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下的海鮮粥

澳門之行還有這碗粥是一定要記得的!
話說不賭博的凡夫和小蟹子在澳門半島晃盪了一整天,貢獻給賭場大亨20元港幣,終於看出一點所謂「百家樂」的遊戲規則,已經到了有點窮極無聊的地步,想想,還是回飯店享受,海天夜色蕭蕭的風情吧!想想,回去的路上,找美食,換一場口腹慾望的滿足,比較適合我們吧!

翻翻手上的旅遊資料,橫過澳門半島的跨海大橋之後,氹仔島上的這家餐廳供應暖暖的海鮮粥,成為這寒冬中的首選了。

撘公車過了橋,凡夫以過人的直覺該下車了,可是司機和乘客都告訴我們還沒有到,半信半疑的又坐了幾站,直覺離地圖上的目的地越來越遠了,凡夫毅然決然拉著小蟹子跳下車,然後發現已經到了氹仔市中心,連計程車也不容易叫,只好到馬路對面,再坐公車回頭。這一次下對了站,資料上說,這個餐廳是舊時的瞭望台所改建的,應該在山坡上吧!凡夫拉著小蟹子慢慢的往山坡上走去。

上山的路,人潮冷落車馬稀勒,不一會兒功夫,已經走的有些喘了,眼前剩下黑漆漆的山壁、一條馬路、一條人行步道了!還來不及害怕,只見的山的另一面,隔著漆黑的海水,澳門半島的燈光閃爍著,友誼大橋像是一根根的螢光棒,在海中排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標示出海的存在;再回頭,一面大型的浮雕,被燈光照耀的格外的鮮明,一度以為,餐廳就在這個浮雕的後面或是上面,仔細看,聽說浮雕勾勒的是澳門人的生活,餐廳卻是蹤跡渺茫。

面對美麗的夜景,凡夫痴痴的拿著像機拍個不停,又冷又餓的小蟹子忍不住攔下跑步路過的行人,探問餐廳的蹤影,沒想到他竟然往山下垂直一指,餐廳竟然是在山腳下勒。走回山路的原點,發現剛剛下車的地方除了上山,還有一條高速公路狀的大馬路沿著海岸線路過,邁步向前又是一個人煙渺茫,在高速公路邊覓食,大概也是一種特別的經驗吧!所幸不久,一橦兩層樓的洋房出現在眼前,外牆上還打著「峰景」,就是它沒錯啦!再往海邊望去,果然正面對著澳門灣,安坐海岸線中點上,曾經是瞭望台的身分不辯自明!

走進峰景的一樓,昏黃的燈光、廢棄的吧台讓人幾乎以為已經停止營業了。不過循著階梯上二樓,牆面上都是媒體對餐廳的報導,上到二樓人聲鼎沸,終於確認來對地方了。

只有兩個人用餐,不能豪邁的把牆上介紹的那些名菜都來上一份,只挑了最經典的海鮮粥、醬暴蝦、配上一碟燙青菜。醬爆蝦先上來,一隻隻炸的酥酥香香,殻和肉幾乎已經分離了,還有一顆顆粗粒的鹽,分舖其上,咬開那個殻,鹹酥的味道還留在口中,剛好混合接著入口的蝦肉,甜甜、嫩嫩、鹹鹹、酥酥真是直得反覆品嘗的好味道。

這粥真的等的有點久,不過湯匙一攪和就知道實在,半隻大螃蟹、兩隻大明蝦會浮出來親切的打招呼;雪白濃稠飯粒完全的融合無法分離,可是上面卻均勻浮著,黃色的小花,仔細一看原來是道地的蟹黃;忍不住邊吹氣(因為很燙)、邊彈舌頭很掙扎的吸一大口粥,這粥一入口幸福會跟著浮上雙頰,一股暖流從嘴巴直暖到心坎裡是一定的。神奇的是,這粥明明是鹹的,可是怎麼吃,就覺得它是甜的,原來是海鮮的鮮甜完全都煮進粥裡了。這裡小蟹子要實在的跟大家說,真的不需要浪費體力去吃那鍋裡的蝦、蟹了,因為是澀的,而且非常澀。對啊!甜味都到粥裡了啊!一大沙鍋的粥上來,心想兩個人是吃不完了,只是一晃眼,很奇怪的,粥怎麼都不見了啊?

對了,說明一下,本文照片,粥只有小小一碗、蝦只有少少幾隻,不要以為店家小氣,食物的分量給的少少的,實在是因為凡夫和小蟹子太貪嘴,完全沒有專業部落客的職業道德,已經吃7-8分飽了,才想起各位嗷嗷待哺的網友,才開始拍照,真是失禮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