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艷冰島。托寧湖的狂亂

雷克雅維克是冰島的首都,30萬的人口、每年50萬的觀光客也大多數聚集在這裡。儘管如此,依然是一派小鎮風情,沒有擁擠的人潮,市政廳(City Hall)緊鄰著托寧湖(Tjornin Lake),早晨城市剛剛醒來的時候,湖水也倒影著城市的朦朧。

托寧湖是鴨子、水鳥與鵝群的棲息地,也是居民與觀光客散步的好去處,沿著湖畔散步,完全是一派的優閒。所謂工商社會的競爭力、緊張忙碌,在這裡全然不見。



最後一天ABC連線再次回到這個湖畔,因為已經身處都市,糧食補給不成問題,放在車上已經超過3天的土司麵包,也失去了作為戰備存量的功能,於是小蟹子善心起(還是玩心起??),就拿去餵鴨吧!得到全體成員的一致通過。

只是A、C小姐、與凡夫,人人手上都端著單眼相機,準備要捕捉水鳥和群鴨爭食的畫面,餵食的工作只好交給使用聲控相機的小蟹子啦!

剛開始的時候,鴨和水鳥好像都還在睡覺,小蟹子拋出的麵包像是鬧鐘一般,吵醒了他們的美夢,不一會功夫,所有的鴨、鵝、鳥好像接到點召令一般,通通到小蟹子司令面前集合,另外三人不顧一切的端起相機就是一陣猛拍,捕捉鳥兒爭食的的動態畫面不易,幾乎採取的都是亂槍打鳥的策略。這裡我們用掉了幾乎半條的土司,和每人上百張的底片。



接著,轉移陣地,不知怎地,這裏好像是鵝的大本營,除了附近的鵝,鴨子和水鳥通通聞風不動,小蟹子失去了指揮大軍、一呼百諾的氣勢,覺得無聊,繼續轉移陣地。



最後,來到最靠近市區的區域,這裡鴨子和水鳥最多,小蟹子決定要給自己一點考驗,也覺得要給水鳥一點考驗,怎麼能呆呆的窩在水裡,等這天上掉下來的食物呢?於是,小蟹子開始使勁吃奶的力氣,將麵包朝天空丟去,希望水鳥可以在空中接住。

剛開始雙方默契不夠,幾次練習之後,小蟹子已經可以穩定的將麵包丟到一定的高度,鳥兒們也開始可以在空中煞車、挺腰、接麵包、離開,幾次以後甚至鳥兒還會排隊進場、接麵包、轉身飛離、讓下一個同伴接招。簡直是王建民與彼沙達的投捕搭配,配合的天衣無縫啊!其他三人,自然又是一陣亂槍打鳥的狂拍。終於一條土司麵包用完,小蟹子任務圓滿結束,另外三人也都各自狂按了2-300張照片;只是我們不禁要問:啊!這裡的鴨子有比較特別嗎?不然怎麼會拍這麼多哩!近千張照片耶!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有人在散發食物?



看到了!鎖定目標!



煞車!



準備!



接招



看!我們還會排隊進場呢!



這天餵鴨行程,我們還目睹了一件神奇的事。這種歐洲河邊、湖畔常見的綠頭鴨,一直都是看到他們在水裡游來游去的,似乎忘了他們會飛的這個事實;也錯誤的以為,他們就算會飛,也相雞一樣:飛不高也飛不遠。



然而,這樣想就錯了。我們親眼目睹了一隻水鳥,不知為什麼得罪了一群鴨子,只見水鳥使出吃奶的力氣在前面狂飛,後面2-3隻綠頭鴨在後面一步之遙,緊追不捨,從市政廳繞過湖面,來回追逐了好幾圈,才失去了蹤跡。原來!綠頭鴨不但會飛、還飛的很高、很遠勒。

可惜,倉卒之間,大家在傻眼之餘,都來不急捕捉這難得一見的畫面,只有C小姐,隱約有拍到綠頭鴨的飛行。



愛打架的還不只有綠頭鴨和水鳥,也在這裡,我們拍到了看起來一向優雅的天鵝,竟然在打群架勒。這讓人心靈平靜、悠閒的湖畔,竟有這麼多鳥類的紛擾與戰爭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