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兒童。博物館

戰爭從來都不是他們想要了,更從來沒有人徵詢過他們的意願,人生唯一的一段,最快樂而珍貴的童年時光,有一群孩子就被迫困在漫天的烽火當中。時間不能停、生命不能停,讓我們來看看群被戰火困住童年的孩子,怎麼用他們童稚的眼光,來看待這個戰火中的世界。

西元1992年,前蘇聯解體之後,旗下的南斯拉夫境內各個種族,開始尋求獨立建國,進而爆發了大規模內戰。這場知名的「波士尼亞內戰」,年代並不久遠,距今不到30年,不過當年的小朋友,現在已經成為社會的中間分子,2010年,塞拉耶佛企業家亞斯明科.哈利洛維奇(Jasminko Halilovic)透過一個網路平台向那些於波士尼亞戰爭時曾是孩童的年輕人蒐集回憶錄片段,超過1,000名年輕人貢獻他們的記憶,受到了廣大的回響,最終收集了超過3,000項物品和超過60個口述歷史證詞。

2017年1月戰爭兒童博物館(波士尼亞語:Muzej ratnog djetinjstva,英語:War Childhood Museum)開幕。透過各項物品、影片證據及口述歷史的呈現,該館展出歷經波士尼亞戰爭孩童的經歷。歐洲理事會博物館獎,在2018年給予了它歐洲年度博物館獎的榮耀。

造訪薩沙拉耶佛前,小蟹子還認真的考慮過,要不要去拜訪這個博物館,其實心理上還蠻排斥的,因為「戰爭+兒童」這樣的主題,不但怎麼樣都還難有正面的聯想,感覺上甚至會是蠻沉重的。

不過托在博物館當義工朋友的福,小蟹子一個人獨享了整個博物館一個多小時,可以一個一個展品慢慢欣賞、慢慢品嘗體驗其中的故事點滴,甚至有空慢慢查字典。整個博物館,目前規模不大,如果閉著眼睛,直直給他走過去,10分鐘可以逛完。

不過認真地看,一個小時真的不太夠,更令人意外的是,整個博物館沒有太多的哀傷,反而充滿溫馨和童趣,內心深深地被觸動,原來小朋友的眼中,這些令人恐懼哀傷的戰爭,卻可以完全不同的解讀。

舉幾個例子,其中有一個展品,是一疊巧克力的外包裝盒,這些巧克力主要應該是當時美國人提供的救援物資,有個小朋友就專門收集這些包裝,他說看這這些包裝盒,他可以想像,他跟全世界(是的!在當時當下的狀況,美國就是全世界)小朋友一樣,吃這些甜蜜可口的點心。

另外,有一件收藏是一本世界美食料理食譜,收藏的小朋友在戰時被送到鄉下的祖父家,戰時當然沒有太多的娛樂,幸好祖父家有很多的藏書,他每天最快樂的時光,是晚餐後跟祖父一起窩在藏書閣樓上,他還不識字,沒有辦法閱讀,祖父就會拿著這本圖片很多的書,跟他講解圖片上的料理食材、做法、味道,甚至是料理當地的文化,每天的這個時候,他就跟著祖父一起品嘗了各地知名美味,甚至環遊世界。

當然,還是難免還是有令人傷心的收藏品,戰爭中小朋友當然有保家衛國的愛國心,自製了盾牌武器,準備保護自己甚至可以打壞人,熱愛畫畫的哥哥,當然在盾牌上畫了,他覺得最美麗和強力的圖畫,可惜的是,這個作品成為哥哥的最後作品,完成不久,這個哥哥走在路上為流彈所傷,永別人間。

這個區域的男子都半有使用香水的習慣,有一個展品就是一個空的香水瓶,因為這瓶香水是收藏者爸爸慣用的,戰爭中,他失去了爸爸,想起爸爸的時候,聞聞這個香味,是思念的安慰;某天有朋友打翻了這個瓶子,香水流光了,彷彿提醒他,爸爸再也不會回來了!不過,傷心之餘,他覺得:還好!還有瓶子。

在這樣無可逃避的悲劇中,透過孩子們童稚的眼光,也可以有很不同的解讀。這個原以為會非常悲傷的博物館,其實很溫馨、童趣,令人回味無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