從此水水的,而且完全吸收,從此沒有在搓下來的問題。連不愛塗塗抹抹的凡夫,也三不五時的挖來用勒。

果然,還是沙漠裡的人,最了解,也最能處理乾燥這件事。

Winne聽說這件事以後,速速打包就幫小蟹子送來了!還特地送來幾句叮嚀,要小蟹子大方的用,不要捨不得;用完了再告訴她就可以!害人家心頭暖暖的、眼眶也暖暖的!斯德哥爾摩冬天的乾、寒,小蟹子不怕你了!!



除了身體乳液,臉Winnie也想到了!另外幫容易過敏的小蟹子,準備了敏感肌膚用的面霜。



最後,Winnie還附上他們農場特產、也是以色列有名的牛奶巧克力。



幸福,因為朋友的關心,不需要比較,一直都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