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

西藏的8月仍有相當的寒意,即使是艷陽高照,外套還是不能離身的。車向藏北移動,在深山曠野中前進,越顯寒氣逼人,一座大山巍巍的聳立在不遠處,平均5、6千公尺以上的高度,讓整座山終年積雪,可望見的山頭都是白藹藹的,一道道粗細不同白色的線條,攀爬在藏青色的山頭上﹔某些極白色的線條,還隱隱約約地閃爍著光芒,那種所謂的雄偉,叫人不自禁的摒住呼吸,這就是偉大的地理名詞─「念青唐古喇山」。

忽然間,遠處的地面飄起縷縷白煙,彷彿是裊裊炊煙,初以為是起霧了,可是又覺不像,那煙比霧更濃、更有力,而且是從地表直接冒出來的﹔更接近一點看,才知道哪是地熱直接噴出的蒸氣,山上的白雪和地上的白色的蒸氣相互輝映,構成一種如真似幻,盡在虛無飄渺間的空靈感。

有地熱的地方當然就有溫泉,當然不能免俗的要SPA一下,順便溫暖一下凍僵的手足。一邊欣賞雄偉的念青唐古喇山雪景,一邊泡溫泉﹔眼望終年不化的積雪,腦袋因清涼甘美的空氣而思緒清明的感受著﹔身體在40度的天然溫泉的浸潤下,血液暢快的運行著,真是一翻別緻的情調。如果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這唯一的溫泉浴場,設備真是叫人不敢恭維,難以分辨的廁所和更衣室,隨處可見的垃圾、發霉和陰濕的角落,要不是池水清澈見底,真是不敢下水一試,當然這也是要收門票﹔倒不是希望在這裡見到五星級的飯店溫泉池,只是希望有個乾爽、乾淨的地方可以更衣就足夠了,否則野溪溫泉可能更適切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