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原歷險記

阿比斯寇國家公園 (Abisko National Park) ,成立於西元1909年,是瑞典第一批成立的國家公園之一;位於北極圈以北約195公里,被規劃國家公園的最初目的就是保留原始的極地自然資源。對於來自亞熱帶的小蟹子來說,極地冬天的冰雪世界、冰河過後的種種遺跡應該是最吸引人的部分。

整個國家公園大概有77平方公里,非常大,想要好好的參觀賞玩,用走的太辛苦,用滑的也許可以快一點,於是,我們嘗試了一項新雜耍:北歐滑雪(Nordic Skiing)。這是滑雪運動的一種,藉由滑雪板的輔助,加快在雪上的移動速度。和大家最熟知的高山滑雪(Downhill Skiing),不同的是:滑雪板窄一些,腳尖還是固定在滑雪板上,但腳跟可以上下移動,速度沒有一般高山滑雪快,甚至可以類似走路的腳步前進,感覺是操控性也好一點。於是,在教練的協助下,我們穿好了裝備,練習了一下基本的操作技巧,再排排走,出發啦!

沿著小路,我們滑入樹叢之中,北國的樹葉早已落盡,只留一遍灰撲撲的枯枝;昨天下了場大雪,繽紛落下的雪花,先薄薄的將枯枝包裹,再盤據枝頭,疊上一層又一層的冰晶花,於是森林改觀了,變成了一個銀枝白花招展的世界,遠看、近看都很精緻美麗呢。

穿過樹林,一大片平坦的谷地,被群山整整一圈的環抱著,地面厚厚白雪的覆蓋,積雪底下是厚厚的冰層,觸目雪白寂靜的世界;上午11點左右,北極圈的太陽剛剛露臉,微微在山的上頭綻放旭日的光芒,那金黃的光灑在身上、灑在地上,給人非常溫暖又充滿希望的感覺,這群觀光客曬得舒服,連教練都忍不住閉上眼,享受起這陽光,他說,他都3-40天沒見過陽光了。

這天一趟雪滑下來3個多小時,腳果然不累,但手卻疲累到不行,一方面是因為當煞車用,不斷用力撐著滑雪仗;另一方面,因為速度不慢一路緊張,手部肌肉不自主的緊繃,手果然痛到舉都舉不起來。於是,第二天,還是決定回歸平凡,還是用走的慢慢逛好了。

Abisko的青年旅館間遊客中心,背後鄰接著托納湖(Torneträsk)又是不同的景緻。所謂的湖,廣達332平方公里(並不算在國家公園的範圍),歷經了幾個月溫度低於0度,長長的冬天,遼闊的湖面已經是超級大冰塊一枚,直接可以當成大冰宮,在上面戲耍遊玩了。

然而,神奇而令人費解的是:這湖水應該是慢慢結冰的,水面應該是慢慢的平靜下來,變成一片平靜的湖面,可不知道為什麼,湖的周邊依然可以看到波濤洶湧的痕跡,彷彿是在浪濤湧起的那一刻被瞬間冷凍了。

托納湖源是冰河遺跡,站在湖畔,可以看到群山環抱著湖,而這片山巒中,又可以看到大大的U型缺口,標準冰河切割出來的谷地,面對著缺口、閉上眼,仍然可以想像千百年前,冰河浩大壯觀、緩緩而下的豪壯氣勢。

另外,也不得不說瑞典人真的很會享受,就在這個湖畔建有幾座小湯屋,有小木屋型式的、也有露天的,冬天窩在小木裡泡著暖暖的湯,欣賞外面靄靄白雪;夏天,直接泡在冰河水裡,坐享群山風姿,好像都還蠻享受的。這些湯屋都可以直接在青年旅館預定,還蠻方便親民的。


小木屋桑拿

挖開雪地, 掀開木板, 底下是露天冷水池

咦!不是冰原歷險記嗎?哪來的險呢??人客啊!阿不倒小姐-小蟹子,不論是滑雪、或是散步,跌跤無數次,除了幾處小瘀青以外,並沒有太大的傷害,這樣夠驚險嗎?!可以稱為有驚無險嗎?!

4 Comments on “冰原歷險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